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巴以停火,输得最惨的人却庆祝的最欢

1

这一仗,以色列赢了,哈马斯其实也赢了,

只有他们输了,

但他们却欢呼的最兴高采烈。

各位好,今天久违的来谈谈巴以问题,因为这两家停火了。

当地时间20日,巴以在加沙地带的冲突进入第11天,哈马斯与以色列终于达成停火协议,并已于21日2时正式生效。

我看了国内外很多关于此事的报道,感觉以色列那边反应不是那么强烈,反而是哈马斯这次控制的加沙地区,出现了大规模庆祝,搞得好像哈马斯在此次冲突中大获全胜一样。

这很奇怪,因为明眼人都不难看出,哈马斯与以色列此次过招中是吃了大亏的:哈马斯从加沙境内向以色列发射了约4000枚火箭弹,一共只造成12名以色列人死亡。而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则至少导致了230名巴勒斯坦人的死亡,其中包括多名哈马斯高层。

以色列在此次战争中玩的是“让领导先走”的斩首行动,多位哈马斯高层都是被做局下套,在被“骗”进貌似安全的防空地道之后,被以色列导弹瓮中捉鳖、定点清除了,这是哈马斯始料未及的事情。

可虽然被打的很疼,哈马斯却必须将此次冲突当“大胜利”来宣传,因为在与以色列掐完这一架之后,该组织马上有另一场更关键的“内战”要打。

说来也巧,明天,也就是5月22日,是巴勒斯坦原定要举行立法委员会选举的日期。作为巴勒斯坦最重要的权力机构之一,此次选举的结果将关系到哈马斯与老冤家法塔赫(巴解)谁能够掌控这一关键机构。

而同样按照原定计划,整个今年下半年,巴勒斯坦还要陆续进行总统大选和议会选举,三场选举的最终结果(至少在名义上)会左右巴勒斯坦的政权归属。

这一“仗”对哈马斯来说,其实才是更为至关重要的,因为以色列无论怎么跟他打,在国际社会的拉架下,以军很难真正推平加沙地带。但如果在国内大选中输给了法塔赫,以双方之前积累的“刻骨仇恨”看,哈马斯完全可能被挫骨扬灰,所以这两派之间,才真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是的,巴勒斯坦搞到现在,其实已经分裂为了两个国家——实际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和实际控制约旦河西岸的法塔赫。

这就是真相,巴以冲突,与其说是“楚汉相争”,倒不如说更像三国鼎立。此次冲突如果算是“赤壁之战”,接下来就该演“白衣渡江”、“火烧连营”和“兵败虢亭”这些孙刘内斗的剧情了。

而这些年来,由于哈马斯走的一直是对以色列高举高打的“战狼路线”,原本是巴勒斯坦“正统代表”的法塔赫一直在节节败退,消极避战。

本来,按照双方2019年在埃及达成的谈判协议,今年三次大选的日期已经商定好了。

但4月30日的时候,法塔赫的领导人、现任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搞了个“半夜鸡叫”:突然发表一个电视讲话,以巴以局势趋紧为由,要求推迟5月22日的这场选举。因为阿巴斯已经看到,在哈马斯一再制造对以事端的当下,进行选举对偏“温和”的法塔赫不利。阿巴斯试图让巴勒斯坦人在一个更冷静而稳定的环境下作选择。

但这个声明立刻就遭到了哈马斯方面的激烈反对,实际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声称:阿巴斯及其领导的法塔赫的行为是在“上演一场政变”,要求选举必须如期进行,否则将采取单方面措施。

有趣的是,本轮巴以冲突(其实应该叫哈以冲突,控制约旦河西岸的法塔赫几乎全程围观),正是在哈法双方吵了这一架之后才开始急速极化的。

基于上述的新闻事实,我觉得有理由怀疑,此次冲突对于哈马斯来说,其实是一场时机刚好的“助选秀”,哈马斯要通过打出去的4000多枚火箭弹,确立了它在“抗以大业”中中流砥柱的形象,继续吸引巴勒斯坦尤其是加沙境内的激进主义者,并裹挟着这股民意对法塔赫完成“逼宫”。逼迫其尽快进行大选。

2

你可能会觉得特别奇怪,代表这么一个领土和人口都没中国一个大县城多、一半以上国民在绝对贫困线下挣扎的“难民国家”就那么有意思吗?值得这两帮人窝里斗的这么激烈?

法塔赫和哈马斯的高层会对你漏出高深莫测的一笑,代表一帮难民的乐趣,你连想都想象不到。

毋庸置疑,巴勒斯坦是当今世界上最贫困、最悲惨的国家,没有之一。

但法塔赫和哈马斯也是当今世界最捞金的“民族解放组织”,同样没有之一。

法塔赫那边就不说了,作为巴勒斯坦的老牌“正统代表”,国际社会尤其是阿拉伯各国的金援都由其过手,其贪腐问题在阿拉法特在世时就备受诟病。阿拉法特留下的私人遗产到底是10亿美元还是15亿美元至今存疑,反正他肯定是个富翁。

而哈马斯这边,这些年也没少捞。

前些日子,中东石油小富国卡塔尔说了个数据,把全世界都惊着了:自2007年加沙政变、哈马斯赶走法塔赫自立以来,仅卡塔尔一国就已经向哈马斯提供了18亿美元的援助。

而另一个公开援助哈马斯的国家伊朗,则每年要给哈马斯高达3000万美元的专项援助。

你想想,伊朗,一个连自己老百姓都要吃国际救济粮的国家,居然勒紧裤腰每年带拿这么大一笔钱支援哈马斯“闹革命”……这算不算国际主义精神?

还有土耳其、叙利亚……这些国家虽然明面上不公布,但暗地里都在给“很有精神”的哈马斯塞钱……

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也是哈马斯的大金主,德国《明镜周刊》今年年初做过一个估算,说2020年仅从德国流向哈马斯的资金流也在千万欧元以上。因为德国有大量中东裔移民,都在出于不同的目的给哈马斯捐钱。

所以哈马斯每年究竟能拿到多少“抗以外援”呢?

由于该组织缺乏一个正经政府应有的公开透明的核算机构,这是个难解的谜。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组织绝不应该如它表现出来的那么穷酸。

此次冲突中,哈马斯打出去了4000发火箭弹,如果真的就是他们的看家老本了,那我倒真要替全球“资方”问一句他们:

就这?就这?你们把钱花哪儿去了?

毕竟以加沙地带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看,哈马斯好像没用这些钱来改善加沙的民生。

但爆炸声一响,这些追问都不重要了,以色列人跟你的“国仇家恨”在眼前,你还有心思追问哈马斯的钱都花哪儿去了吗?赶紧接过递过来的炸药包,去给组织当光荣的人肉盾牌吧!

所以,这场冲突中,哈马斯似输实赢——摆了个反以造型,转移了国内矛盾,还为接下来与法塔赫的窝里斗做好了准备,一箭数雕啊。虽然在以色列这边吃了亏,可对法塔赫的斗争形势一派大好。

以色列当然也赢了,由于哈马斯只对着民用设施使劲,以色列国防军毫发无伤,几乎以零伤亡的代价取得了目前的战果,这一仗打的太轻松了。

那么,究竟谁输了呢?

是那些挨炸的加沙老百姓。

3

加沙这个地方真的很惨,尤其是2007年哈马斯在当地“抢班夺权”之后,由于哈马斯一心“弘扬武德”,这里农工商等所有行业自就一直处于全面瘫痪的状态。

而以色列为了防止哈马斯以加沙为基地对其进行恐袭,自同时期开始,沿着加沙边境修筑了漫长的隔离墙,基本禁绝了加沙与以色列的人员物资往来,将加沙完全隔离在以色列经济之外。

哪怕是同文同种的邻居埃及也不“拉兄弟一把”。在哈马斯掌权后,埃及对加沙关闭了自己的边境,不允许正常的贸易流通,甚至不允许40岁以下的加沙年轻人前往埃及打工,可能因为害怕掺杂其中的恐怖分子给自家添乱。

所以,整个加沙地带现在是一座巨型的监狱,联合国早在2014年就警告称,到2020年,这里将不适合人类居住。

但如今这片仅仅36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上,居然挤了整整200万巴勒斯坦人,人口密度比肩东京,因为这些人无处可去。

生活在这里的人,无教育、无医疗、无工作,人均每日生活开支不足一美元,60%的人处于绝对贫困线以下,50%的人长期失业,50%的人用不上干净的饮用水,70%的人需要靠联合国或国际人道组织提供的救济粮才能过活。世卫组织2018年的一份调查说,加沙超过半数妇孺处于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

可是这里的人依旧激昂亢奋,因为贫穷恰是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最佳温床。当越来越多在贫困下艰难求生的年轻人对现状不满时,选择加入激进的哈马斯、与他们所认为的加沙困境的始作俑者——以色列决一死战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于是一个死循环形成了:

“武德充沛”的哈马斯缺乏发展加沙经济、改善民生的能力和意愿,只会且只愿将得到的外援用于走私军火和发动袭击;

以色列在遭到袭击之后势必打击报复,并进一步加强对加沙地带的封锁;

封锁的加剧有加深了民众的贫困,哈马斯借以吸引更多外援,并招揽更多的狂热信徒。

这是一个死循环,你可以指责任何一个环节是罪魁祸首,但都无济于事。

而此次巴以冲突,从开打到停火,我们看到了这个循环在又一次轮转。

套在加沙那200万民众脖子上绞索,又被拧紧了一点。

而就是这些已经被钉死在加沙、并被一点点套紧绞索的人,现在正在街头为哈马斯的“胜利”而欢呼。

他们的未来是显而易见的,以色列会更严厉的封锁他们,而哈马斯会更激烈的煽动、蛊惑他们,让他们投入巴以和巴勒斯坦内部各派永无止境的仇恨和斗争中。

但他们看不到,在茫茫黑夜里,他们在为哈马斯而疯狂的欢呼。

……

这真是个魔幻的故事。

可它总在我们的历史上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48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