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震惊:美国排名第一高中 亚裔家庭遭受攻击

“我们不属于他们喜欢的少数族裔。”阿斯拉·诺曼尼表示。

在美国各地学校中,“多元化、平等和包容”倡议正在兴起。

“(校长告诉我们:)‘你们每一个人都投票要取消TJ(托马斯‧杰斐逊科技高中)基于成绩、不分种族的入学考试办法。’”“‘批判性种族理论’(CRT)就是通过肤色评判一个人。”诺曼尼说。

美国的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孩子们要在受压迫问答表上回答问题。他们按照种族遭到了隔离,大家可以想像吗?”诺曼尼表示。

这期节目我们请到了阿斯拉·诺曼尼(Asra Nomani),她是家长捍卫教育组织(Parents Defending Education)的副主席,前《华尔街日报》记者。她说,“你不能一方面推动多元化,同时却以非人性化手段去对待那么多人。”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阿斯拉·诺曼尼,很高兴您来到本节目。

阿斯拉·诺曼尼:非常感谢,成为思想领袖是一种荣幸,即使是偶然的。

美国排名第一高中 亚裔受冲击

杨杰凯:确实是这样,过去和现在,您在许多问题上其实都是一位思想领袖,您参与了家长捍卫教育组织,最早是在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开始的,我知道您当时对这个公立学校的校董们说了一些很尖锐的话。

阿斯拉·诺曼尼:确实是,在我儿子的高中,即托马斯‧杰斐逊科技高中(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缩写为TJHSST,以下简称“TJ”),我们的亚裔美国家庭遭受了几个月的攻击,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这是美国排名第一的高中,但是根据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董会的说法,我们不是什么英雄。

我们什么都不是,他们觉得我们是根本不算数的,我们不属于他们喜欢的少数族裔。这就是那些教育官僚想要强加给我们的种族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新东西。

校长告诉我们,“学校大部分的少数族裔学生和家长现在要停止使用他们享有的特权,而你们每个人都投票决定取消学校基于成绩而非种族的入学考试方法。”

我现在坐在这里,听你们说亚裔有多好的空话,然后你们告诉我们现在要取消唯一对我们有好处的政策,恰恰是这个政策,让家长可以防止他们的孩子免遭洗脑及遭到行动主义的伤害。

恰恰是这个政策,确保任何争议话题在课堂里教授的话,必须以公平方式被呈现。

大家仔细想一想,如果取消这样的政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黑命贵”事件后  学校要停止亚裔“特权”

杨杰凯:请讲一讲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发生了什么?

阿斯拉·诺曼尼:这一切始于2020年6月的一封电子邮件,我们家长和学生从校长安·博尼塔提布斯(Ann Bonitatibus)那里收到了这封电子邮件。她告诉我们,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之后,我们现在需要停止我们享有的“特权”。我和其他家长读到这封信后,都感到很震惊。

校长以前参加过我们的各种活动,比如中国新年庆祝活动,排灯节(Diwali,印度灯节)派对活动,她知道我们来自于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家庭,我们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大部分都是移民家庭,都是一些非常了不起的家庭,为了来到美国,承受了很多艰辛。

我们孩子在TJ高中读书,这不等于我们是社会上高高在上的特权类别,都是普通人,我们想让孩子们健康地生活成长,孩子们每天晚上能得到很好休息。她这样说等于在我们心脏上插了一刀。

当时我孩子读11年级,我在TJ高中已经花了三年时间,每个星期在学校当义工,担任学校通讯 “PTSA(家长教师学生协会,Parent Teacher Student Association)通讯”的编辑。我是家长协会的一个母亲。

我当时想,“哇!一夜之间我们就失去人性了。”我很生气,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你不能一方面推动多元化,另一方面用这样缺失人性的办法对待这么一大群人。所以当时我就站出来去反驳他们。

学校改变录取学生方法 说根据种族标准

杨杰凯:您说当时辞掉了PTSA通讯编辑,以此抗议,但您并没有就此止步。

阿斯拉·诺曼尼:是的,发生的这个事在美国各地学区都正在发生着。我是PTSA通讯的编辑。我当记者已经30年了,现在我在孩子的学校做义工,确保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举行PTSA会议,学校什么时候举行各种活动比如说奖学金竞赛、艺术比赛谁赢了,这些对孩子们都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我当年在高中读书时,在一个编辑竞赛里我赢了一个奖,得到了30元奖金,从此我走上了当编辑的道路。这些东西对孩子们的生活很重要,对家长也是很重要,这是我之前做的一些贡献。

后来,我简直无法相信发生的事,我参与的这个通讯平台被校长和PTSA的主席当做了宣传平台,去推动他们要做的计划。他们要改变学校录取学生的方法,因为他们想让学校学生的人数构成比例和费尔法克斯县其它学校的人数比例一样,而这个评判标准不是根据性别平等标准,是根据种族标准来评判。他们说非裔和西裔这些少数族裔没有足够多的代表,而亚裔的人数太多了。

后来,他们还对我们的殖民地吉祥物进行了攻击,我们吉祥物的名字是托马斯·杰弗逊,现在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拿来攻击。

要为在美国寻找美国梦而奋斗

阿斯拉·诺曼尼:很多人都知道巴里·维斯(Bari Weiss)在《纽约时报》辞职以抗议他们的偏见的故事。好吧,我辞去了名为“TJ本周情况”(This Week at TJ)的 PTSA通讯编辑的工作。

但后来我和纽约市的一些家长交谈,有一位名叫简国(Chien Kwok,音译)的好爸爸,他是华裔美国人。他和我们所有人一样,一直在为美国寻找美国梦而奋斗。简告诉我,“你一定要留下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家长去影响教育政策。”所以今年,我继续在我儿子的学校担任 PTSA 的通讯秘书。

每一次他们投票的时候,结果都是六比一,而我就是那个唯一投反对票的人。对抗我们的校长,对抗其他自鸣得意的家长,因为他们不想冒风险来挑战这种对学校教育系统的颠覆。

这没关系,我知道我发出的声音代表成千上万人的心声,他们对美国教育今天的这个情况不满意。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8/1602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