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熊飞白:以色列占了巴勒斯坦自古的土地?对不起,谎言

作者:
无论是“自古以来”,还是1947年的实际控制区(国际法对主权认定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犹太人建国没有任何理亏的。倒是阿拉伯人在历史博弈中输得一塌糊涂。当皮尔方案抛出的时候,巴勒斯坦人不能审时度势,接受方案,而是固执地排除犹太人建国的任何可能性,把原本可以共存的局面玩成了零和游戏。

今天,熊叔要给大家讲一个常识性的问题——耶路撒冷是谁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到底谁主沉浮。

最近巴以又开始敲锣打鼓杠上了,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一言不合就一千五百发火箭弹砸向以色列平民,发动了第N次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的战斗。

然后从不妥协的以色列国防军,铁穹、定点清除、钻地炸弹,斧钺钩叉开了个大堂会,让十数名哈马斯领导先走了。

川普上台以来,一直和平的巴以再度引发了全球的关注。

是不是很有趣,为啥川普支持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为啥川普不跟哈马斯和谈,巴以之间能保持多年和平?这个问题留给读者们解答,不是本文探讨重点。

巴以冲突,是经久不衰的问题,无论国内外,许多人有一种概念,因为以色列侵占了巴勒斯坦的土地,所以巴勒斯坦是被欺压的一方,反抗具有合理性。

比如美国ABC广播公司这篇报道有很明确的指向——

这样的文章逻辑很明显,就是说犹太人是外来户,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返回以色列,抢了阿拉伯人自古以来的地盘。

ABC想说的故事,是许多人被媒体多年洗脑后,形成的历史认知,但事实是这样吗?

01

“应许之地”自古以来都是多民族杂居

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圣经·出埃及记

圣经里把当今以色列领土称之为流奶与蜜的土地,并把它给了犹太人,由此这里也成为“应许之地”。

在巴以问题之中,有一种说法是由来有自的,就是巴勒斯坦人原本就是“应许之地”的原住民,犹太人通过战争强占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从而导致了从1948年开始,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流离失所。

这种观点的支持者,会很煽情地拿出这样一张地图,告诉你以色列犹太人是怎样通过战争,暴力侵夺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

看上去是不是很愤怒,如果真是这样,那巴勒斯坦人旷日持久的“反抗”的确具有非常强的正义性,反之以色列是非正义的一方。

但没有人告诉你,在1937年,当时委任统治者英国人组成了一个叫皮尔委员会(Peel Commission)的机构,他们针对“应许之地”日益高涨的独立诉求,进行了细致的调查研究。

最终,英国人觉得应该给当地的民族独立,他们也曾经给出这样一个分治方案:

这是1937年皮尔委员会根据当时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分布,划定的两方辖区,犹太地区是其中绿色部分只占20%,阿拉伯人占有了80%的黄色区域。

这个方案,犹太人经过内部投票,准备接受;但是!另一边的阿拉伯人不愿意接受。

巴勒斯坦人有资格住在自己的土地上,就如犹太人也有资格住在自己的土地上一样。

中国人对领土的认知,最重要一条就是“自古以来”。

但如果只强调“自古以来”,显然是欺负巴勒斯坦人了,毕竟犹太人祖先在此地的历史,有文字记载(圣经),也有与圣经记载相印证的考古发现(耶利哥古城)可以证据确凿地追溯到3000年以前。

但不说“自古以来”,人们总会觉得缺乏一些理据来厘清巴以问题。

实际上,自从公元70年第二圣殿被罗马军队焚毁,犹太人复国起义被镇压之后,即使历史上经过无数次屠戮,犹太人一直都住在这片土地。

犹太人占“应许之地”人口的大多数,可能延续到公元4世纪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皈依基督教之后。

罗马帝国时期,犹太人居住在巴勒斯坦的至少43个犹太社区中:沿海,内盖夫和约旦以东的12个城镇,以及加利利和约旦河谷的31个村庄。

期间,被迫害的犹太人两次起义反对罗马统治者,在5世纪,西罗马帝国瓦解,导致基督徒迁移到“应许之地”,并发展了基督教多数派。犹太人占人口的10%至15%。

阿拉伯人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并且占主导地位要到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阿拉伯人的来到,限制了犹太人的在当地的人数。

阿拉伯的崛起,一度占领了西班牙。

但直到中世纪早期,在加利利和犹太地区仍存在着许多贫穷的犹太村庄。

随后是十字军东征,众所周知,在中世纪犹太人是极其不受基督徒待见的,第一次东征耶路撒冷陷落时,有6000犹太人被屠杀。随着“应许之地”被欧洲基督徒控制,大量犹太人被杀害,驱逐。

1211年,犹太人迎来转机,当来自埃及的雄主萨拉丁击败十字军,他允许各民族和宗教和平共处。

欧洲的犹太人开始回到耶路撒冷,来自法国和英国的300多个拉比领导的社团回归祖地。

1517年奥斯曼帝国征服了“应许之地”,此时该区域估计有5,000名犹太人(占当地总人口1.7%),包括约1,000个犹太家庭。

他们主要生活在耶路撒冷,纳布卢斯,希伯伦,加沙,采法特和加利利的村庄。

这些犹太社区由从未离开过土地的犹太人后裔和从海外归来的犹太移民组成。

根据1553年,奥斯曼的纳税账本,耶路撒冷16000人口中犹太人有1,958,占12%。

奥斯曼土耳其时期,无论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都是奥斯曼帝国下被统治的人民,两方互不干涉,和平共处。

耶路撒冷的奥斯曼官员。

在此后几个世纪,犹太人增增减减,17世纪增加到最多3万人,但在18世纪奥斯曼统治力下降时,又减少到几千人。

在1806年,根据德国探险家乌利齐·贾斯珀·塞岑的报告,耶路撒冷8774人里有约2,000人是犹太人,占22%,整个“应许之地”有约6500犹太人。

1851年奥斯曼人口普查,耶路撒冷25354名公民中,有5580为犹太人,占比22%。

19世纪后期,犹太人复国主义运动开始兴起,欧洲犹太人开始了有组织地回归祖地的移民,也就是ABC文章里讲的阶段。

1905年,当人口普查再度进行后,耶路撒冷犹太人有13300人,占比上升到41%。

耶路撒冷在奥斯曼治下,一直分成四大区域,犹太人区、阿拉伯人区、基督徒区和亚美尼亚区。

这个时期,各族大多数时间能保持和平共处,各自崇拜自己的神灵。

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哭墙。

到了1936年,根据英国的人口普查,“应许之地”全境的136万人中有38万是犹太人,占28.1%。

客观讲,犹太人的确有一段很长的时期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但他们一直在此地,没有离开过,人口随着战乱等不停波动,少的时候只有1.7%,多数时候保持在10%左右。

某些媒体的问题在于,他们只讲19世纪中叶以后犹太人有组织的移民,却不讲之前数千年,犹太人在此延绵不断的存在。

而且这地区自罗马帝国开始,历经拜占庭、阿拉伯帝国、十字军、萨拉丁、奥斯曼土耳其、英国等众多统治者,也说不清谁一直拥有主权。

02

从《贝尔福宣言》到1947年以色列建国

犹太人在欧洲各国的人群开始返回“应许之地”,获得土地主要手段是通过购买。

比如早期农村合作社“莫沙夫”就通过购买200平方英里的土地,建立了40个村庄以接纳返回故土的犹太人。

买地的钱怎么来的呢?这就不得不提神话般存在的罗斯柴尔德了,他从19世纪晚期开始,陆续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提供了6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1.5亿。

到1937年,巴勒斯坦大约160个村庄,罗斯柴尔德就资助了1/3。

20世纪初的犹太移民。

那时犹太人别说抢了,能被允许购买土地就不错了。奥斯曼人曾下令不许犹太人买地,但精明的犹太人更多是通过贿赂奥斯曼的官员,从而合法购入土地。

犹太人光有土地还是不够的,一来仍要被奥斯曼帝国统治,二来要注意与邻居阿拉伯人的纷争,离建国还很远。

真正让犹太人获得希望的,是1917年《贝尔福宣言》发表,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英国宣布了支持犹太人建国——

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国家,并将尽最大努力促成此目标实现。

英国之所以愿意这么做,是因为一战中,奥斯曼帝国加入德国阵营与英国为敌。英国要发动“应许之地”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参与反对奥斯曼的军事行动。

英国派出了阿拉伯的劳伦斯组织阿拉伯人的军队与奥斯曼土耳其开战;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也组织了民兵辅助英军参战。

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的土耳其卫队。

一战之后,“应许之地”易主,英国人获得委任统治,因为有过《贝尔福宣言》,英国人允许更多的犹太人移民到来。

但当地的阿拉伯人对此非常反对,开始了暴力对抗,1936年4月,阿拉伯人发动“大起义”,对犹太人与英国人发动袭击,犹太人的民兵也进行反击。

英国人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为了平息乱局,他们在这一年的11月派出了巴勒斯坦皇家委员会,因委员会主席是皮尔勋爵,也叫皮尔委员会。

皮尔到达耶路撒冷后,对这一地区的民族、土地情况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并且听取了犹太与阿拉伯两方的意见。

1937年7月,委员会提出了调查报告,认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存在根本利益冲突,双方声称对同一块土地拥有权利,两个民族共治的可能性很小,唯一方案是分治。

英国人把应许之地一分为二,一部分是犹太人复国,一部分给“阿拉伯国”,与外约旦连起来的地区。

这一方案阿拉伯人控制了70-75%的土地,犹太人获得20%,剩下15%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继续由英国委任统治。

这是基于历史与现实的基础,给出的对阿拉伯人更有利的方案。部分犹太人对此非常失望,但以色列开国元勋本·古里安与魏茨曼商量了一下,觉得有总比啥都没有的强,就推动犹太人复国大会在1937年8月通过了皮尔方案。

只是阿拉伯人对此坚决反对,计划无疾而终。从这时开始,阿拉伯人几乎反对了所有与分治有关的计划。

阿拉伯人起义时的耶路撒冷。

随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一场悲剧降临到犹太人头上,纳粹德国屠杀了600万犹太人,这让犹太人获得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同情.

二战结束后,犹太复国再度提上议事日程,1947年5月,联合国成立巴勒斯坦问题特别委员会(UNSCOP),该委员会由11个国家代表组成,寻求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方案。

阿拉伯人第二次宣布,他们将抵制该委员会的一切回忆和讨论。

9月1日,联合国委员会提出了新的分治方案,这个方案划给犹太人55%的土地,阿拉伯人只有45%。

犹太人抓住了这个机会,立刻表示同意;阿拉伯最高委员会宣布拒绝。

1947年11月最后一周,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召开,虽然有美苏这样的大国同意犹太复国,但一些小国表示不那么赞同,比如海地、利比里亚、菲律宾等国家。

但通过决议需要全体2/3票数,犹太复国主义者全部动员,分别给所有国家代表打电话,向他们解释犹太人的处境,并且恳求他们能够帮助犹太人实现2000年来建立第一个犹太共和国的梦想。

到了11月29日,投票结果,联合国大会以33票赞成,13票反对,10票弃权,通过了《联合国巴勒斯坦分治方案》。

就如人们预见到的那样,方案通过之日,就是战争开始之时,阿拉伯包括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约旦和埃及出动正规军攻击了还未宣布立国的以色列,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

以后的故事大家都清楚了,阿拉伯国家合伙围攻了以色列三四次,每打一仗,以色列控制的地盘就多一些,直到今天的模样。

逃避战乱的犹太人。

从“应许之地”到以色列建国,2000多年的历史大致如此,其中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说犹太人抢了巴勒斯坦人的地盘,是掩盖了关键事实的“真话”,换句话说就是谎言。

犹太人在他们的历史上也曾遭受过各路统治者的屠杀,但有的幸存家族在“应许之地”上一直延绵了上千年。

无论是“自古以来”,还是1947年的实际控制区(国际法对主权认定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犹太人建国没有任何理亏的。

倒是阿拉伯人在历史博弈中输得一塌糊涂。

当皮尔方案抛出的时候,巴勒斯坦人不能审时度势,接受方案,而是固执地排除犹太人建国的任何可能性,把原本可以共存的局面玩成了零和游戏。

巴勒斯坦人一再放弃好牌,直到今时今日走进了无路可退的死胡同,不得不说,自作孽、不可活。

是因为刚烈,是因为原则,还是因为宗教上的虔诚?其实都不是,巴勒斯坦人在这场延续70多年冲突中,其所作所为很多时候是超出常人的智力与逻辑的。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1/159575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