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 联合国原来是奸角 官员嘴脸比屠夫

—联合国原来是奸角

作者:
联合国在火线上的这帮官员,嘴脸都变成如香港特区林郑月娥班子机械木然的那一批,虽一批是白人,香港的是黄种,在其五官表情,这种跨界别跨种族的招牌脸孔,就叫做全球化。

今年奥斯卡外语片入围,至少有两部以战争和暴政为主题:“波斯密语”和“突袭安全区”,都没有得奖,奖项给了另一部充满阳光正能量关于喝红酒的电影。

“突袭安全区”以波斯尼亚一九九五年的塞尔维亚民兵屠杀为背景。女主角是一个联合国战地翻译。

米洛谢维奇的白人天主教军队包围了城市,上万难民拉家带小的逃亡,联合国在城内有一个安全救援的营地,就像一九三七年南京大屠杀发生德国西门子公司驻中国的行政人员拉贝,因德日当时有同盟关系,拉贝在中国南京建立南京战时安全区,保护了一些中国平民。

但联合国的官僚与米洛谢维奇谈判有气无力,对难民代表,并无据理出头,态度闪缩。南斯拉夫的军方根本不把什么联合国放在眼里。然后军方推翻承诺,步步进迫,难民代表要求尽量开放联合国营地,让人群进入避难,许多妇女小孩,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但联合国打官腔,怕了塞尔维亚的军人,声称空间有限,不能开放,一切按配额条件办事,否则会“令我们的处境很不利”。

联合国办事处的营地明明有一片露天地带,有房舍,只要让难民进来,有联合国旗,军队不会冲进来。不要忘记那年是一九九五年,两年前,史匹堡的“舒特拉的名单”刚刚上映,夺得奥斯卡。舒特拉的事迹,全球热议。联合国这帮官员,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一定看过电影。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对大闸门外的难民拒绝到底。

只剩下女主角其中奔走呼号,她有职员证,她想在救援的最后名单中加入丈夫和两个儿子的名字,却也遭到拒绝。联合国的官僚对她说:最后撤退的名额,只能是联合国的职员,不包括家属。这是规矩,一切要按规矩办事。

电影的舒特拉,拉贝的日记,平时很多人讲述过。联合国难民公署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工作的地方。“突袭安全区”有两大奸角,除了塞尔维亚的战争屠夫,就是联合国。

到这个时候,什么联合国宪章、决议案、大爱包容和人道理论,全部变成废话。联合国在火线上的这帮官员,嘴脸都变成如香港特区林郑月娥班子机械木然的那一批,虽一批是白人,香港的是黄种,在其五官表情,这种跨界别跨种族的招牌脸孔,就叫做全球化。

因此,看见以色列总理把联合国踢在一边,对巴勒斯坦恐怖主义的哈马斯,唯我独尊的开炮轰炸,你就知道原因,也会为不屑于答理愚庸之辈、独立特行的以色列鼓掌。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579.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