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央抢地方?习集权釜底抽薪 搬石头砸脚?中共对美法律战!对美5月贸易顺差大跌三成

重磅:跨国公司正撤离香港;亚马逊漏网,全球企业最低税率没网住大鱼;芯片荒延烧,京沪出现“缺车潮”

由于忧心香港未来能否继续成为在中国及周边地区营商的最佳据点,一些跨国公司正在迁往别处。作为全球具有重要地位的商业城市,香港的前景愈发飘忽不定。

习近平集权釜底抽薪,地方政府不服不行!日前,北京宣布要把地方财政的土地出让金的征收权交给中央,那么对地方财政、对房地产市场、对房产税的征收,又有哪些冲击和影响呢?请听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的点评。

中美对抗从贸易,科技,金融,军事再到地缘政治,可以说无所不在。现在中共正在制定反外国制裁法,中美开始进入法律战。对于中共此举的前景,让我们来听听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的点评。

5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大跌了约三成。

全球企业最低税率没网住大鱼。亚马逊溜掉了?

芯片荒持续蔓延!北京、上海出现“缺车潮”,有些车型甚至已经售罄。

重磅:各大跨国公司考虑撤离香港

由于忧心香港未来能否继续成为在中国及周边地区营商的最佳据点,一些跨国公司正迁往别处。作为全球具有重要地位的商业城市,香港的前景愈发飘忽不定。

香港欧洲商务协会主席Frederik Gollob表示,将总部设在香港以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眼下,企业头一次围绕这样一个问题展开讨论:我们需要留在香港吗?

上个月发布的对香港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成员的调查报告显示,325家受访企业中有42%表示正在考虑或计划撤离香港,理由是对中国新实施的港区国安法感到不安,对香港的未来持悲观看法。

政府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已有数十家跨国公司将地区总部或办事处从香港迁出。戴德梁行(Cushman& Wakefield)汇编的数据显示,公司的迁出造成了香港15年来最高的商业地产空置率,超过80%的空置空间源于跨国公司撤离。总体看,2020年离开香港的人员(包括外籍人士和香港本地人)数量比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多。

旗下拥有Timberland、North Face和其他品牌的VF Corp.在今年1月表示,将关闭已在香港运营25年、目前拥有约900名员工的香港办事处。日本电子游戏开发商索尼互动娱乐公司(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已将区域高管团队迁移到新加坡。欧洲奢侈品公司LVMH表示,将把轩尼诗(Moet Hennessy)酒业部门一些驻香港的员工安置到其他地方。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L'Oreal)也表示,将把一些员工从香港总部迁出。

香港曾经把自己定位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现在,对于一些企业来说,香港的全球化程度已不足以担当地区总部的责任。而对于其他专注于在中国做生意的企业来说,香港与大陆经济的关联也没有上海那般紧密。

总部位于丹佛的VF正将负责中国销售和营销的香港岗位迁至上海,因为上海距离对该公司业务至关重要的商店和在线零售巨头更近。负责管理该地区制造商和供应商网络的员工将迁往新加坡。

Asian Tigers Hong Kong为跨国企业高管提供搬迁服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ob Chipman说,从该公司的业务量来看,自2019年以来,跨国企业高管迁入香港的搬家活动锐减了50%,撤离香港的搬迁活动则增加了30%。Rob Chipman是一名美国人,在20世纪80年代搬到了香港。

Sandra Boch是澳大利亚人,她有两个孩子,15年前她搬到香港,创办了一家特种面料和文具公司。今年1月份,她离开了香港。她说,虽然2019年的社会动荡搅乱了她的生意,但最终让她再也待不下去的是2020年实施的《国安法》。她带上自己的生意,搬去了新加坡。

英国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为香港回归前持有英国护照的香港人打开了永久移民英国的大门,并且估计未来五年可能会有超过30万香港人移民英国,约占香港总人口的4%。

据可获得的最新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6月3日的12个月内,中国大陆企业在香港新开设了63家地区总部和办事处,同比增长12%。政府数据显示,同期美国公司在香港关闭了45个总部和办事处,占总数的6%。美国公司是香港最大的外企群体。

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大型银行虽然对继续在香港开展业务持乐观态度,但正在悄悄准备紧急预案,以确定如果无法访问香港基础设施、不得不在另一个城市运营该如何行事。

中央“抢劫”地方?北京收缴各地国有土地出让金

中共财政部等4部门日前宣布,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收入等4项地方政府的非税收入,将全部改由国家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据中共国家税务总局周一(7日)发布的消息,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和央行日前联合印发通知,明确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等4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要求各地方政府“平稳有序推进划转工作”。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中共当局要求各地政府把卖地的收入划归国家税务部门征收,目的是加强中央对地方财政的控制。

中共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地方政府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总计高达84142亿元。

江苏南京一位熟悉房地产交易的商人周女士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中央收回地方政府土地出让等四项非税收入表明,地方政府将失去重要的一笔收入来源:

“地方财政是没有自主权了,这是毋庸置疑的。都说土地收入作为地方财政的小金库,地方财政历年赚钱的模式是投资、返回到官员自己的口袋里。比如地方政府投资一个产业园区,投资人比如是一个开发商,他肯定要按比例返还给地方政府一笔钱。”

周女士说,开发商作为投资人往往和地方政府官员达成所谓按投资比例返回的现金:

“如果现在划归税务局收款,归到中央的话,地方官员赚钱会受到影响。习近平上任后,其思路很清楚,他本来就想把地方财政收入收回去。”

北京异议人士季风认为,地方政府一旦失去土地财政的支配权,就会想其他方法获取经济利益。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

“地方政府的权力只会越来越小,矿山出让金也缴税务局,非税收事项都要收归国有。地方政府卖地钱上缴,以后只能进行所谓旧城改造,强拆房屋就会越来越多。”

学者张先生认为,北京高层除了加快大型民营企业家国有化部分,有迹象表明当局对地方政府的权力也在收紧。

路透社6月6日引述分析表示,北京把地方土地出让金划转税务部门,冲击最大的可能是城投公司(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可能出现资金问题。此前,城投债已经出现违约危机,城投公司资金问题恐导致投资者遭受损失。

中国著名财经分析人士“凭栏欲言”6月7日撰文表示,卖地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税,这或喻示,地方和中央博弈加剧。

土地收入划拨税务部分征收,等于对地方政府财政釜底抽薪,一些地方政府或有债务可能无法被掩盖,加速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暴露,进而导致债务风险扩散。此外,地方财政缺口客观存在,如果卖地热情减退,从其他渠道开源增收马上就会摆上台面。这或会大大加速房地产税的推进,从而彻底改变房价预期。

凭栏分析说,当问题已经形成的时候,要么付出代价(继续积累风险)将问题推后,要么问题暴露。考虑多重反馈,地方债务风险和房价泡沫问题将加速暴露,更何况是釜底抽薪。

凭栏总结说,房地产灰犀牛已经现身。

此次当局收缴土地出让金,来源于北京2018年7月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方案要求确定非税收入划转到税务部门的范围,并分批划转。从2019年以来,当局先后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利建设基金、地方水库移民扶持基金、排污权出让收入等划转至税务部门征收。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这项政策的出台,表明中央和地方在争夺财权,有钱才能办事。以前“小金库”的钱,地方政府怎么征收,征收多少,怎么花,中央管不了,说白了就是地方可以自行其事,不听中央的。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钱进了中央的账户,收多少、怎么花、、花多少,都是中央说了算。地方不听中央的就拿不到钱。实际上就是习近平当局加强中央集权的又一举措,和国进民退、宰杀民企性质是一样的。

中国制定反外国制裁法,中美进入法律战

国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7日听取了《反外国制裁法》二次审议稿的报告。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以“长臂管辖”为由制裁中国企业和个人;同时,欧盟也以新疆维吾尔族人权问题为由,对中国官员进行制裁。中国制定《反外国制裁法》意味着中美战略竞争进入“法律战”。

目前,美国参议院正在推动《战略竞争法》(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其中的内容包括为受迫害的香港人提供庇护。

芯片荒加剧北京、上海出现“缺车潮”

据第一财经报导,6月6日,北京一家奔驰4S店销售经理透露,目前由于芯片问题,现在车源比较紧张,像奔驰E级和GLC基本没有现货,提车的话,这两款车型要等两三个月左右。

华东地区一家宝马品牌4S店总经理告诉第一财经,该公司车源最为紧缺的是3系和5系,订货周期都为两个月以上,由于缺车,该公司流失了不少订单。

美系车公司的供货问题更加严峻。上海一家别克经销商告诉记者,自4月份起厂家减少了发车数量,包括君威、GL8、昂科威等,如果厂家不增加发车量,两个月后该店将面临无车可卖的局面。

日系汽车品牌中,本田是重灾区。据悉,因为芯片短缺,本田在华两家合资公司已经于6月1日起提前放高温假,一直到6月9日。

奥德思研究近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则显示,国内大部分高端及新能源汽车厂家均面临停产风险,4S店热销车型基本告罄。

亚马逊溜掉了?全球企业最低税率没网住大鱼

七国集团(G7)的财长周日在伦敦同意具里程碑意义的税务协议,旨在使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和脸书(Google)等大科技巨擘缴纳更多税款。

协议适用于“利润率超过10%的最大最会赚钱的跨国企业”,这有可能将全球电商巨擘亚马逊(Amazon)排除在外。

亚马逊市值高达1.6兆美元,2020年销售额为3860亿美元,但它在卢森堡的一家子公司,2020年有来自欧洲各地440亿欧元的销售收入,却一毛公司税也没缴。亚马逊2020年的利润率才6.3%。

谢菲尔德大学会计学客座教授Richard Murphy认为,10%的利润率门槛“不妥当”,因为不同公司有不同的商业模式,而且各国现行申报利润率的方法,“很容易钻漏洞”,除非能正确掌握细节,否则课税的期待会落空。

消息人士说,除非有严格规范,否则一些企业可能调整营运,用亏损单位抵消利润,确保利润率维持在10%的门槛以下。

中国5月贸易顺差大跌约三成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5月进出口数据,中国贸易顺差大跌约三成,各项数据都低于市场预期。

中国5月贸易顺差为2960亿元,同比减少32.1%。进出口总值为3.14万亿元,同比增长26.9%,环比下降0.4%;出口为1.72万亿元,同比增长18.1%,环比增长0.2%。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8/1603396.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