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美前FDA局长:病毒来自活禽海鲜市理论“已被推翻”

美前FDA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博士(资料图图片来源:AP)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前局长周日(5月30日)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关于武汉研究所的证据公开,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而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理论的疑点越来越多。他告诉CBS新闻,病毒从活禽海鲜市场出现的理论已被“完全推翻”。

在2017至2019年之间担任FDA局长的斯科特·戈特利布博士(Dr.Scott-Gottlieb)在采访中说,现在疫情起源来自于实验室泄露的理论“继续扩大”,而来自人畜接触传染的理论没有获得更多佐证。

他称,冠状病毒来自武汉“活禽海鲜市场”的理论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排除,“因为我们已经做了详尽的搜索,寻找所谓的中间宿主,即在病毒传播到人类之前,可能已经接触到这种病毒的动物”,“我们没有发现这样的动物。”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导,3名武汉研究所的研究员在2019年11月感染了类似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症状的疾病并住院,但北京政府在2019年12月才正式报告其首例中共病毒病例。

在大流行的最初阶段,人们猜测病毒可能是由武汉当地的“湿货市场”——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动物传播的。

但是戈特利布在周日告诉CBS,这一理论现在已经被“完全推翻”。

他说,中方掌握着外界了解该病毒起源的关键。北京政府可以提供如生病的实验室技术人员的血液样本,以及原始的源头菌株和早期的病毒样本等证据(但是当局没有)。

“如果我们评估到(中共病毒)有一些可能或确实有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这将会影响我们如何应对整个问题”,戈特利布说。

他称,实验室泄漏并不罕见,早先已经有许多事故发生,查清导致大流行的原因很重要,因为“我们还需要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待公共卫生”。

“这对美国是一种不对称的伤害”,戈特利布说,美国在大流行期间损失惨重。

他称,“我认为我们最终可能得到的是一个评估,一个概率,除非我们非常幸运,我们要么找到中间宿主,我们找到一个果子狸或穿山甲的品种,可以做中间宿主......或者我们在中国有一个线人(知晓内情),或(中共)出现了政权变动,否则我们不能(确定疫情起源)”,“我们也可能永远无法真正地确定疫情是否来自于实验室。”

拜登周三(5月26日)下令,由能源部管理的17个国家实验室将协助情报部进行90天的集中调查,以检查病毒是否从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出来。

政府没有透露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数据被提交进行分析,但专家说这很可能是以前收集的情报,如信号拦截或生物证据。

拜登还敦促美国情报机构和盟国的情报机构寻找可能揭示中共是否掩盖了实验室泄漏事件的新信息。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说,北京对大流行病的起源并不坦诚,“我们应该坚持要求他们坦白,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在武汉的实验室里发生了什么。”

长期以来,大量间接证据引起了人们对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质疑,外界指出,那里的研究人员长期进行大量关于蝙蝠冠状病毒菌株的实验。根据公开的论文,在大流行爆发的几年前,该研究所采集的一个冠状病毒毒株与造成大流行的毒株相似度超过96%,是迄今为止与大流行毒株最接近的种类。

中共政府坚持否认武汉病毒所泄毒理论与研究员染疫的消息,声称动物交叉感染人类的情况一定发生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拜登在宣布新的情报审查时斥责了北京,呼吁盟国帮助“迫使中方参与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

一位白厅高级安全人士告诉The Telegraph,英国情报机构正在协助拜登的新的90天情报审查。

该消息人士说,“我们正在贡献我们所拥有的关于武汉的情报,以提出帮助美方证实和分析他们所拥有的、我们可以协助的任何情报。”

虽然英国和澳大利亚已经作为“五眼联盟”的一部分与美国分享情报,但拜登的新调查可能会促使它们加倍重视分享与可能的实验室泄漏有关的证据。

与此同时,众议院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和他的200多名共和党同事也呼吁议长佩洛西指示民主党领导的委员会调查中共在大流行中扮演的角色。

在给民主党众议院议长的一封信中,共和党人说,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该大流行病始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而中国共产党“掩盖了它”。

“如果是这样,中共要对近60万美国人和全世界数百万人的死亡负责”,信中说。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31/1599756.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