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秘鲁大选恐爆“铜价黑天鹅” 全球经济命悬南美

南美洲政局牵动大宗商品市场神经!全球第二大铜矿供应国的秘鲁下周日将举行第二轮总统选举投票,被视为矿业“黑天鹅”。由于支持度较高的极左派卡斯蒂洛提议对铜销售征收最多高达75%的重税,若他当选总统,势扰乱全球铜矿供应格局,尤其是铜是“绿色能源转型”的重要原材料,倘铜价上涨,亦将加剧全球通胀危机。

刚过去的周日,卡斯蒂洛在Twitter上分享了一份文件,提议仿效邻国智利,对铜销售征收重税。拟议措施包括对矿企利润征收新税、仿照智利和哥伦比亚根据销售额征收特许权使用费,以及与大型公司重新谈判税务稳定协议等。

今年较早前,智利国会下议院刚刚批准了一项由反对党提出的特许权使用费法案,计划对铜、锂和其他金属的销售征收3%的基本特许权使用费。由于铜价急升,智利还将对铜施行累进式征税,价格在每磅2至2.5美元之间的铜销售额将征收15%的边际税率,高于4美元的铜销售额将征收75%的边际税率。

如今,若铜矿产量占全球比例超过10%的秘鲁也加入智利的铜销售税行列,势必进一步影响全球铜矿供应,为铜价带来进一步的上升压力。

伦敦期铜于4月份突破每吨10,000美元,为10年来首次,周三报10,199.5美元,跌0.44%。瑞信维持看好,认为铜价有望升至11,000美元的整数关口,若之后突破此关,下一个阻力位可能在11,210美元,然后是11,440美元;而若铜价出现进一步回调,预期在9,617至9,719美元有较强支持,但这并非该行的基本预测。

值得注意的是,若卡斯蒂洛胜出选举并按计划征收铜销售税,中国采矿商包括五矿资源(01208)和中国铝业(02600)料会首当其冲。这是因为中国采矿商已成为秘鲁矿业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中国亦是秘鲁铜矿最大买家,采购的铜矿用途由建筑到发展电动车。五矿资源和中国铝业均有与秘鲁签订税务稳定协议。

有分析员认为,卡斯蒂洛的最新提案远不如他在第一轮选举中的说辞激进,但若他真的当选总统,大型矿企应做好谈判准备。

事实上,智利政局已经出现过一只黑天鹅。智利上月举行的地方选举和“制宪会议”成员选举结果显示,中右翼执政联盟遭遇重挫,未能获得“制宪会议”中足以左右新宪法制订的三分​​之一席位。在左翼政党主导修宪工作下,当地矿业面临严峻法规威胁。

除铜价外,另一个带来通胀压力的是油价。石油输出国组织和盟国(OPEC+)乘油价上涨,周二同意按计划7月增产每日约45万桶,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唱好需求前景改善,纽约期油周二创逾两年收市新高后,周三续升0.8%至每桶68.48美元。

不过,Energy Aspects分析员Amrita Sen表示,全球石油需求将取决于亚洲市场对疫情的反应,像目前东南亚正在实施新的疫情限制措施,这可能会让全球石油需求,在2022年中期才会回复到疫前水平。

●食正农产品涨价潮巴西首季经济增1.2%

同样是南美洲国家,作为粮食出口大国的巴西就成为农产品涨价潮的大赢家,其经济已恢复至2019年底,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巴西经济部长格德斯(Paulo Guedes)也直言,今年的经济成长可能非常强劲。近期该国央行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下,更推动其货币汇率扬升。

巴西公布,今年首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季增长1.2%,增幅超超出市场分析师预期的0.7%。官方统计机构IBGE的数据显示,首季GDP增长主要是服务业、工业及固定商业投资反弹。同时,季内农业产出增长达5.7%,增速为4年来最快。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该国连续3季录得GDP增长,虽然增幅略有放缓,但持续复苏的势头显示其已走出衰退。巴西经济部表示,各项指标显示复苏仍在继续,但同时警告当地正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之一,可能会阻碍电力供应,并最终影响更广泛的经济活动。

巴西货币雷亚尔周二上涨超过1%,高见5.15兑每美元,触及5个月来高位。事实上,由于粮食涨价带来的通压力,央行早前已两度加息0.75厘,目前基准利率已达到3.5厘水平,是少数在疫情后率先加息的主要经济体,也从侧面引证了当地经济正重回正轨。

Infinity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Jason Vieira形容,首季巴西经济增长非常好;尤其是固定商业投资部分,这将使未来数季前景变得乐观。高盛分析师Alberto Ramos也认为,随着疫苗接种方面的进一步进展、经济逐步重新开放、新的财政刺激措施以及消费者和企业信心的恢复,未来数季经济将显著向好。

●澳洲经济返疫前失业率稳步下降

全球经济反弹,受惠于矿业蓬勃发展,加上疫情受控,澳洲经济持续复苏,首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季增长1.8%,优于市场预期的1.5%,并连续3季录得增长,经济活动已回复至疫前水平;首季经济按年则增长1.1%,亦高于市场预期的0.6%。

澳洲首季政府开支减少0.5%,但家庭开支增长了1.2%,为经济增长贡献0.7个百分点;私人投资增加5.3%,为经济增长贡献0.9个百分点;储蓄率则由前一季的12.2%降至11.6%。

澳洲经济急速反弹,主要是当地疫情未有扩散,提振消费者和商业信心。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强化了封锁期间家庭和企业的财政状况,并推动消费活动和企业招聘活动。

分析员表示,连同澳洲,现时只有6个国家经济超越疫前水平,实属罕见,平均而言,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经济较疫前缩2.7%,当中英国经济缩近9%,欧盟和美国亦分别缩5%和1%;澳洲当前首要任务是维持经济增长势头,因为维多利亚省封城凸显疫情仍未过去。而澳洲疫苗接种进度缓慢,是另一个潜在经济风险。

不过,考虑到澳洲家庭储蓄率仍然高企,反映仍有充足弹药进行消费,有助推动经济持续增长;当地失业率亦稳步下降,由疫情高峰的7.4%降至4月的5.5%。澳元连升两日后回软,周三跌0.52%至77.15美仙。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2/1600699.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