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老挝蝙蝠冠状病毒极似SARS-CoV-2曾送到武汉

美国政府文件显示,在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研究过老挝(又名:老挝)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株与引发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极其相似。

美国政府文件显示,在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研究过老挝(又名:老挝)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株与引发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极其相似。

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道,这批依据“资讯自由法”取得的美国政府文件,显示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蝙蝠起源论和实验室外泄论可能都符合实情。

据报道,科学家今年9月发现老挝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Banal-52,它的基因组与SARS-CoV-2相似度达96.8%,令科学家猜测Banal-52可能以某种方式促成SARS-CoV-2的流行。

不过,老挝蝙蝠身上的病毒是怎么在1000英里外的中国武汉引发疫情的呢?这个问题似乎在美国政府文件中找到了答案。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全球蔓延。示意图。(pixabay.com)

全球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与美国政府资助者的电子邮件往来显示,老挝蝙蝠的病毒样本经搜集后,曾送到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研究。

根据电邮,源于“蝙蝠和其他高风险物种”的病毒DNA于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间被送到武汉。

这批电子邮件是美国团体“白袍浪费计划”(White Coat Waste Project)依资讯自由法提出要求后所发现的。

除了在老挝工作,生态健康联盟也研究了中国云南的洞穴蝙蝠病毒,并把样本送到武汉给科学家进一步研究。而在云南矿坑内中菊头蝠身上发现的RaTG13病毒,基因也跟SARS-CoV-2惊人相似。

从云南和老挝搜集到的基因序列记录,都在2019年9月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线上资料库中移除,让专家无从知道那里研究过这些病毒株。

新西兰(又名:新西兰)数据科学家暨疫源调查团体Drastic成员迪曼诺夫(Gilles Demaneuf)表示,最新发现提供病毒从老挝蝙蝠传给武汉民众的“合理”途径,“一种是武汉的蝙蝠采样人在野外采样途中感染病毒,第二种是武汉研究室在操作老挝蝙蝠的类Banal冠状病毒时发生事故”。

“病毒:寻找COVID-19起源”(Viral: 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暂译)一书的共同作者瑞德里(Lord Matt Ridley)认为,如果疫情真的可以上溯至老挝,将给予西方研究人员希望,他们寻找事实的过程因为中国不妥协而备感挫败。

今年9月Drastic公布的另一份文件还披露,生态健康联盟负责人达斯札克(Peter Daszak)曾游说美国政府资助人为改造类SARS冠状病毒的计划,这些病毒搜集自野外、在武汉进行研究。

达斯札克在2018年请求为这项病毒改造行动注资1420万美元,但美国政府忧心修改基因的作法可能有危险而拒绝。

瑞德里表示,美国政府虽拒绝资助,但改造计划仍可能照常进行,“毕竟武汉病毒研究所多数资金是来自中国(中共)政府”。

生态健康联盟未立即回复置评要求。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819.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