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若中共犯台 何种条件下日本自卫队可参战

2021年5月22日,日本静冈县御殿场市,日本地面自卫队(JGSDF)在东富士演习区(East Fuji Maneuver Area)举行实弹演习,士兵使用绳索从一架CH-47J直升机垂降。

台海局势持续紧张,一旦美军介入台海战事,日本能发挥何种角色?一份报告分析在台海战争可能爆发的情况下,在美日“矛与盾”战略下,日本能够对美军提供何种支持,是否能出兵作战,以及由此带来的相关法律与政治问题等等。

“新美国安全中心”智库兼任高级研究员、前美国海军潜艇战官员汤姆‧舒加特(Tom Shugart)告诉《日经亚洲评论》,中共海军若想从近海进入公海,势必得经过第一岛链之间的不同咽喉要道和海峡。“这将为其对手——美国和我们盟国的潜艇部队——提供机会。如果我们卷入冲突,或冲突即将爆发之际,可以更密切地监测并试图拦截它们。”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的政治学家杰弗里‧霍恩(Jeffrey Hornung)说,在与中共的潜在冲突中,控制海上咽喉要道可能是日本的最重要贡献之一。

美国国防部专门聘请霍恩撰写一份题为《日本在东中国海突发冲突下的可能作用》(Japan’sPotentialContributions in an East China Sea Contingency)的报告。

这份长达160多页的报告指出,冷战之后,日军重点防御对象从苏联转移到防御中共,特别是靠近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琉球群岛,日本海陆空三支自卫队,都在此加强力量。在战时,三支自卫队都可以帮助美军,封锁住中共军队进出太平洋的“咽喉”。

上篇介绍日本自卫队的军备情况及其优势,包括日军和美军在合作上的优势;本篇将介绍如果台海爆发战事,在何种情况下日本可以参战,以及美军使用基地、自卫队参战的法律、政治问题。

蓬佩奥:中共犯台也将对日本人民带来巨大风险

报告首先点明,在日本的军备战略思想中,中共已经被视为“主要安全威胁”。

日本的南西诸岛(Nansei Islands)链从九州的最南端延伸到台湾的北部。它由较小的岛屿群组成,包括大隅(Osumi)、吐噶喇(Tokara)、奄美(Amami)、冲绳(Okinawa)、宫古(Miyako)和八重山(Yaeyama)链。今年4月,中共航母辽宁号和五艘护卫舰穿过宫古海峡,这是冲绳和宫古之间的一条250公里宽的水道,辽宁号之后向南前往台湾。

中共一旦对台开战,也会危及日本的安全。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由于地理位置,中共犯台的行动也将对日本人民带来巨大风险,因此美日可以建立联盟。日本共同社上个月引述知情人士的话透露,台海局势越来越引发日本的关注。日本政府已经开始正式讨论台湾突发事态的相关法律。

2021年5月22日,日本静冈县御殿场市,防卫大臣岸信夫出席了日本地面自卫队(JGSDF)在东富士演习区(East Fuji Maneuver Area)举行的实弹演习。

这份报告还分析了一旦台海战事爆发,根据2015年新修订的法律,日本可以在本国不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依照“针对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外国的武装袭击发生时,并因此威胁到日本的生存”,帮助美军进行后勤、情报、封锁等支援,甚至可以直接出动自卫队,打击中共舰只。

日本防卫相岸信夫5月19日接受日媒专访时,被问及“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是否会以设想“台湾有事”加以修改一事,岸信夫表示,因应形势的变化,有必要根据情况进行适当的修正调整,虽然目前尚无修改的计划,但会继续关注相关的动向。岸信夫表示“将把台湾的局势认真地视为日本的问题”。日美间必须继续就此确实进行讨论。

霍恩在报告中表示,由于自卫队从未参加过战斗,如果台海战事爆发,日本如何支持美国、允许美军利用其在日本基地或日本的民用基地,打击中共军队,以及授权自卫队使用武力,存在许多法律和政治问题。

《美日安全条约》规定了基本的联盟义务和期望,《美日防务合作准则》负责落实,但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1.美国使用在日美军基地需事先协商

日本官员明白,美国需要的日本基地来执行军事行动,如保卫台湾。但从东京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为了防卫日本,美国从这些基地动用其部队进行作战行动,在法律上必须与日本进行事先协商。

日本希望,如果美国考虑利用其在日本的基地,与另一个国家发生武装冲突,而日本本身不是冲突的一方,而美国行动,使日本处于成为打击对象,那么美国在进行战斗之前应与日本协商。

在实践中,事先协商并不是一个繁琐的过程。在决定任何战斗行动之前,美国政府的官员可能是美国驻东京大使,会与日本政府可能是外务大臣接触。

从现实角度看,很难想像在地区冲突爆发的情况下,日本会反对美国使用其基地的请求。如果美国与中共发生敌对行动,很难想像中美冲突不会影响日本的国家安全。鉴于美国是日本的唯一盟友,东京在政治上几乎不可能反对美军使用其基地,但这种批准也不是自动的,需事先协商。

5月11日至16日,美、日、法、澳四国共同参加了珍妮‧达克21联合演习(Jeanne D’Arc21)。(日本自卫队推特)

2.美国军队使用日本空/海港口可能耗时

根据《日美地位协定》(SOFA),在一个地区性的突发冲突中,美军允许使用日本的机场和港口,包括自卫队的和民用的。

但在突发事件中,这种允许也不是自动的。美军若想利用日本民用机场和港口,首先是美国通过美日联合委员会(U.S.-Japan Joint Committee),通知东京它想使用的具体港口和机场。

法律允许日本政府与民事当局协调,协助美国进驻其需要的设施。如果民事当局反对,法律赋予中央政府权力,命令地方当局遵守。如果地方当局拒绝,中央政府可以直接批准美军进驻有关设施。然而,这个过程可能很耗时。

2021年5月15日,日本宫崎县虾野市,法国士兵和日本自卫队士兵(右)参加了由美国、日本与法国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

3.自卫队使用武力授权被放宽

与《北大西洋公约》对联盟任何一方的进攻等同对所有盟友的进攻不同的是,日本在冲突中没有协助美国的义务。但今天的日本法律能够在紧急情况下协助美国,尽管有附加条件,而且情况有限。

在2015年之前,日本自卫队只能在日本被武装袭击的情况下使用武力。根据《武装袭击事件应对法》,有两种情况被定义为:“武装袭击事件”和“预期武装袭击事件”。前者由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定义为有组织和有预谋的针对日本领土、海洋或领空的武装袭击,也适用于公海上针对日本船只的武装袭击。后者被定义为尚未发生,但预计将发生武装袭击的情况。

2015年,安倍政府通过了新的安全法,引入了两个新概念,扩大了动用日本自卫队的范围。第一个是“将对日本的和平与安全产生重要影响的局势(重要影响事态)”,即这些影响如果不解决,将有可能导致对日本的直接武装攻击。

第二个是“威胁日本生存的局势(存立危机事态)”。

2021年5月22日,日本静冈县御殿场市,日本地面自卫队(JGSDF)在东富士演习区(East Fuji Maneuver Area)举行实弹演习。

根据这些新的法律,东京必须首先给出一个定义并做出决定。如果一个突发事件爆发,但日本没有受到攻击,并且东京将该局势定义为“对其和平与安全有重要影响的局势”,自卫队的参与将受到限制。它将被限制在非战斗性的后方支援活动,这些活动可以在日本领土/水域/空域或公海上进行。这些活动在防卫指南中有所描述,包括诸如后勤支持、提供物资、维修和医疗服务以及搜索和救援行动。自卫队将不被授权使用武力。

只有首相才有法律权力下令部署自卫队。然而,这些决定必须得到内阁的决定,然后得到国会的批准。

2014年,时任首相安倍晋三重新解释了日本的宪法,允许自卫队在行使集体自卫时使用武力。根据这些修改,如果满足以下三个条件,自卫队现在可以使用武力。

1.当针对日本的武装袭击发生时,或针对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外国的武装袭击发生时,并因此威胁到日本的生存,并对从根本上颠覆人民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构成明显危险。

2.当没有其它适当的手段来击退攻击,确保日本的生存和保护其人民时;

3.使用武力将被限制在必要的最小范围内。

根据条件1,日本不一定被直接攻击,才能宣布威胁到日本的生存。例如,由于根据安全条约第5条,美国有责任保卫日本,如果美国受到攻击,这可能会影响到日本的生存,因此可以被定义为“威胁到日本的生存”。这使日本能够使用武力作为行使集体自卫权,一旦一种情况被宣布为“对日本的生存构成威胁”,自卫队的活动就不再局限于非战斗领域了。

尽管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日本有义务在地区性突发事件中支持美国,但日本官员和自卫队军官的共识是,日本很可能会这样做。当美国和中共之间发生冲突时,无论美国是赢还是输,他们倾向于得出结论,支持美国以防止中共的霸权,符合日本的利益。

重要的是,在行使集体自卫权时,自卫队的行动就像日本受到直接攻击时的自卫一样。换句话说,自卫队为赢得战斗,在具体行动方面不会受到限制。例如,即使一艘中共船只没有瞄准日本设施,也没有对日本平民或部队构成威胁,如果日本为美国行使集体自卫权,自卫队也可以向该船开火。

虽然自卫队可以合法地参与与日本本国国防无关的突发事件,但其行动空间受到限制。日本更有可能在自己的领土上使用武力,而不是在公海上或在另一个国家的领土、水域或空域动武。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31/1599677.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