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为何要绕道访美?美前助卿揭内幕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5月9日,去年才创刊的网刊“the wire china”登出了对奥巴马时期前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 Russel)的采访。采访中,拉塞尔透漏了中共高层如何好面子、讲排场,让习近平绕道访美。所谓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何出炉等。

拉塞尔帮助奥巴马政府制定了“转向亚洲”(pivot towards Asia)和亚洲“再平衡”政策,参与了奥巴马时期美中几乎所有的高层会谈,熟知美中交往内幕。他说,中共是列宁式的政党,特别偏执,只有美国展示出强大的实力时,中共才会讲和为贵等等。

中共官员的自大和木讷呆板

拉塞尔提到,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雷曼兄弟倒闭后的头两年里,他从中国得到的信息表明,中国人(中共)变得傲慢和自大(hubris and arrogance),有一点自鸣得意(smugness)和居高临下的感觉,认为美国成了没穿衣服的皇帝,金融危机是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致命弱点”(clay feet)。而中国正在渡过难关,拉动全球经济列车前进。

当时,美中有定期的战略和经济对话,拉塞尔主要和戴秉国、杨洁篪崔天凯等打交道,中共官员照本宣科,发言冗长。

拉塞尔说,与胡锦涛的交谈就像与迪斯尼世界的那些动画总统交谈一样,真的无法与他进行真正的沟通,因为那只是一堆穿着西装和领带的谈话要点。

拉塞尔说,胡锦涛偏离稿子的情况太罕见了。一次在会谈中,奥巴马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人(中共)严厉指责(kickingthesh*tout),胡锦涛的回应非常委婉和小心翼翼(mealy-mouthed),十分不安,拿起铅笔,当着我们的面在他的笔记本上做标记。

当时,看到这一幕,拉塞尔和他的同僚面面相觑。拉塞尔认为这其中有一些是与个性有关的,有些是与他的行事风格有关,也许与他认为自己的角色有关。

中共领导人非常好面子、讲排场

拉塞尔提到,中共领导人非常讲究排场,对美国的访问必须外交待遇最高的国事访问,要来点花里胡哨的东西(withbells and whistles),增添一些荣誉。因为他们不希望中国公众看到他们得到任何低于A级的待遇,否则会有误解。

但拉塞尔认为,美国不是法国,能一直搞出这些排场(pomp and circumstance)。这使得安排中共最高层访美变得复杂。

2012年底,习近平当选中共总书记,拉塞尔与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讨论美中领导人会晤的问题。当时认为习近平赴美进行国事访问不可行,与美国总统只有90分钟的会谈时间太短,奥巴马也肯定不会去中国。

于是,在华盛顿之外的非正式场合会晤,成为一个选项。主要用意是“让我们有两天的时间,让我们不要有官员团、狗、小马、大象和独轮车,让我们保持真正的小规模和亲密”。最终白宫确定了在加利福尼亚度假胜地棕榈泉的“阳光庄园”(Sunnylands又称为Annenberg Estate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

但问题是,在习近平不可能到华盛顿来国事访问的情况下,习近平也不能被视为被美国召见或处于某种劣势地位。

最后崔天凯想出了一个主意,最终搞定了(swing)这件事。他们让习近平先到中美洲国家访问,然后在访问途中增加了美国这一站,届时,美国总统将在西海岸等待。因此,这就变成了习近平在前往中美洲的路上,顺道拜访了美国总统。

拉塞尔说,他们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个套(Theytiedthemselves up in knots),但他们做到了。

中共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如何出炉

报导说,中共多次单方面强调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性,自夸这是中共外交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是中美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特别是在2013年夏天阳光庄园会晤中达成的共识,但是这显然不合事实。

拉塞尔回忆说,2013年他在“阳光庄园”与习近平有大量时间接触,知道了他的一些想法,也见到了他身边的重量级人物栗战书王沪宁王岐山等等。

他表示,但在中共没有转向自由市场经济和对民主价值和人权的情况下,中共却执意要为美中关系贴上一个“新型大国关系”的四字标签,那就是“基于相互尊重、共同利益和双赢的大国关系新模式”。

拉塞尔强烈怀疑,这个“新型大国关系”可能是习近平的宝贝(baby),在中共内部已达成了协议,他们不可能撤回,否则自己会颜面尽失。

报导说,因此,当拉塞尔提出“这些话不可能从奥巴马嘴里说出来”时,习所有下属都惊恐万分,拉塞尔对他们说,“(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那是中文,那是你们的口号,那不是我们要做的。”“他(奥巴马)也要说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美国欢迎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正在繁荣发展,与邻国保持良好关系,积极承担国际责任。”

拉塞尔怀疑,这是中国人(中共)向第三国发出的信号,即表明美国和中国(中共)已经达成某种协议,他们有一个大国关系,根据定义,比小国关系更重要。“当亚洲国家流着泪,哭着让美国朋友来帮忙,因为大坏蛋中国(中共)对他们做了什么,美国人不会来,因为中美才是有大国关系。”他说。

中共经常拿来说事的,还有一句话:“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拉塞尔认为,这句话的实质就是,“如果你呆在太平洋你那一边会好很多。而当你来的时候,你应该尊重我们的规则和我们的核心利益,”“这是我们的影响范围,你来之前要打电话,而且不要留下来吃晚饭。”

拉塞尔认为,一方面中国人从小就被灌输,美国人不值得信任,想颠覆和遏制我们。但另一方面,中国人对美国在生活质量、创新、技术、军事力量等方面的一些成就表示敬佩。

拉塞尔说,至少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看到的一件事是,像戴秉国和王岐山这样的人,赢得了和中共军方鹰派的争论,后者想与美国竞争,制造麻烦,至少会疏远美国。这些鹰派(暂时)得到了抑制。

中共是列宁式政党只听得懂实力

拉塞尔认为,从根本上说,中共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中共领导层对待权力的方式,是非常列宁主义的。在政治上、文化上、战略上,它们崇尚权力,蔑视弱点。因此,如何美国方面表现出的软弱,中共就会产生了蔑视、某种自信和侵略性。中共充满机会主义,有了空间,它们就会实施占领。

他说,美国正在恢复实力的那个阶段,在北京产生了焦虑感,中共有受害者心态,特别偏执。只有当美国展示出相当可信和强大的力量时,中国(中共)通常才会倾向于退让,做出让步、以和为贵的事情。

拉塞尔认为,美国实力下降的阶段和实力恢复的早期阶段,都是相当危险的。在这些时候,美国必须为好斗的、对抗的、有问题的中国(中共)反应和行为做好准备。除非美国作为一个竞争者,在中国人(中共)眼中足够强大,否则美国将难以获得那种更稳定、更理想的平衡。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6/159366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