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本可避免!越野赛幸存者:打40多个救援电话无回应

准备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李涛”(化名)的腿已经快没知觉了,他全身不能动,拨打120急救电话,但没有信号,周围的路标也都散了,他和跑友,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准备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李涛”(化名)的腿已经快没知觉了,他全身不能动,拨打120急救电话,但没有信号,周围的路标也都散了,他和跑友,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当天,这场越野赛在百公里高海拔赛段受极端天气影响,局部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停止,截至记者发稿时,已造成21名人员遇难。

李涛是这次越野赛中的幸存者,他全程跑完了马拉松,并安全回到山下。“死里逃生”的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在从山上下来。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下山的时候,山上发现了几具跑友的尸体,但无法救援,“太惨了,路标也没有。”而他现在,仍然不敢告诉家人这些信息,他担心家人们会乱想。

李涛住在重庆,平时在成都工作上班,作为资深越野爱好者,在这之前,他们通过“石林马拉松”的官方报名渠道参赛。起初对赛事的后勤保障和规则,都比较了解,但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场越野会变成一场“噩梦”。

李涛说,当天上午九点过,山下的天气还未见异常,发令枪一响,几百名跑友就往山上冲。

“山上的天气,跟山下完全不一样。”李涛告诉记者,上山后很早的时间,海拔在1500到2300米左右,就在CP2到CP3爬升的时候,恶劣天气就很明显了。参赛的选手们,当时也没有想到,山上下起了冰雹、刮大风,天气反常得可怕,“上面的温度应该只有三到四度。”

而这些参赛选手们,大部分都穿着短裤。李涛说,遇到大风的时候,很多人直接被吹倒了,他自己的体重还比较重,没有被大风吹倒,但已经有选手开始退赛,从山上下来的人,陆陆续续也有不少。

记者注意到,黄河石林旅游景区地处黄土高原和腾格里沙漠过渡带,地形总体上为西南、东北高而中间低。中北部的米家山,松山,南部的虎南山、宋家梁山均属祁连山系余脉;中部脑泉凹陷呈舒缓波状丘陵;黄河自东南曲折流入,在龙湾转而向北流,形成深切峡谷。区内最高峰为大峁槐顶,海拔3017.8米,最低点为黄河谷地,海拔1480米。沟谷切割较深,多呈”V”型或箱型谷。海拔1390-1710米,相对高差60-205米。

而此次赛事的百公里越野赛路线为,黄河石林景区门口(起点)—豹子沟广场—观景台—常生村—朱家窑—付家岘—金坪村—戚家泉—豹子沟广场(终点)。

李涛告诉记者,遇到这样的天气后,选手们都有尝试过自救,有抱团取暖抵抗大风的,也有尝试拨打救援电话和120急救电话的。当时,他自己的手机时而有信号,时而没信号,发现有一丝信号时,他拨打救援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他还试图建议赛事组委会能否用直升机来救人,但救援电话那头,未获回应。

最终,李涛也选择了下山。

李涛说,他是当天下午五点过下的山。下山的时候,他的双腿包括下身都快失去知觉。他拨打了近40余个救援电话,但电话那头没有说清楚如何救援、怎么救援,后来他的手机还有百分之二的电量时,直接调成了飞行模式,他已经要打瞌睡了。

李涛说,这种状态下,他知道一睡过去,后果可想而知。他用背包里仅剩的类似跌打损伤药,直接往肌肉上喷,后来又服用了止痛药,强制自己站起来。踉踉跄跄没几步,他又跌坐在地上,他尝试多走几步,待身体慢慢热起来后,遇到了蓝天救援队的队员。

当时的风很大,李涛描述,山上的路标几乎全被吹散了,下山的路也看不清,很多选择下山的选手,因为路滑、失温,出现了迷路、摔倒的情况,“有些去世了。”

李涛说,下山途中,他看到了几具跑友的遗体,而由于天气实在恶劣,自救已经很困难,救援队的队员也有失联出事的情况。而由于路标缺失,救援人员也无法找到路线,“作为我们参赛的,可能只需要十几分钟就可以沿着路线找人,但救援人员没有路标,要花更多时间。”

直到下山后,李涛才缓过神来,他才比赛的跑友微信群中得知,有不少选手已经失联找不到人,另外救援队也在群里实时公布消息。他说,对于这场越野赛,会是他人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李涛告诉记者,从他个人而言,参赛选手遇到这种极端恶劣天气的时候,应该调整心态,及时地退赛,不要上山。

而对于赛事组委会方面,他说,其实在上面已经发出警报的时候,在CP2的时候,就应该停止让所有人比赛,“五月初的时候,乌蒙山那边的越野比赛就出现过失温导致人死亡的问题。”他说,在这次越野赛中,已经有人发出了失温警报,但主办方并未终止比赛。

除此之外,李涛告诉记者,他很有可能是第一个拨打110电话的参赛选手,他希望申请直升飞机来救援,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才有救援,“那时候已经是拖尸体了。”下山之后,他比较清醒,他想到当时的情况就后怕,要是自己晕倒了,恐怕就无法记得这段经历了。

延伸阅读

甘肃马拉松致21死资深跑友分析:本来可以避免

5月22日上午9时,由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办的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乡村振兴健康跑在黄河石林景区举行。共有近万人参加比赛和健康跑,其中172名参赛人员参加百公里越野赛。

据媒体报道,当天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停止。今天(5月23日),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事故搜救最新情况。截至今天早上8时,共搜救接回参赛人员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接受救治,20名参赛人员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另有一人正在搜救确认中。今天(22号)早上九时三十分,本次赛事中的最后一名失联者已被找到,但已无生命体征。这也意味着,本次事件共造成21人遇难。

资深跑友:我的几个跑友及时退赛保全了性命

跑过130场全程马拉松和香港100公里越野的田同生的朋友圈汇聚了全国各地的跑友,在他的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到处都在传播着比赛现场的一些跑友失温倒下的画面,他痛心得不能自已地哭了。

令他感到安慰的是,他圈中的几个跑友都平安归来。

比如,成都跑友毛树智平安。他看见毛树智在朋友圈今天凌晨两点29分发了一条朋友圈报平安:已经安全到家,回家才是终点。虽然是昨天出发今天回来,但感觉经历了一个世纪,这场比赛真的可以说这四个字,活着回来。因为还有很多人在等待救援,我很感谢自己在第一时间做出了退赛的决定,要不然.....愿所有的队友们都能安全回家。

图据毛树智朋友圈

图据毛树智朋友圈

他还看见登过珠峰的罗静也报了平安,还告诉大家,“因为登山习惯,我多带了一件衣服一条裤子,所以状态还可以,没到失温”。她在山上临近CP3点附近退迅速下山,确保了安全。

田同生供图

资深跑友从四个维度分析认为本次灾害本可避免

作为一名资深的跑友和极限动动爱好者,田同生认为,这次灾难事件是可以避免发生的。他从四个维度分析了避免的可能性:

第一,作为主办方,必须在选手比赛前,对他们的装备进行强制性检查,看看相关的保暖的、照明的、求救的、补给的等是否都带齐备了。他从新闻报道的画面中看到,一些选手只穿着薄薄的衣衫,装备明显不足。他认为,主办方并没有尽到强制性检查装备的责任。

第二,他认为,这么重大的赛事,主办方应该考虑周全,至少在沿途布局有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应该有通讯设备。一旦发现天气不对,应该紧急中止比赛,工作人员可以劝返参赛者,可避免灾难性事件的发生。

第三,作为当地的政府,举办这么大的极限运动赛事,应该要为应急救援做足准备,便于一旦出现紧急事件能及时救援。

第四,作为跑者,参加极限运动要对应对不可预知的天气有足够的准备。同时,要敬畏大自然,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可以像毛树智和罗静那样及时退赛下山,保全生命。

专家权威解读失温带来的致命危险

田同生了解到,不少跑友是因为失温遇难的。他说,失温,是极限运动最大的挑战之一,一旦失温后得不到快速救援与救治,就是致命的。而在极限运动员的装备中,保暖设备是极其重要的。

失温到底有多厉害?如何对个体生命带来伤害?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西部战区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李福祥。

李福祥说,冻僵和冻伤是户外活动常见的危险。一般来说,人体的理想温度是37度,冻僵是指人体散热大于产热,从而造成人体核心区温度降低,并产生一些列寒颤、意识障碍、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等症状,甚至最终造成死亡的病症。

他说,医学上的冻僵,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失温。一旦体温过低,处于失温状态,就可能对心血管和神经系统的正常运转带来影响,过度低体温可引起严重心律失常甚至心跳骤停,从而致人死亡。

比如,轻度冻僵指核心体温34-36℃,可引起肌肉寒战、疲乏无力、心率呼吸加快。中度冻僵指30-34℃,表现为心率呼吸减慢,表情淡漠,精神错乱,行为异常,甚至出现昏睡。重度冻僵核心体温低于30℃,此时患者表现为皮肤苍白或青紫,肢体僵硬,僵死样面容,心率血压下降,频发心律失常,核心体温一旦低于20℃,心跳呼吸随时可能停止。

“这时候,必须第一时间给当事人升温。”李福祥说,恢复体温是冻僵治疗最重要的治疗措施。复温措施包括脱离寒冷缓解、去除身上潮湿衣物以避免进一步的体热散失和尽快恢复体温。温水浸浴是最佳的快速复温措施,无此条件可采取厚衣物保暖或烤火,意识清醒时可适当饮用温热饮料。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4/159699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