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在中国生男生女就这三种 都没意思

—生而为人的麻烦

作者:

为什么非要生育?由小农经济的物质层次:房产太贵、物价太高、工资永远追不上。在社会学层次:觉得制度缺乏公义,不想再强颜欢笑陪玩下去。唯以东方文化最高的佛学层次,人到了世界,要追求涅盘,当初根本不应该生下来,要想办法永久逃出去,不必再回来。轮回生而为人,已经是灾难。

西方哲学也有殊途同归之趣。二十世纪法国罗马利亚裔哲学家齐奥兰(EM Cioran),有一本很生动的著作,叫做“生出来之后的麻烦”(The Trouble With Being Born),与太宰治的“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有殊途同归的震撼。

齐奥兰开宗明义说: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人一旦生下来,最大的损失,就是失去了死亡。要蒙受七八十年毫不相干的中断。试想:你在看一场非常精彩的足球赛,到高潮时球证忽然吹哨子宣布中场休息。但是你不想接受这个中场,你不想去厕所,不想买饮料,你想一气呵成看下去。而生下来,到了这个世界,对于这少数杰出的专业观众,就是此一扫兴的中场。

所以齐奥兰说吸引我的,是那片“彼乡”,而我不知道彼乡是什么。(What attracts me is elsewhere. And I don't know what that elsewhere is.)

莎士比亚说,短暂的一生,只是一场黑暗无边的睡眠包围着的一个短梦般的泡泡。此又与庄子认定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物无非彼,物无非是”汇聚。生和死、彼与此,是与非,全为相对而平等。本在超越时空的永恒的那边,好好的,不小心滑脚,跨过界线,掉到这一边来,就叫做“出生”(Being born)。当初乍看这边好像花花绿绿的一个迪士尼园,仔细体验之下,原来是一座炼狱。

邻近地区下一代不愿生,或许只在物质社会的唯物辩证法层面顿悟:生下来若为雄性,基本三种际遇:一是贪官土豪的儿子或私生子,却赢在起跑线,可以送去英国寄宿学校读书,这是付钱给英帝国主义。二是山西农民的儿子,进城市为富士康或Nike特斯拉工厂打工。这是为美帝跨国资本做血汗奴隶。三是觉悟了,做了小粉红,但又没有足够的钱移民加拿大英国澳洲,于是愤而为拳匪。生下来沦此三种,都没有什么意思。

若属雌性,基本也三种:上则为电视台美女主播。下则为什么行业,你猜得到。中则为庸碌之广场舞大妈。三种若都有了钱,都是买法国意大利名牌,一样是进贡给曾为八国联军屠宰过中国人的欧洲白人帝国主义。

难道百年艰辛探索,探来索去,以我为绝代、勿再生育,终于找到了民族的终极正确道路?根据中外哲学家,答案似乎是Yes。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6/1602471.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