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杭州政府旁的千年钱镠陵 被盗墓开棺一年后才发现

“清明恭祭钱王”典礼是杭州临安一年一度的盛事,五代十国吴越开国之君钱镠的百余子孙齐聚,奉供上香、诵读家训…,但是“下面被盗了,上面祭祖的人还被蒙在鼓里”。

位于杭州临安的千年钱镠墓。

“清明恭祭钱王”典礼是杭州临安一年一度的盛事,五代十国吴越开国之君钱镠的百余子孙齐聚,奉供上香、诵读家训…,但是“下面被盗了,上面祭祖的人还被蒙在鼓里”。

文博圈人士陶崇焕(化名)是首个将钱镠墓被盗掘消息公之于网的人。去年夏天,他听说圈内不少收藏家因为接触了来路不明的秘色瓷而被传讯调查,后来陆续有相关文物的照片和视频流出。“一看就是五代晚期的越窑瓷器制式,如果国内市场上看见这样的东西,基本上只有盗掘这种可能”。

“当水丘氏墓同款越窑香炉出现时,圈内人都震惊了,这是什么级别的墓葬惨遭毒手?”不久后,钱镠墓疑似被盗的说法便在文物爱好者圈内流传开来。

另一名受访的文博圈爱好者周遇仓(化名)紧随其后,也发布了微博消息。他于今年年初听说钱镠墓被盗,市面上流出大量的秘色瓷。“吴越国是秘色瓷的产地,吴越钱氏墓一般都会有丰富的秘色瓷。我们立马想到,肯定是钱镠墓”。

在同级别的帝王陵中,钱镠墓的价值超过其他吴越国君主墓,也超越大部分五代十国的君主墓。更关键的一点则在于,“被盗掘之前,钱镠墓是保存最好的一个”。周遇仓指出,从墓主身份、墓葬内容还是墓葬保存完好度考量,都体现了钱镠墓独一无二的价值。

吴越国王陵全貌。

千年钱镠墓被盗震惊文博圈

听到钱镠墓被盗的传言,陶崇焕尚未完全确信,直到今年4月25日更确切的线索浮出水面。

这天,公安部发布《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成效显著》一文,其中一个细节引起陶崇焕的注意:浙江省公安机关侦破了杭州临安3·24系列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成功追缴秘色瓷、金玉腰带等一大批极其珍贵的文物。

虽然通报并未言明被盗陵墓的具体资讯,但在陶崇焕看来,官方消息和民间传闻“对应上了”。第二天,他在微博转发了文章截屏并评论称:名震一时的临安钱镠家族墓群被盗案宣布告破,近年最大的文物案件……。继他之后,多名文博圈人士陆续发微博点名钱镠墓,展开了一场盗掘案资讯公开的接力赛。

5月10日,钱镠墓被盗消息再现网络并被大量转发,媒体随后跟进报导了此事。5月12日下午5时杭州市举行情况通报会,正式公开钱镠墓被盗掘的案情,此前的传言得以尘埃落定。

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贾勤敏通报,目前确认抓获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39名,追回涉案文物共223件,其中实施盗掘钱镠墓的犯罪嫌疑人2名,经梳理核对犯罪嫌疑人作案时拍摄的文物照片,结合供述、辨认等情况,确认该墓被盗文物175件已全部追回。

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与区政府仅一墙之隔。(取材自上观新闻)

根据通报会披露资讯,钱镠墓实际上在2019年5月就已被盗。2020年3月,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区分局发现相关线索,随后公安部门成立了省市区三级联合项目组(代号3·24项目),开展项目经营侦办工作。

“我看完通报会非常震惊,警方提到金玉腰带,说明棺木被破坏了。”一位受访的钱氏后裔曾参观过吴汉月墓,对墓中精美的壁画印象深刻。他曾在去年向临安方面去电求证。当时证实了被盗,但那边表示公安在破案追文物,要求配合保密。他提到,案件侦办期间保密情有可原,但是案件侦破后依然选择隐瞒则说不过去。

周遇仓则认为,钱镠墓作为一个国家级文保单位,被盗本身就是失职;被盗以后过了一年才发现也是失职;发现了以后长时间对公众秘而不宣,更是失职。

被盗一年才发现监管全失职

钱镠墓自932年创建,存世上千年未被盗掘,一大原因是临近临安区政府仅数百米,有官方看管维护。“明清时候临安县衙就在它旁边,地方官还会对它进行春秋二祭”。得知钱镠墓被盗,无论钱氏后人还是文博圈人士,普遍的第一反应均是不可思议。

5月12日杭州举行的通报会上,陵墓被盗的关键资讯被一语带过。盗墓者是谁?如何掩人耳目进入墓穴?是否存在监守自盗?依然是个谜团。

水邱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褐彩云纹熏炉收藏于临安博物馆。(取材自中新周刊)

陵园近闹区盗墓直接开了棺

钱镠的墓葬位于杭州市临安区锦城街道太庙山南坡,建于932年,占地面积120亩。陵园的位置并不偏僻—南边紧挨着临安区政府,东侧和西北侧分别是浙江农林大学和临安区衣锦小学,正对面是居民区。

住在附近的一名司机说,这里原是临安人爬山散步的场所,从白天到夜晚均人头攒动。“最热闹就是钱王祭,大量钱氏后人过来,需要封路绕行”。

2019年4月的“清明恭祭钱王”仪式仅一个月之后,钱镠墓被盗墓者直捣墓室。追回文物中有金玉腰带和佩剑,根据古代高等级墓葬特点,很有可能是佩戴在钱镠身上。此二物既已被取出,说明盗墓者直接打到了棺椁,进行了开棺。

去年秋天,上海钱镠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钱镠后裔钱汉东在临安官员和当地宗亲陪同下,曾前往盗墓点实地查看。盗洞位于墓碑左侧十余米远的树丛旁,属于监控盲区,“盗墓者白天不动,晚上去挖,挖了以后早晨用蛇皮袋把土一袋一袋运出去”。

钱氏后人们还发现了一个可能的疏漏之处。2017年3月,杭州临安区政府改建大院内的停车场时,意外挖掘出五代吴越衣锦城的建筑遗址。临安区对遗址做了暂时性回填处理,并于当年开始建设“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

遗址公园项目自2017年启动,先对钱王陵园两侧及太庙山北面进行大力度拆迁。钱氏后人质疑,打造遗址公园过程很可能给盗墓者创造了可乘之机。

位于杭州临安的吴越国王陵。(取材自百度百科)

基层文保现漏洞钱氏后人究责

钱镠墓属于保护级别最高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盗掘一案暴露出普遍存在的基层文保漏洞。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指出,中国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管理制度实行属地管理原则,第一责任人是所在属地基层政府,第二责任人是省政府,第三责任人是国家文物局。好处是明确了地方的第一责任,弊端是地方管理水平参差不齐。

临安区2020年的一份《文保单位巡查守护项目单一来源采购汇报论证》提到,临安全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及文物保护点有187处,分布在全区18个镇街的山区。然而,“大部分文保单位无任何技防措施,人防力量薄弱,无法实现即时远程监管,定期巡查”。

临安区委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在通报会上表态,第一时间对负有监管责任和直接责任人员进行了追责;下一步,随着案件移交审判,如涉及国家工作人员违法犯罪的将依法严肃处理。但具体哪些人员被追责?外界最关注的是否存在监守自盗问题?仍然是未知数。

杭州西湖畔钱王祠内的钱王射潮雕像。(取材自中新周刊/视觉中国图)

这么多的疑点待查,临安区委宣传部、临安文广新局、临安文管所和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区分局均拒绝采访。

祖坟被盗,在中国传统是家族蒙羞之大事。钱氏后裔站出来追问真相,并要求给出态度和解释。第三十九世后人、律师钱列阳表示,希望案件的情况能够大白于天下,依法严惩涉案人员和失职的管理人员。钱氏后裔将组建律师团队,对涉案人员及其相关责任人进行诉讼。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5/159708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