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民企“活着难,死也难” “七普”数据揭示中共新疆种族灭绝新证据

中共挑衅引发中印战争恐慌;友华派陆克文变脸?中国十大科技巨头蒸发8千亿美元;A股最大禁售解禁潮来袭

最近两年中国和印度两国边境的军事冲突不断,而中共却火上浇油,在十四五规划中要在雅鲁藏布江建设世界最大的水电站,这个项目被称为“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成为可能引发中印战争的又一导火索。

中共这种主动制造事端的做法,连传统友华派也变脸了。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吁各国“抱团”对付中共。

日前,澳洲智库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发布了一份报告,揭示了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的新证据。

原材料涨价引发中小企业倒闭潮,不过,作为中共极权体制下的民营企业,“活着难,死也难”。

中国十大科技巨头三个月蒸发8000亿美元。A股最大禁售解禁潮来袭,市值逾8500亿人民币。

中国十大科技巨头三个月蒸发8000亿美元

北京当局的“监管”下,大陆知名科技公司在过去几个月内股价大幅下跌。阿里巴巴、腾讯等十家IT和高科技巨头的总市值蒸发逾8000亿美元,从2月高峰下跌30%。

《日经新闻》5月30日报导,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快手的市值比2月17日下跌了20%至40%,总市值蒸发了5.1万亿港元(约6630亿美元)。

另外五家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拼多多、百度、陆金所、哔哩哔哩,以及网易游戏的总市值,在同一期间缩水约1500亿美元。

今年A股最大禁售解禁潮来袭,市值逾8500亿人民币

在5月份 A股市场面临大规模禁售股解禁后,6月份解禁市值将更上一层楼。根据 Wind数据显示,6月沪深两市限售股数量共计249.92亿股,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市值约人民币8507亿元,分别较5月增加24.7%、82.3%。而在2021年全年月度解禁股市值中,6月份解禁市值排名第一。

人口普查数据揭秘中共种族灭绝证据

最近,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表了一份报告,揭示了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它少数民族进行强制性生育控制。美国华裔作家表示,这份报告也揭示了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的证据。

图:2019年6月2日,中国西北新疆地区喀什以北阿图斯克市(Artux)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教学楼,其实是再教育集中营。

华裔移民作家、企业家、特许金融分析师(CFA)海伦‧罗利(Helen Raleigh)也是《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的资深撰稿人,她最近撰文分析了ASPI关于“中共降低新疆土着人口出生率的强制运动”的报告后表示,中国自己的人口数据揭示了种族灭绝令人不安的证据。

罗利表示,中共这些强制控制生育的证据令人不寒而栗。一个关键数据显示在2019—2020年期间,维吾尔族和其它少数民族聚居区的人口出生率暴跌了50%以上。

ASPI报告显示,“中国共产党以计划生育的名义,长期实施由政府主导的人口管控。”

罗利写道,2015年,中共开始试图通过放宽“独生子女”政策来解决人口问题所带来的挑战,允许中国夫妇生育两个孩子。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现在鼓励汉族妇女生更多的孩子,却对少数民族,特别是生活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采取了截然不同政策。

ASPI报告显示,中共认为改变新疆地区人口的民族结构,是对抗中共声称的“恐怖主义”和维护其认为“稳定”的当务之急。因此,中共试图将汉族人吸引到新疆,并对维吾尔族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以控制维吾尔族穆斯林和该地区其它少数民族的人口增长。

自2017年以来,中共政府指示新疆地方计划生育官员开展一系列“严打行动”,以减少该地区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它少数民族家庭中的所谓“非法生育”。

罗利在文章中列举了中共地方官员在整个“严厉打击行动”中采取的策略,包括敦促“违法者”自首;设立热线电话,对举报非法生育的人给予500元人民币(75美元)的奖励;每月访问育龄妇女,确保她们没有怀孕;“鼓励”育龄妇女采取“长期节育措施”,如放置宫内避孕器(IUD)、输卵管结扎手术、绝育环,以及其它形式的节育措施。官员们将授予这些“长期节育措施”的妇女为“值得信赖的公民”。

地方官员经常使用的执法工具之一是对“非法超额”生育的家庭处以高额罚款。ASPI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接近70%人口为维吾尔族的察布查尔县,地方官员在2017年底的四个月内对629起“非法生育”案件收取了近100万美元的罚款。因此,从2017年到2019年,该县的出生率下降了50%。

罗利写道,中共在新疆开展的残酷的“计划生育”运动是非常有效的。根据中国公开的人口数据,ASPI研究人员发现,在新疆29个以少数民族为主的县中,2019—2020年的出生率比2011—2015年的基线平均值下降了58.5%。“在那些少数民族人口超过90%的县,出生率的下降幅度更大,2019—2020年期间下降了66.3%。”

“活着难死也难”民企注销老板恐坐牢

近期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行,原材料涨价引发中小企业倒闭潮。不过,作为中共极权体制下的民营企业,“活着难,死也难”。

近日,一位知情人士发布布视频披露,去年中国有40位老板,因为“虚假破产罪”被关进监狱。他说,现在注册一家企业相对简单,但是想注销它特别复杂。

这位知情人士解释说,如果企业不想干了,想注销它,你都不知道有多复杂。你到工商(部门)去申请,工商让你先去税务机关清账。你到了税务机关傻了,税务机关问的问题你都答不上来。

他举例说,“如果公司已经经营了二十多年,库存有100万双鞋,账面上显示你只卖出70万双,那30万双鞋去哪了?说不上来,你得交30万双鞋的税。那不交呢,不仅有税还有罚款滞纳金,否则不给你录像。”

此外,他说,“你买那房子,当时100万买的,现在评估值2000万,你要注销公司,你得交差额1900万的所得税”。

这位知情人士还提到中共的商业“连坐制”:“如果注销不成,吊销行不行?你被吊销,你所有的股东都得进黑名单,各种负面消息都来了。比如说,你一张500万的信用卡,公司被吊销,银行马上给你降到5000。不仅仅黑名单了,甚至还会涉(判)刑,虚假破产罪,去年就有40位老板因为虚假破产罪进去了。”

三峡的三倍?中国要建世界最大水电站,引发恐慌

2020年年底,当全世界都在致力抗击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时,中共宣布将致力开发雅鲁藏布江(Yarlung Tsangpo)下游的水电潜力,建设墨脱水电站。雅鲁藏布江是一条从西藏流入印度的跨境河流,在印度被称作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然后作为贾穆纳河(Jamuna)进入孟加拉国。

中共政府在“十四五”规划中宣布了这一目标。中共媒体曾说,该峡谷有可能产生超过六万兆瓦的电力,相当于三峡大坝发电量的三倍。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中国很多项目在前期论证时,为了项目顺利过关,往往夸大项目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比如三峡大坝造成的灾害,如地震、泥沙淤积等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三峡大坝发电量的三倍”的说法值得怀疑。

专家认为,这可能是有史以来风险最大的巨型工程。不仅是因为这里容易发生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发生过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些地震,而且还因为这里距离印中争议边界非常近。这意味着任何大型项目都可能导致不满情绪的升级,激化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领土争端。

美国广播公司5月29日援引南亚大坝、河流和人民网络(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的水专家赫曼殊·萨卡(Himanshu Thakkar)的话说,“这是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从技术上讲,它是有史以来最难建造的项目,也是最为昂贵的项目,是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河流都绝无仅有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是带着一点怀疑的态度来看待这样的计划。”

该项目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风险,是因为大拐弯位于所谓的印度-赞普缝合带(Indo-Tsangpo Suture Zone)之上。这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地震活跃区,印度和欧亚大陆的构造板块在此交汇。

1950年发生的8.6级地震是有史以来强度最大的一场地震,震中位于200公里外的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Assam state)。

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修建的任何项目都需要考虑发生强烈地震的可能性。

这一地区还容易出现严重的山体滑坡,会对沿江一带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三月,就在大拐弯的上游,喜马拉雅山悬崖上的冰川解体,冰块和石块从近4公里的高处坠落到雅鲁藏布江中。卫星图像记录了事发后雅鲁藏布江由于部分河段被截断,上游水位上涨的情况。

今年早些时候,印度境内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北阿坎德邦( Uttarakhand state)发生了一次极其类似的山体滑坡,暂时阻断了里西甘加河(Rishi Ganga river)。冰川破裂时,一股洪流涌向下游,造成数十人死亡,两个水电站被毁。

希曼舒·塔卡尔(Himanshu Thakkar)说,雅鲁藏布江流域发生山体滑坡的可能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因为建造这一巨型水电站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清理。

中国打算在境内距离中国与印度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边境之间的实际控制线仅数公里处修建巨型水坝,这种想法多年来都让雅鲁藏布江下游地区的国家感到不安。

印度担心,中国正试图利用河流作为武器,切断雅鲁藏布江的水流,或改变河流的流向。

中国宣布雅鲁藏布江水电站计划后不久,印度媒体便报道说,印度政府正在仔细研究修建10千兆瓦水电站的配套大坝和水库,以抵消中国巨型水电站产生的影响。

“现在需要的是在阿鲁纳恰尔邦建一座大坝,减轻中国大坝项目的不利影响,”印度政府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说。

一些人紧密关注着中国水电站大坝造成的影响。他们表示,不管修建巨型水电站出于什么动机都会对雅鲁藏布江下游居民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水电站大坝对河流生态造成的最大的一个影响就是,这些大坝会截留原本应流向下游的泥沙。

环保组织国际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项目主管莫琳·哈里斯(Maureen Harris)说,“这确实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这些大坝扰乱了各种鱼类的生活,扰乱了水流,造成河岸侵蚀等问题,并且还让农业生产力受到损害,还带来了让河流下游居民的生计受到影响的其他问题。”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这个项目很可能重蹈三峡大坝的覆辙,一旦实施会带来严重的自然灾害。其实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模式,都是唯GDP至上,根本不管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

未来水战争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时事评论员石山今年也曾在大纪元撰文表示,搞雅鲁藏布江水利开发,中共可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水送到中国北方去。

中共的南水北调工程,有东线、中线和西线工程。东线和中线工程媒体上见得多,而且已经开工多年。西线工程谈得少,其核心就是要把水源导入黄河。

有三条江的水可能会被劫走,就是下游都在外国的江,澜沧江、怒江和雅鲁藏布江。其中雅鲁藏布江的水量最大,所以最有可能。中共的目标,是把雅鲁藏布江的水量的一部分,通过输水大管道,送到黄河流域,然后进入中国北方。

如果雅鲁藏布江被列入南水北调的西线工程,其它工程和环境灾难不说,印度和中国关系将彻底恶化。

历史上,人类的战争主要是争夺土地和人口,但其实也是争夺水。因为没有水的土地,是没有人口的。也许未来20年,我们会看到人类再次为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战争。

友华派变脸了?陆克文吁各国“抱团”对付中共

以往被视为“友华”的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日前接受BBC访问时,呼吁各国联合对抗中共“经济和地缘政治胁迫”谈话。

图:澳洲前总理陆克文。

陆克文29日在接受BBC访问谈及中国议题时表示,在对付中共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时还是“抱团”为好,否则有被中共挑出来单独惩罚的风险。他并说,有国家想要“驾驭中国”,但驾驭中国就意味着“对战”,他认为中国不会喜欢这样,但中国不喜欢某件事并不代表着不该这样做。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31/1599747.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