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钟原:戴琪通话刘鹤 中美贸易对话试探后的可能走向

作者:
不管刘鹤是否被换掉,中美贸易对话或中欧贸易前景的轮廓,也大致清晰了。中共想拿贸易做筹码,继续与美国和西方国家博弈,也几乎确定了中美贸易战的延续和拓展,或许还会有中欧贸易战。关税和科技制裁之外,恐怕还有更多的战线交织在一起,全方位对抗在所难免。

3月24日的江苏省连云港集装箱码头

5月26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副总理刘鹤通话,双方首轮试探后,各自也透露了下一步的意向。中美贸易战是否会继续延烧,无疑是中美关系的又一晴雨表。

美中贸易的核心问题继续无解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声明仅称,双方进行了“介绍性的在线会议,讨论美中之间贸易关系的重要性”,“戴琪介绍了拜登-哈里斯政府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政策指导原则,以及她对正在审查中的美中贸易关系的看法,同时也提出了关切问题。”

按照拜登之前一再鼓励购买美国货的要求,戴琪应该正在比较明确地“遵循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政策指导原则”,这实际与前川普政府的原则并无不同。虽然声明没有详细列出“关切问题”,但可以想见,依然是中共的出口补贴、贸易和市场准入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等。这些内容都包括在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里,中共并未打算执行。

前川普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施加高关税,成为了贸易战的有效杠杆,美国新政府目前并未放弃这一杠杆。中共之所以仍然愿意继续贸易谈判,一方面希望借此机会缓和中美关系,另一方面主要是希望尽早取消这些关税,进一步拓展美国市场,中国经济内循环大概行不通。

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订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当时,中国出口美国的2500亿美元商品,已加征25%关税;另外1120亿美元商品,已加征15%的关税;川普发出通牒,如不能达成协议,剩余约1560亿美元商品也将加征15%关税,2500亿美元商品的25%关税还可能增加到30%。中共迫不得已签下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仅有刘鹤代签,习近平并未出场,川普将1120亿美元商品的15%关税降为7.5%。

协议规定的内容,基本都是要求中共逐步放弃出口补贴、放松贸易和市场准入壁垒、停止窃取知识产权和强迫技术转让等,此外,2年中国新增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采购,以平衡美中贸易逆差。协议规定了检查和监督机制,主要还是看中共是否认真执行,以决定关税调升还是调降。

1年多过去了,中共显然没有履行协议,美国新政府目前没有调降关税,也没有进一步加征关税,美中贸易问题仍然无解。中共应该很想撕毁协议,但中美关系没能如期改善,反而再陷僵局,中共恐怕也不敢轻易造次。

中共高层仍然在误判

中共商务部的声明也很简短,仅称“双方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态度,进行了坦诚、务实、建设性的交流”。新华社先引用了商务部的内容简短报导,之后发出评论文章《中美最新通话,传递什么信息?》,称是“拜登政府就职以来,中美经贸领域的首次高层级沟通”。

文章承认,“中美关系遭遇了两国建交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中美不同领域的高层次交流因而迟滞乃至于停顿,经贸领域也不例外”,但又称“经贸合作依然是中美之间相对稳定的领域,对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保证中美关系不出轨、不越红线十分重要”。

可见,中共十分看重此次通话,中共高层很期待中美关系能以此取得突破。文章还称,“双方经济结构、贸易结构高度互补,合作潜力巨大。”

中共故意拔高中美经贸合作的潜力,实际的情况却是,美国供应商之前在中国大陆的不少供应链还在运作,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低值小商品等供应链,美国并不会完全在境内重建,而是正在从中国大陆转移至其它亚洲、美洲国家。中共所谓的“互补”还能持续多久,还能剩下多大规模,全看美国转移供应链的力度有多大,以及科技制裁会维持多久。美、日、印、澳正在打造疫苗、防疫物资供应链,美日准备打造5G和科技供应链,美台正在重新布局芯片供应链,美韩也在加强合作,美国正在按优先顺序抛弃红色供应链。

新华社的文章一厢情愿地自行解读说,“双方在经贸仍是中美关系压舱石这个问题上具有高度共识”,并再次高度评价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称之为“维系中美联系的纽带,发挥了重要的托底作用”。文章甚至引用2月4日美国总统拜登的讲话,称“美亦做好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与中方合作。”

中共搞砸了阿拉斯加外交会谈后,正急切地寻求与美国对话的机会,却还是不愿意放下架子。文章称,“突破眼下的局面,中美之间需要对彼此实力和意图有更深刻的认识”,“很多年前,中美之间吵过架,较过劲,一度激烈对抗过,在除了合作之外的所有相处方式都尝试过之后,中美最终选择了求同存异的合作道路。”

中共高层仍然在误判中,始终觉得有实力与美国平起平坐,认为美国最终还会让步。不过,5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负责人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却说,“被称为‘广泛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美国对中共政策现在将在“一系列新的战略参数”下运作,“主要方式将是竞争”;他还说,习近平“意识形态上很强烈”,“对经济并不十分感兴趣”。他甚至称,“我们的目标是确保这是一场展现美国最佳风采的稳定、和平的竞争。冷战中的一些元素曾促使我们加速创新,以便更好地完成任务,而我们现在同样希望这么做。”

坎贝尔的话不知是否能够敲醒还在误判的中共高层,但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27日对此回应时,仍然继续老调重弹,称“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拥有广泛共同利益”,“用‘竞争’来定义或主导中美关系则是完全错误的”,美方应“同中方相向而行”。

从各自的表态和说法看,似乎中共高层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习近平一再提到的“百年大变局”,与实际的国际形势不断拧劲,这也是导致中共被孤立的最根本原因。

贸易战恐延续

中共还在试图用老办法与美国玩游戏。新华社5月27日又发出第三篇文章,《商务部:中美应共同努力推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落实》,引用了商务部发言人高峰的话说,“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有利于整个世界。双方应共同努力,创造氛围和条件,推动协议落实。”

协议是否落实,全看中共如何做,美国主要就是监督。中共故意称“双方应共同努力”,实际在暗示,美国新政府若不全方位让步,中共仍然不会执行协议。这样的信号,相信美国政府应该也捕捉到了。

中共商务部的记者会上,还有记者问:“欧洲议会宣布冻结《中欧投资协定》的讨论,请问商务部如何评价这对中欧经贸合作前景的影响?另外协定中中方所作出的开放承诺是否也会因此暂停?”发言人高峰完全回避了是否会遵守承诺。无论美国或欧盟,都应该对中共的把戏更心中有数了。

不管刘鹤是否被换掉,中美贸易对话或中欧贸易前景的轮廓,也大致清晰了。中共想拿贸易做筹码,继续与美国和西方国家博弈,也几乎确定了中美贸易战的延续和拓展,或许还会有中欧贸易战。关税和科技制裁之外,恐怕还有更多的战线交织在一起,全方位对抗在所难免。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58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