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福奇 一个两面人的变色人生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作者:

今天让熊叔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小人的故事。

世界上不乏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专业人士,但那些只在本专业学科登峰造极的也算不什么。

像达·芬奇那样,既是千年出一个的文艺青年,又是发明了滑翔伞等众多玩意的发明家的角色便少只有少了。

然而,这样不世出的天才在我们身边还是会存在的,有这样一位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受家庭影响,学习绘画,大学拿到艺术学位。

但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不该拿画笔,而应该拿手术刀,转头他又考上了康奈尔大学的医学院,只用了4年时间就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

一切就像吃片蛋糕那么容易,接下来,他从事艾滋、非典、猪流感、埃博拉等病毒的研究,逐渐成为了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流行病专家。

他就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总统首席医学顾问、世界最权威的传染病专家之一安东尼·福奇。

01

学霸中的学霸,牛人之上的牛人

一个真正的学霸,不在于他能拿多高的学历,上得了什么牛校,每年都有许许多多的人能上常春藤名校,也有无数的人硕士博士连中三元,这算不了什么。

重要的是,你能否轻松应付最复杂的学问,或者凿穿文理,学贯东西,这样的学霸才值得敬仰。

就如福奇那样,在他的人生中从来就没有困难模式。

福奇是意大利后裔,19世纪后期,他家祖父母移民到了美国,和许多第一代移民一样,老福奇努力打工,培养下一代,希望能够让后代阶层跃迁。

结果他们的奋斗得到了很好的回报,福奇二代,也就是福奇的爸爸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个药剂师,并且在布鲁克林开设了自家的药房,一举晋身中产。

福奇的外祖父阿拜斯有点名气,他是一位瑞士的艺术家,以风景画和肖像画、意大利的杂志插图以及商业标签的平面设计而闻名。

1940年的平安夜福奇家的第三代安东尼·福奇出生了,这一天云淡风轻,美国还要一年才卷入大战,而欧洲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这样的家庭,到了福奇这一代,让他有了非常不错的起点,老天还偏偏特别眷顾他,让他无论搞什么都能很轻易成功。

福奇(4号)——高中篮球队的队长

比如在体育方面,只有1米7身高的福奇在高中是非常出色的组织后卫,并且是学校的篮球队长。

因为受到了外公的影响,福奇从小喜欢舞文弄墨,大学考上了圣十字学院,学习艺术,本科之前的福奇怎么看都不会和科学发生关系,成为艺术家也是不错的未来。

但大学毕业后,福奇突然对画笔失去了兴趣,他转念一想,“我喜欢科学,我喜欢发现,我喜欢科学的挑战。”

既然家里是开药房的,不如自己去做医生吧,以后执业了和家里的药房打通,还能实现生意上的闭环。

聪明的人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入了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在美国各种学科里,医学院是难中之难,王冠上的明珠,医科是连鲁迅都啃不下来的硬骨头。

但对于福奇来说就如吃一块蛋糕那么容易,只过了四年,这位前艺术家、篮球队队长就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从医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

1968年完成医学实习后,福奇加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这是他应征入伍的主要工作,当时美国正处于越南战争中,福奇也在实验室里为国尽了一把力。

1971年,福奇通过了内科、传染病和免疫方面的临床考试,成为了可以执业的医生。不过他没有进入医院当医生,而是继续在公共医疗机构做研究。

福奇还先后担任过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福奇的研究方向是流行病,什么结节性多动脉炎、肉芽肿性多血管炎、淋巴瘤样肉芽肿病。这些名字听都没听说过,说明大多都是疑难杂症,但这些研究对很多老人是福音。

比如前两者主要是对应风湿病,他提出的治疗方法被美国风湿病协会列为解决患者通过的重要进步。

1981年,对于福奇来说是事业飞黄腾达的重要年份,这一年的夏天,美国医疗机构发现了第一批获得性免疫缺陷症(AIDS)的患者。

福奇在审视过这种被称为“世纪之癌”的疾病后,异常激动地对同事说,他相信这种新疾病有可能爆发成全球性的灾难,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学术上“判断失误”,此处先按下不表。

他决定将实验室的重点转移到艾滋病上,主要研究方向是描绘艾滋病毒发病机制模型研究,这为他带来了很高的江湖地位。

福奇和他的小组发现了HIV感染者中CD4+ T细胞的标志性功能缺陷,1988年他的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从此以后,他发表多篇论文,并且成为了该领域的权威人士。

从1983年到2002年的20年间,福奇的论文被大量地引用,他是所有学科2.5到300万作者中被引用次数派第13位;从1996年到2006年,他是世界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研究人员中排第十名。

自1978年以来,福奇担任了33个客座教授,被授予490个主要命名讲师,并获得31个荣誉学位和124个奖项和荣誉,他还曾在41个学术编辑委员会任职

从1984年开始,他成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主任,他至今仍然担任该职位。

福奇历来以职业专家的形象示人,里根总统时代就成为了白宫的医学顾问,从里根、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川普直到拜登,堪称七朝老臣。

2008年,小布什总统授予福奇总统自由勋章

如今他已经是总统的首席医学顾问,在艾滋病、猪流感、埃博拉病毒、新冠疫情等大流行病中,福奇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福奇来自于一个天主教家庭,他7岁吃圣餐,12岁受洗,本应是虔诚的基督徒,但他很早就没有了信仰。他说自己是一个人文主义者,他说对于那些不幸的有组织的宗教,更倾向于远离它。

这种人文主义构成了福奇人生中重要的价值观取向,就如他自己说的:“我相信人类的善良。”

但是,一个有抱负的专业人士,最怕就是膨胀,当福奇再度面对新冠疫情的时候,他将会给全世界表演一副“砖家”的经典嘴脸。

02

虚伪里藏着猥琐,猥琐里孕育着阴毒

如果是熊叔的老读者,一般都知道我的好恶,老熊平生最恨虚情假意、翻云覆雨、言行不一、两面三刀之徒,比如那些最爱说一套做一套的政客。

但所有小人跟这位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骗子骗你,你通常损失钱财;如果朋友对你两面三刀,你最多是感情上受不了;而个体对个体而言,受伤害的范围也不会太大。

但是,福奇却不同,他拥有超出常人的智力,获得了别人无法企及的学历和专业水平,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还有着影响苍生的影响力。

越是这样的人越有操纵他人的能力,福奇的专业人设却在他某种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中,跌碎了一地。

专家最大的问题是在专业领域里利用与他人的信息差,哗众取宠,颠倒黑白。纵然如福奇也不能例外。

早在2009年猪流感流行季节,福奇就对公众进行了极其夸张的恐吓。他预测,导致猪流感的H1N1病毒可能感染多达1/3的美国人,超过普通季节性流感的人数。

但事实上这是对疫情极大的夸张,美国传染病学会估计美国总死亡人数在12000余人,根据模型估计只有100万人感染了这种流感,病死率只有0.01%。

福奇对猪流感的判断已经失误过一次。

世卫组织的顶级专家福田敬二在2010年4月表示,宣布H1N1病毒大流行让人们产生了混淆,事实证明,这种新病毒并不像人们担心的那样致命。

也许是吸取了这一次失败预测的教训,到了去年新冠疫情开始的时候,福奇又180度大转弯,在最初的时候,对此次疫情采取了相对轻视的态度。

去年1月下旬,川普成立了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福奇成为了这个小组的专家代表。但1月21日时,他对公众说:“这对美国人民来说不是主要威胁,这不是美国公民现在应该担心的事情。”

1月26日接受电台采访时,福奇再次保证COVID-19不会对美国人构成严重威胁。

在对待戴口罩的问题上,福奇也是非常不以为然,在去年2月份一封电子邮件中,福奇写道:“口罩实际上是为感染者提供的,以防止他们将感染传播给未感染的人,而不是保护未感染的人免受感染。

他补充说,“你在药店买的典型口罩,并不能真正将病毒拒之门外,因为颗粒会穿过材料,但如果有人咳嗽或打喷嚏,它可能提供一些轻微的好处……。”

我不建议你戴口罩,特别是因为你要去一个风险很低的地方。”他写信给一个问他戴口罩的人。

在戴口罩问题上,福奇可以说进退失据。

2月29日,他还在采访中表示:“此时此刻,没有必要改变你每天正在做的任何事情。“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川普根据专家做出的类似判断也有些犹豫不决,虽然他在一月中断了中美航班,但在随后应对疫情的政策上,并没有采取比较紧张的态度。

人们还发现,在控制疫情的措施上,福奇也是非常有“弹性”的,比如他在去年3月5日,建议取消宗教活动。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熊飞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185.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