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陈彩娴:复旦大学数学系教师杀人案 “非升即走”的长聘教轨制是根源?

作者:

作者|陈彩娴

前日,@民警直通车-上海文保在微博上通报了一则消息:上海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犯罪嫌疑人为该校教师姜某,被害人王某系姜某的同事,在这起事件中当场死亡。

据高德地图及各网友验证,上海杨浦区邯郸路上只有一所大学,就是复旦大学。目前,姜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这个事件被放到知乎上,吸引了1500+条回答。

网友爆料,死者王某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疑因王某宣布凶手姜某科研任务不达标被解聘的消息,姜某怀恨在心,伺机行凶。

当笔者访问复旦大学数学科学院的官网进行核查时,官网页面显示如下:

据募格学术报道,这并不是第一起因工作冲突而发生的高校凶杀。在2020年7月,云南昭通学院物理与资讯工程学院主持行政工作的副院长吴某兰便因职称评定一事被该院副教授付某柏杀害。

如何避免高校凶杀案?背后的真相如何?

1

施害者姜某何人?

据知友@Kevin介绍与Google搜寻,姜某的全名为姜文华,200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专业,在校期间曾获得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也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2009年获得美国罗格斯特大学统计学博士学位,2009年至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他的研究兴趣包括: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多重假设检验。

2012年,姜文华回国在苏州大学任副教授,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负责人,项目名称为:高维数据的非参数经验贝叶斯方法。

2017年调入复旦,2021年被解聘。案发的背景是:姜某当初参加了引进人才计划,约定六年为期考核科研任务,不达标就解聘,即近年国内常说的“非升即走”长聘教轨制。

2021年6月7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某代表学院宣布对其解聘的决定时,姜某将其割喉,当场死亡。

在学术系网站Mathgenealogy也可以查到姜文华毕业于美国罗格斯特大学、博士导师为Cun-Hui Zhang(张存惠)的资讯:

网页:https://www.mathgenealogy.org/id.php?id=157581

也有网友评论,姜某初中就读于上海市格致中学,家庭条件一般,但性格很好:

对于一些人来说,“杀人”似乎与姜某挂不上钩。

2

凶杀缘由是什么?

根据一则油管视频,姜某称,他在工作中“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

图注:王某

根据新闻报道,复旦大学将其解聘,是因为“科研不达标”。

但是,知乎网友@VVValar总结,姜某在数学领域的研究成果不少,除了和博士导师合作的几篇文章外,所有论文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写的。

根据Google Scholar的统计,他的文章引用数为893。

其中,AoS是统计学顶级期刊,姜某能发表一篇AoS,其科研实力可见一斑,为何会被评为“科研不达标”呢?断定个人科研成果达标与否的标准是什么?这显然没有列入调查的范围。

有网友议论:“非升即走”的长聘教轨机制(Tenure Track)是根源。

Tenure Track制度起源于19世纪末,最初在美国高校推行,其创立初衷是保护学术自由、促进科研创新。

简单来说,只要青年教师凭借过硬的科研能力通过试用期、获得终身教职资格后,饭碗就有保障。换句话说,其可以自由地开展自己的科研工作,即使想法再离经叛道,也有继续进行科研的条件。

但在中国,“非升即走”这种仿效“Tenure Track”的机制在早期运作中暴露出了一系列的问题,甚至有网帖传出某大学同一批119名青年教师最终只有4人通过评审入编,淘汰率高达97%的消息,尽管该校人事部负责人在采访中指出该消息与真实资讯不符,“非升即走”已经在一些刚毕业的博士生群体中留下了“变着花样打压年轻人和认真做学问的人”的印象。

这恐怕也正是事件爆发后,诸多讨论对姜某最终走到这一步“一声叹息”的原因。

根据知乎网友@Yuhang Liu的回答,她曾与姜某面试过同一所大学的教职。当时姜某向她透露,他是没有通过复旦大学的考核,只能与刚毕业的博士生/博士后一起竞争新的教职。

也有网友评价,对于姜某这样10年前在手握AoS、但选择回国发展的青年人才,如果没有妥善对待,给予公平公开的评价,“是对民族的不负责任”。

尽管关于这一案件网上舆情一边倒,AI科技评论也注意到另一种观点:姜某在被苏州大学解聘后,却能被比苏州大学学科排名更高的复旦数院聘用为老师,这本身就是出于姜某是复旦自己的学生的一种爱护,但姜某却认为自己工作中“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这恐怕更多是自己的原因。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但是,无论如何,姜某这种偏激行为是不可取的。通过这一事件,我们希望关注的,更多还是在国内现行“内卷成风”的人才选拔机制下,每一个环节“稍微卷上一点点”,最终可能导致的系统性灾难,以及后续如何改善上:

对比国外的Tenure Track,中国的“非升即走”淘汰率确实偏高;

“非升即走”缺乏明确的可衡量指标,“winner take all”的机制容易造成“养蛊”的直观观感;

在国内职场“35岁现象”盛行的大环境下,将像数学这样基础学科的大龄研究者推向市场而没有给予更多选择的机会,更容易造成心理上的落差;

对比张益唐,张曾经长期做过快餐店收银员等工作维持生活,但最终还是在校友帮助下在大学找到临时工性质的讲师工作;

对于大多数选择了科研道路的人来说,他们实际上对物质需求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却仍然要在一刀切的“非升即走”机制中挣扎,在被剥夺尊严的环境中求生存。

有一句话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在一所顶尖高校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这一套人才选拔机制是否合理、如何进一步改善,恐怕才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反思的地方。

1、https://mp.weixin.qq.com/s/pQaPJ9-XWfjjN6A9q-pnBQ

2、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AI科技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194.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