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濠仲:美国疫苗“神速计划”也是一路被唱衰到开打

作者:
疫苗问题从来不只是科学问题,当然也有政治因素,尤其迫在眉睫当下,美国不就是以政治手段逼出了科学成效。而终归一句,回顾美国过去一年,“科学”原来也只是人类大千世界的一个小框框,人性的复杂面,往往会让坏的事情更坏,当然,也有幸让好的事情更好。

迫在眉睫当下,美国不就是以政治手段逼出了疫苗科学成效。(汤森路透)

去年五月,美国CDC预测美国新冠肺炎死亡数将超过10万人,同一时间,当时美国官方宣布了所谓的“神速计划”(Operation Warp Speed),也就是以政府全权管控方式,透过大规模推出疫苗,做为应对这次病毒风暴的终极手段。现在大家熟知的莫德纳疫苗,就是在那个时候得到这项计划挹注25亿美金,才得以大量购买疫苗原料和新增厂房并扩编员工,终究赶在去年底得到美国FDA授权使用。

“神速计划”之所以称作“神速”,很清楚正是因为这次疫情来得又急又猛,去年五月美国疫情严重失控,防堵、隔离杯水车薪,当然无法采用传统疫苗研发时程,那绝对赶不及病毒的破坏性。

疫苗从研发到选定为有效疫苗,常态约一到两年,记忆犹新,2014到2016年间,当埃博拉病毒再次爆发并传至非洲之外的欧美等国时,在北美十个国家分别展开三期疫苗临床测试下,也是直到2019年底,一支名为Ervebo的疫苗才正式得到美国FDA批准上市。“神速计划”的目标则是2020年5月启动,2020年12月就要提供至少2千万人施打,2021年4月提供全美民众接种,也难怪当时会有美国医疗保健公司SVB Leerink的研究员形容,要在12到18个月制造出疫苗,就像“第一次射飞镖就正中24英尺远的靶心”一样,意指“神速计划”的时间表恐怕有点不切实际。

无论如何,包括莫德纳、辉瑞、娇生等公司都已如火如荼展开行动。只是,姑且不论传统反疫苗派立场,去年9月,当世界卫生组织针对各国即将大规模施打疫苗,先行拟定COVID-19疫苗接种顺序的建议时,根据美国广播公司公布的民调,却显示有高达七成的美国人对政府能否确保新冠疫苗安全有效不具信心,其中有五成美国人则是直接表示对疫苗制造公司不信任。当中原因自然和眼前疫苗无论任何品牌皆是“神速上场”有关。

直到12月,包括辉瑞、莫德纳等疫苗即将获准上市前夕,根据当时美国哈里斯民调机构(Harris Poll)的调查,对疫苗有疑虑的民众竟又冲到八成,且至少两成民众表明不想接种。到了2020年1月,同样有前线医护人员以“临床实验不够全面”为由拒打疫苗。(其中洛杉矶一家圣十字医疗中心“Providence Holy Cross Medical Center”就有近20%的医护拒打)

再者,尽管是神速上场,疫苗公司也必须负责任地对外说明注射后可能的副作用,这也是普遍民众难得这么认真研究各类疫苗副作用的一次,短时间多数人对副作用的聚焦,结果却变成好像每支疫苗都有问题。于是,基于为数不少美国人“我没得病,为什么要去打疫苗让自己不舒服”的特性,当大家愈是研究副作用,就愈是对疫苗产生怀疑,愈怀疑也就愈拒绝接种。到今年1月中旬,仍有63%的美国人因为不想忍受疫苗的副作用而不打那一针。

那段时间,不同民调几乎都呈现了同一现象。1月中,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全美有四成民众不愿意注射疫苗;美国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报告,则是全美有多近三成医护对是否接种疫苗犹豫不决,连纽约消防员也有55%表示不会接种。

美国白宫首席医学顾问佛奇于是不断苦口婆心劝大家不要挑、有什么打什么(唯独不开放AZ,表面上是副作用,实则国产辉瑞、莫德纳等等都已上阵),才能真正让美国疫情赶快降温,结果有四成民众表示:除非佛奇先打我就去打。(佛奇当然是打给大家看了)。直到拜登上台,再祭出多项利诱措施,才慢慢把疫苗施打速度拉了上来,“神速计划”果然“神速”,但以美国国力,施打效率只能说差强人意,连现在想要达成7月群体免疫(70%成人至少注射第一剂)都要再加油。

不过,自5月31日全美疫情重灾区纽约首度出现“单日零死亡”(去年同期,纽约市单日死亡曾超过800人),阳性率且降至0.83%新低,便反映出疫苗施打最普及的纽约,疫情确实得到显著降温。于是,这又回到一个针对大半年前反应的后见之明,如果“神速计划”下的国产疫苗过程中没有遇到太多心态上的阻力,是否能大幅缩短美国(纽约)整体复苏时间?

另一个问题是,过去几年美国流感肆虐,但很多美国人要不认为自己身体强健,不必外力介入(疫苗)帮忙,要不对副作用感到麻烦,对流感疫苗爱打不打,导致很多疫苗过期无用,徒增制造商损失,直到流感殃及儿童还造成死亡案例,接种率才渐有起色,而这正是“开发疫苗”长期被生技产业认为是低报酬投资的原因(爱吃药比愿意捱一针的多太多),因此,既然长期低报酬,过去又何需积极研发?但这回救急的“神速计划”,则说明了对付如此高传染力病毒的疫苗,原来可那么“积极地”在短短半年内就研发成功,在公卫专家预言这绝对不是病毒袭卷全球最终回下,往后所谓疫苗科学步骤是否将有修正?紧急授权还会不会算是“紧急”?对疫苗副作用的容许程度会否也随着提升?还是说,以后有必要,疫苗也可以如今天这样边打边观察,再去修正防护力?

以美国为例,疫苗问题从来不只是科学问题,当然也有政治因素,尤其迫在眉睫当下,美国不就是以政治手段逼出了科学成效。而终归一句,回顾美国过去一年,“科学”原来也只是人类大千世界的一个小框框,人性的复杂面,往往会让坏的事情更坏,当然,也有幸让好的事情更好。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9/160370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