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人民币兑美元创3年新高 孙大午被关生不如死 贸易谈判重启无望 中美接触时代结束

澳以小搏大,北京三点失算;广东电子厂“躺平”自救;欧美携手,应对中共挑战

近日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案举行了庭前会议,他流泪哭诉羁押期间生不如死,愿为所有人担责。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哪里去了?

最近制造业重镇深圳、东莞多家电子厂停工。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点评。

周四,美新任贸易代表与中方举行首次会谈,无重启谈判迹象。

中共战狼外交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为孟晚舟案施压加拿大,毫无进展;制裁澳大利亚,效果甚微,反而是伤及自身。分析认为,中澳贸易战,中共有三点失算。

此外,周四拜登政府与欧盟举行首次高层对话,协调一致应对中共。

美国印太事务主管警告,美中接触时代结束,进入激烈竞争,责任在习近平。

美元持续走弱,人民币兑美元创近3年新高。

孙大午:被关生不如死,愿担责换家人员工自由

日前,河北民营企业家、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案举行了庭前会议。孙大午披露自己在羁押期间生不如死,不见阳光,出入要黑布蒙头。他在庭前会议上痛哭,表示为了家人及员工,他愿为所有人承担责任。

该案庭前会议从5月17日至22日上午结束。5月25日,大陆“民生观察”网站披露了庭前会议的一些细节。

孙大午在18日庭前会议上说:“在监视居住期间,我想死代替大家来承担这个罪名。”表示自己已经被“处死”了,对这个量刑无所谓。“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决得了吗?”

孙大午19日说:“我可以承担责任,即使是重罪。后面这些人都很可怜的,都应该是我的责任。后面这些人都是人质。我们有四五十亿的资产,负债十个亿我们承受得起……我希望我承担一些罪,哪怕是重罪。希望放了后面这些人。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说完后他哭了,在场的家人也哭了起来。

孙大午继续说:“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我承担了,别人更重……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这个企业没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这种模式是我独创的。我们是搞共同富裕……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放过他们,我愿意承担责任。”他说完又痛哭。

孙大午20日说:“我认了,是不是不再追究他们了?或者他们少承担一些?我希望他们出去,企业要发展……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放回去,两个儿媳妇放回去?是不是把后面的人放回去?……我希望政府不要把企业管死。”

孙大午21日描述了自己及其他7个高层在监视居住期间的遭遇:“戴黑头套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要出了这个地方就要戴,包括看病都要戴。8个人看着我们,两个小时一班。”

“在里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要求去看守所。”他说,“我要吃药,也不告诉我时间。在里面不知道时间,没有钟表。我的妻子、两儿子、两儿媳都被抓了。压力太大了!这种压力下,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解放了,我死都可以。”

期间,孙大午直斥警方诱导他作供。公诉人称,其去见孙大午时,孙说“无严刑逼供,公安对他好好”。

孙大午随即反驳说:“我生不如死你问我了吗?我三个月不见阳光你问我了吗?说是我血脂高,不让我吃鸡肉猪肉、猪蹄,我只能问有没有咸菜,吃咸菜。这个你们问过吗?诱供的问题,你们问我了吗?你们要这么干,咱们只能翻脸。我们有错误我认。”

孙大午的小儿子、大午集团副总经理孙福硕说:“我要调取讯问同步录音录像,我被拷了三十多个小时。还有一些证据我要跟我的律师说,因为我怕别人会损害我的证据。还有看守所和办案单位里面的录像,因为他们对我的笔录,是先威胁、恐吓、洗脑,再后面在给我做笔录,比如14号他们威胁我。”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孙大午及其亲属以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突然被当局抓捕。包括孙大午的家人(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妇)在内的25人被羁押至今。

今年4月21日,孙大午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7名当事人被逮捕。

孙大午2020年10月13日在微博发帖,“有人说,什么叫社会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有权有势的横行霸道,有理有据的寸步难行;白天活见鬼,夜里死见人。”

美新任贸易代表与中方首次会谈,无重启谈判迹象

美中贸易代表周四(27日)举行了电话会谈,这是双方自拜登总统上任以来的首次直接对话,但似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的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她在会谈中讨论了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持续审查”。中共商务部则说,刘鹤副总理提出了“共同关心的问题”,但并没有给出相关细节。

为期两年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于今年12月结束。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2020年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购买量下降了40%以上。

戴琦在周四的美中贸易会谈中说,美国在与中国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中仍然面临“巨大挑战”,这需要拜登政府全面关注。她同时强调,中国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遵守情况,将决定华盛顿与北京如何前进。

“躺平”自救?深圳、东莞多家电子厂停工

中国经济周刊》5月7日报导,随着原油、钢材、铜、玻璃、塑料等原材料价格出现“普涨”,深圳和东莞多家中小电子工厂,在生产成本上涨和订单利润不足的双重压力下,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

一位在深圳从事电子产品出口的工厂运营经理表示,跟服装厂、玩具厂相比,电子厂本身的资产投资比较大,涉及到的原材料种类又比较多,更容易受到突发涨价潮的影响。

他说,2016年以来,电子行业的利润就已经不乐观了,比之前几乎缩水一半,这一轮价格持续上涨,将其他方面的压力也放大了,资金链成为矛盾的焦点。

深圳市基德科技是一家锂电池生产企业,其落款日期为2021年4月29日的公告称:“公司近年来经历了行业利润下滑、成本上涨、外贸市场环境不断恶化等诸多困难,再加上新冠疫情对市场经济的影响,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冲击,尽管公司采取了各种措施,但公司一直在负重前行,始终未能扭转经营困难局面。”

公告称,“自2021年4月29日停止经营,4月30日起解除与全体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

与基德科技遭遇相似的还有东莞力安电源公司,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移动电源厂商在同一天宣布做出“结束营业,解散公司”的决定。

东莞力安电源公司在公告中称,黄历新年返厂后,是“公司开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由于物料成本大幅上涨、一些芯片严重缺货、重要物料从月结改为现金采购等原因,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告坦言,“已经山穷水尽,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就无法发出工资”,还提到了“筹划出售工厂设备”等细节。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导,在采访的7家中小型电子厂中,有4家工厂在此次原材料涨价潮等压力下选择了停工。

一位曾在宝安区福永街道运营电子厂的老板表示,与其冒着巨大的风险生产,还不如停工“躺平”,“这也是一种自救,起码比被迫破产清算的结局要好得多。”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这些中小制造企业并没有什么核心技术,产品附加值也低,很多企业利润很低,有的可能也就10%。而这次原材料价格大范围、大幅度上涨,出现了面粉贵过面包的现象,只能是停产歇业,否则生产越多亏损越多。

美印太主管:美中接触结束,进激烈竞争时代,责任在习近平

周三(5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负责人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表示,美中长达近半个世纪“接触(engagement)”时代已经结束,正式进入了“激烈竞争”时代,这种转变与习近平的外交政策不无关系。

图为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

坎贝尔在斯坦福大学沃尔特·舒思深亚太研究中心(Walter H. Shorenstein Asia-Pacific Research Center)举办的一场会议上表示,美国只有团结其全球盟友,才能更有效地应对中共挑战。

坎贝尔说,“被称为‘广泛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美国对中共政策现在将在“一系列新的战略参数”下运作,并补充说,“主要方式将是竞争。”

坎贝尔表示,习近平领导的对外政策是美国政策转变的很大原因,他提到了中印边界的军事冲突、中共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以及中共“外交战狼”的兴起。他说这象征着中共朝着“强硬或硬实力”方向转变,企图主导国际事务。

周三拜登总统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要求美国情报官员在90天内调查疫情起源,包括病毒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中方则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中美两国官员表示,他们可以在气候变化等领域合作,但是在许多其他问题上,两国关系却变的更加冷淡,如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的溯源、南海问题、人权问题、台湾和香港问题等,两国甚至针锋相对。

坎贝尔还对习近平作出评价,他形容习近平“意识形态上很强烈,不会感情用事”,并补充说习近平“对经济并不十分感兴趣”。

他认为,美国在未来几年内反抗中共的核心,将是联合盟友共同抵抗中共,他提到美国建立包括印度、日本、澳洲在内的“四方安全对话”(The Quad)的重要性。

协调对华政策,美国拜登政府与欧盟首次高层对话

延续美国川普政府协调应对中国挑战的对话机制,欧洲联盟和美国拜登政府本周四就中国议题举行首次高层对话会议。

图:2021年5月26日,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与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萨尼诺(Stefano Sannino)在布鲁塞尔就中国议题举行首次高层对话会议

双方在会后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说,美国和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涉及多个层面,包括合作、竞争和制度性对抗等元素。双方对中国存在共同的忧虑,“包括在新疆和西藏继续存在的违反人权的行为、香港自治和民主进程受到侵蚀、中国对外经济胁迫和散布虚假信息,以及地区安全,尤其是南中国海安全问题等。”

美元持续走弱,人民币兑美元创近3年新高

5月2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岸价升穿6.4人民币兑换1美元关口,为近3年首见;离岸人民币曾升破6.38,也创近3年新高。有业界人士认为,人民兑美元走强主要原因是美元疲弱造成的,并不是大陆经济支撑人民币走强。

澳中过招,堪培拉以小搏大,北京失算在哪?

一场本来希望让对方丢盔弃甲的贸易战,结果成了自家受损,中共很不甘心。

长达一年的中澳贸易战,最近终于有了阶段性结果:2020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被中国制裁的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了1480亿澳元商品,仅比2019年创下的1540亿澳元的最高记录低60亿澳元。

更让中国有苦说不出的是:一年之中,澳洲出口盈利最丰厚的产业——铁矿石的价格从每吨大约60美元涨到了超过200美元的破纪录水平。

澳广近日刊文指出,从三方面来说,中国对澳贸易战都失败了。

一是目标选择上失算。

在西方国家中,澳大利亚相对较弱,而且被中共多年渗透,培养了不少代理人。在让中共很不满的五眼联盟当中,美英属于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不好硬碰;新西兰则太弱,而且对北京比较服从,打击它胜之不武,也容易伤害友华者。加拿大离美国近,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较弱,一个孟晚舟案件,中国施加倾国压力,也未取胜。比较之下,选择体量与实力均处中等、且对中国有严重经济依赖的澳洲作为打击对象,既容易达到目的,还可以立威,增强中国国际影响力。

但结果不但没有制服澳大利亚,反倒伤及自身经济,缺煤引发电荒,铁矿石价格飙涨引发钢材涨价。

二是北京以强凌弱的强势外交遭遇挫折。

北京本意是希望利用澳洲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胁迫澳洲改变对华的政治态度,结果是北京在国际上更加孤立。

三是教育了澳大利亚民众:中共没有那么可怕。

现在,面对中澳贸易战第一个回合的成绩单,澳洲民众终于认识到原则、国格比短期经济利益重要。

接下去,北京是否还要继续对澳洲开展贸易战?到此情境当真应了一个三国典故,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中国继续纠缠于贸易战,没什么好处可言;但此刻放弃“制裁”,对将面子等同于尊严的中南海来说,情何以堪?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642.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