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投书 > 正文

醒了就再别像学生了 若真爱国就要这样做

—32年前没有喊出的话

作者:
这反贪反腐,不就是要反那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共产党的官吗?那不就是反党吗?若我们现在仍旧执著于平反、惩办元凶,那我们实在是比当年的学生更天真、更幼稚、更愚昧!那从无数年轻的胸膛喷出的爱国爱民的热血,真的是白流了!

图像

转眼就三十二年了。那句没有喊出的话是什么呢?当时的爱国学生们,喊的是“反腐败,要自由”。因为同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学生们对共产党还存有幻想。

幻想党真的会像其标榜的那样伟大、光荣和正确。幻想党会惩除贪污腐败。幻想党会开恩,赐予言论与新闻自由。幻想党真是那“亲爱的妈妈”。

结果呢?这“亲爱的妈妈”端起冲锋枪,将一粒一粒恶毒的开花弹射进了天真的、迸发着一腔热血的子们的胸膛;这“亲爱的妈妈”开着坦克,硬是活生生地把它自己称为“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的学生们的躯体碾成了肉酱。

也许只有这些孩子们在倒下时,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才能看清这“党妈妈”恐怖狰狞的邪恶面目!

三十二年前的我们是天真,幼稚,还是愚昧呢?要求党“反腐败”?那是反谁呢?

这反贪反腐,不就是要反那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共产党的官吗?那不就是反党吗?一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怎么可能反对自己呢?要求党反腐,自己反自己,实在是无知的梦想!

天真得愚昧啊!要想新闻言论自由?那不就是意味着大家都有说出真相、知道真相的权利吗?不就是要把我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真相给抖出来?这不就是要砸我党“伟大光荣正确”的牌子吗?那样,党的脸往哪儿搁呢?党还怎么来面对那些爱党爱得要命的无知百姓?谁还会相信党的话呢?那党还怎么能掌握舆论导向、统一口径、统一领导、巩固专制政权呢?

从那以后,党变本加厉地压制言论自由、控制媒体网络。不仅在国内,连不少国外的媒体尤其是中文媒体早在党的控制之下了。要求独裁者实行新闻言论自由,那还怎么独裁?简直是愚不可及的妄想!

天真得愚昧啊!当时学生们的幻想来自几十年中共统治下的长期洗脑,祖国的花朵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忠于党,这个愚忠如今仍在继续遗传着。被党长期洗脑,分不清党和国,分不清党和民。

在纪念“六四”的时候,海内外的同胞们所求的,不外乎是要求、请求、以致乞求党为“六四”平反,追查惩办元凶,允许纪念受难者,赔偿、抚恤受难者的家属,让流亡人士自由回国等等。似乎平反了,那成百上千人的血就没有白流,那些年轻的生命就没有白死。

难道当时学生们走上街头、手无寸铁地面对坦克冲锋枪,就是为了今天由“亲爱的党妈妈”亲自出来认可“六四”,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参与的人数最多、也是最惨烈的学生运动正名吗?似乎只要惩办一二名凶手,其余的凶手就不是凶手,而是身不由己的“好”人了。难道当时的政府不是共产党的政府,而是李鹏一人的政府?这种替罪羊的伎俩,是党惯用的脱身术。屡试不爽啊!何况李鹏还不是“六四”的凶手,因为“六四”没有凶手,天安门没死“一个人”。这是党一再强调的说法。

是啊!的确没死“一”个人!这九十多年来,共产党不知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了多少灾难,涂炭了多少生灵,摧毁了多少家庭,破碎了多少中华儿女的理想,又毒害了多少人的灵魂!但每次它都能轻而易举地脱身,靠的就是替罪羊的伎俩。把责任往一二个人身上一推,就与“伟大的”党没关系了。仿佛当时不是党在执政掌权,而是不知怎的,就让一小撮党内的坏蛋篡了权。即使这样,那其余的“好”党员那时又在干什么呢?

三十二年过去了,三分之一个世纪啊!同胞们,我们该觉醒了,再不能帮助其玩脱身术了。更何况,现在的党岂不是更腐败、更邪恶、更独裁、更残暴、更猖獗、更善于迷惑人、更精通用利益控制人吗?

整个国家,整个中华民族已经被它引到了道德良知丧尽、肉欲横流的人吃人的人间地狱!神州大地早已非人可生活——空气、水、土壤都充满了会导致各种疾病绝症的污染。就这样通过每日的吃喝呼吸,百姓在“中国梦”中不知不觉地被慢性集体谋杀。

若我们现在仍旧执著于平反、惩办元凶,那我们实在是比当年的学生更天真、更幼稚、更愚昧!那从无数年轻的胸膛喷出的爱国爱民的热血,真的是白流了!

爱国的同胞们,我们该觉醒了。爱这样的党,拥护这样的政府,不就是要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继续被其欺压抢掠并胁迫引诱陷在罪恶死亡之中吗?觉醒吧!爱党不是爱国,乃是误国殃民!

同胞们,你若真是爱国爱民,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呐喊吧。

“铲除中共邪党结束独裁暴政!”这是三十二年前没有喊出的话。

“铲除中共邪党结束独裁暴政!”这是三十二年后应该喊出的话。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5/1601904.html

投书热门

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