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习近平新讲话降调 再提要求也枉然

—外宣无受众 习近平再提要求也难实现

作者:
与之前对大外宣提出的要求相比,习近平最新的讲话明显降低了调门,不仅回避宣传“中国梦”,而且也未直接提及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更不用说什么“一带一路”、“新常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三新”话语了。

图为藏族学生抗议中共喉舌“新华社”在纽约时代广场租用一块电子大看板。

中共官媒新华社6月1日的报导称,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下午就加强中共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进行了第三十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讲话中透露了对当前大外宣作的不满,并再度强调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着力“提高国际传播影响力、中华文化感召力、中国形象亲和力、中国话语说服力、国际舆论引导力”,以“形成形成同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营造有利外部舆论环境”。简言之,就是要改变中共当前恶劣的国际形象。

习近平给出的几种宣传方式包括:深入开展对外交流;更好发挥高层次专家作用,利用重要国际会议论坛、外国主流媒体等平台和渠道发声;各地区各部门开展相应的外宣工作;要广交朋友、团结和争取大多数,不断扩大知华友华的国际舆论朋友圈等。

会议还请一贯“反美”的复旦大学张维为进行了讲解,而他此前在媒体上所言的要“要打破西方对中国的舆论围剿,光靠官方话语是不够的”,“要打学术话语、大众话语国际话语三套话语体系的组合拳”应该是很合习的心意。

这并非是习近平首次对中共大外宣提出要求。2017年,官媒还特意列出了习近平对外宣传的主要思想,称主要精神体现在三次讲话中,即2013年的“8·19讲话”,同年12月3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进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以及2014年的“8·18讲话”。

在三次讲话中,习近平对外宣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战略部署和行动纲领,包括:一、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努力讲好中国故事。二、强调要重点传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三、对外宣传的重大主题是“中国梦”,要与第二点结合一起宣传。其中“一带一路”、“新常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就是“三新”话语的典型代表。

2018年8月,习又一次在中共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中给文宣部门提出了任务,与外宣有关的是“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向世界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要完善国际传播工作格局,创新宣传理念、创新运行机制,汇聚更多资源力量。”

与之前对大外宣提出的要求相比,习近平最新的讲话明显降低了调门,不仅回避宣传“中国梦”,而且也未直接提及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更不用说什么“一带一路”、“新常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三新”话语了。其核心目的在美欧的强硬态度下,已经自我收缩,即不希望再度“刺激”美国和西方国家,而是退而求其次,即如何改变中共世界各国政府和民众间的不堪形象。

2020年10月6日,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多个发达经济体对中国的看法变得更加负面,在纳入调查的14个国家中,有9个国家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达到了十几年来的最高点。同时,这些国家国民对北京持有成见的比例,自2019年以来也持续飙升。

具体来说,在澳大利亚,81%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这个数据与2019年相比,增加了24%。在美国,人民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的比例也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近20%。此外,英国约四分之三的受访者现在对中国的看法是负面的,与2019年相比,这个数据增加了19%。

而导致上述国家、国民对中国,或者说中共负面看法比例急剧增加的直接原因是中共隐瞒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散播到全球,造成大量人员感染和死亡。数据显示,在所有国家的受访者中,平均有61%的人认为中国在防疫方面做得不好。

除此而外,中共在香港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肆意镇压抗议者,钳制港人的自由;在新疆对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在大陆对信仰者、异议人士的残酷迫害;在科技方面的盗窃和间谍行为;在军事上的扩张和指点世界的野心,等等,都加剧了人们的负面观感。越来越多国家政要、民众意识到了信奉共产主义的中共对世界正在构成巨大威胁,西方国家的“反共”同盟正在形成,反共、灭共已成为不可逆转的世界大趋势。

在所有西方国家中,美国是最早以强硬姿态应对中共的国家。早在川普政府时期就在经贸、科技、军事、网络、外交、文化交流以及针对中共渗透等多方面,推出了一系列限制举措。

比如针对中共的大外宣,川普政府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这对美国巨大的伤害。事实上,早在2009年,中共为向世界发出中共的声音,推出了一项“大外宣”计划,除了收购、收买欧美当地媒体外,还推动中共官方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并在社交媒体上开设账户,购买粉丝。据悉,中共在这项计划上已经投入了450亿人民币。

除此之外,中共还派员渗透海外媒体和社交媒体,直接成为中共的传声筒,为中共辩护,封杀不利于中共的言论。比如在由美国华裔人工智能专家李飞飞担任推特独立董事后,不少网友因为谈及中共等敏感问题被封号,国内网友则被“喝茶”。

对此,美国近两年采取了如下举措:2020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还指定五家中共官媒为“外国使团”,将之认定为中共政府实体,并要求他们提供员工清单、办公室所在地,以及在美国拥有的资产等资料。这五家中共媒体是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以及《人民日报》。

3月2日,美国国务院基于对等原则,宣布将削减中共五家国营媒体在美国雇用的中国籍员工(包括记者、公关、技术等职务)人数,由目前总数160人降到100人。

也是在3月,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也领导了一个独立的跨部门团队,专门负责对抗中共病毒的宣传和来自中共的虚假信息。不难看到,美国对中共在病毒传播中国和世界期间的一系列假信息、假宣传都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公开反击。4月18日白宫简报会上,曾隐瞒自己替中共服务身份的凤凰卫视和《东方卫视》的两名华人记者,在川普发推揭穿他们的身份后,不见了踪影。

6月22日,美国国务院根据《外国使团法》的规定,决定将(中共)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驻美机构指定为外国使团。

从9月20日起,在美国境内禁止下载和使用手机应用程序微信。TikTok(抖音)也将从9月20日起被禁止下载,从11月12日起被禁止使用。

10月21日,美国国务院再将六家中共控制的中国媒体,包括《一财全球》、《解放日报》、《新民晚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周报》和《经济日报》的驻美机构指定为外国使团。

从去年到今年,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还启动了吊销中国电信美国、中国联通美国、太平洋网络公司和ComNet(USA)的营运证的程序,因为它们无法证明独立于中共政府。这无疑是国通过清除中共网络渗透,清除中共大外宣力量的又一重要步骤。

此外,披露美国和世界各大媒体与中共的金钱交易,也是曝光中共大外宣的重要一步。据《每日传讯》2020年11月22日报导,《中国日报》把2020年5月至2020年10月期间的相关活动资料提交给司法部,其中显示,《中国日报》分别向《华尔街日报》支付了超过85,000美元、向《洛杉矶时报》支付了340,000美元的广告费用,向《外交政策》杂志、总部在英国的《金融时报》、加拿大的《环球邮报》分别支付了100,000美元,223,710美元和132,046美元的广告宣传费用。

毋庸置疑,其他西方国家也正在追随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中共的大外宣等计划。

在西方国家对中共负面看法剧增,在美国等国采取一系列举措应对中共大外宣的背景下,习近平对中共大外宣的要求和张维迎的建议恐怕很难实现和实行。首先一个关键问题是,中共大外宣包装的再好,却缺乏受众,即西方人很少人会听中共自说自话。2020年7月,有俄罗斯媒体称,中国在俄宣传活动无能和滑稽可笑,中共在互联网上的文章无人问津,手机上的文章阅读量排在后面,在俄罗斯社交媒体上,中国大外宣文章的点赞数量更屈指可数。俄罗斯尚且如此,厌恶共产主义的欧美呢?

至于那些被中共洗脑的海外华人缺乏政治、社会影响力,即便有心替中共说话,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他们为了自身计,也不敢公开为中共辩护,否则一不留神被美欧遣返,就得不偿失了。

其次,中共专家利用国际会议论坛、外国主流媒体等平台和渠道发声,要广交朋友、团结和争取大多数,不断扩大知华友华的国际舆论朋友圈等,效用也很难说。

过去几十年,中共通过利益收买了不少西方的各色专家和商业大亨,并将他们视为中共的朋友,但在中美贸易战,尤其是中共散播病毒到全球后,很多中共的老朋友都选择了沉默。

2018年,一个中共的老朋友、名叫佐利克的美国人向中共提出了警告,他提到了四个方面的担忧:国企的作用;美国商界态度的转变;中国制造2025;除了川普政府以外,其它美国阶层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他坦言,以前的商界是非常支持中美关系的,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扮演这个角色了。他还说美国各阶层对中国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对中美关系在中期选举或者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回到过去的想法,是不太现实的。”

当下,中共要改变世人的看法,首先要正视中共病毒来源问题,正视中国人权迫害问题。如果连这些都不敢正视,中共的宣传再华丽,在世界上都不会有多少人相信的,中共付出巨额金钱的代价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3/1600992.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