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终于露相了 病毒学家们联合策划的骗局

—联合策划的骗局

作者:
达扎克这样的人物和“生态健康联盟”这样的机构,接受大量的政府资金,通常将这些资金打包成分批赠款,分给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和研究机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一大群病毒学家在达扎克的口袋里。他们为了经济上的既得利益听其命而行事。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COVID-19起源的小组成员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

这话现在可以公开说了:试图说服甚至迫使世界接受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自然产生于武汉肉类市的大规模公众运动是一个骗局。

惨痛的细节载于《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的一份重磅调查报告中。仅此一文就令人吃惊。《名利场》是一本流行文化杂志,并不以此类严肃调查而闻名。然而凯瑟琳‧伊班(Katherine Eban)的文章有着深入彻底研究,有多个署名的证据来源,并具有侦探故事的风格。

首先需要问的是:我们是如何得到科学和媒体的共识,以为SARS-CoV2最初来自武汉肉类市场?答案是由著名的科学出版物《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的一封由著名病毒学家签名的联名信。这封信驳斥了认为SARS-CoV2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的理论,称其为“阴谋论”,并宣称此理论遭到了科学界的断然拒绝。

《柳叶刀》的声明显然认为他们必须“相信科学”,并说服世界各地的媒体辱骂像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共和党籍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这样的政治家,因为他们要求对COVID-19的来源进行调查。科顿几乎被公认为是个“怪人”,因为他提出,“被揭穿了的”“名声狼藉的”阴谋论是可能的。

对于被视为共享此类“错误信息”的用户,数字媒体立即实施了严格的限制、禁止、暗中禁播(Shadowban,注:指系统在用户不察觉的情况下隐藏或封闭其账户)和“去平台化”( deplatform)政策。根据所谓的事实核查员的建议,脸书(Facebook)删除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条帖子,这些帖子被认为传达了SARS-CoV2可能从实验室泄露出去的错误说法。

但《名利场》揭露了《柳叶刀》声明如何出台的幕后机制。

根据《名利场》的调查,《柳叶刀》的声明是由一位名叫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的动物学家组织的。他本人参与了美国政府资助的、旨在在实验室中制造致命病毒的研究。

达扎克曾与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密切合作。达扎克的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与中国武汉实验室直接合作研究冠状病毒,并可能使冠状病毒更具传染性和杀伤力。

这种“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的表面目的是研究病毒,更好地了解病毒,并开发更好地治疗自然产生的流行病的方法。当然,这种研究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病毒可以因意外或疏忽被泄露,并导致相应的流行病。而且这种研究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因为致命的病毒也可以成为强大的生物战武器。

当达扎克得知一种病毒正在造成全球浩劫时,他迅速行动起来,召集一群病毒学家在没有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的情况下宣布COVID-19具有自然来源。为什么著名科学家会同意签署一封信,对没有有效科学证据东西采取如此立场,这似乎令人费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言以蔽之,答案就是:钱。

达扎克这样的人物和“生态健康联盟”这样的机构,接受大量的政府资金,通常将这些资金打包成分批赠款,分给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和研究机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一大群病毒学家在达扎克的口袋里。他们为了经济上的既得利益听其命而行事。而且由于利害关系,他们和达扎克一样,也需要掩盖他们的研究工作可能导致了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和无数毁灭的全球大流行。

达扎克不仅组织了《柳叶刀》的声明,而且根据《名利场》的报导,他“刻意掩盖自己在其中的角色,并制造科学上无辜的印象”。在一封发给巴里克的电子邮件中,达扎克说,“你不需要签署‘声明’”。达扎克解释说,他和巴里奇都不应该在声明上签字,“这样就能使它与我们有距离,因此不会适得其反”。

达扎克补充说,“然后,我们将声明以一种与我们的合作无关的方式推出,以便其最大限度地独立化。”巴里克同意了,他回答道,“如果不这样的话,声明看起来就像是为我们自己利益服务的,这样我们就失去了影响力。”

最后,巴里克没有签名,而达扎克签了。据《名利场》报导,在签署声明的其他人中,至少有6人或在“生态健康联盟”工作,或从该联盟获得资金。

我们有一群科学家积极参与制造潜在的致命病毒,并可能参与与武汉实验室的危险合作,而这种合作可能导致了数百万人死亡。他们齐心协力,在公众中制造科学共识的虚假印象,而他们非常清楚这种共识并不存在。

不仅媒体和数字媒体与其共舞,拜登政府也以科学共识——《柳叶刀》所帮助制造的虚假共识——为借口,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国务院调查。这个调查始于川普时代后期,由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川普时代国务卿)领导,旨在探究COVID-19的真正起源。美国政府机构和官僚们积极推动停止调查,因为他们不想透露自己在赞助和补贴高度危险的“功能增益”研究方面所起的作用。

那些急切想掩盖自己在这场21世纪大流行病中所起作用的科学家、记者、数字媒体大亨和美国政府官员共同推动了COVID-19欺骗行为。而这种行为的后果是深远的。COVID-19自然产生于肉类市场的巨大谎言阻碍了对所发生的事情的真正调查。现在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了。不知道真相则意味着防止未来的流行病变得更加困难。

作者简介:

迪内什‧德苏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电影制作人和迪内什‧德苏扎播客主持人。

原文“An Orchestrated Hoax”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223.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