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周晓辉:邓小平担忧中共倒台 南巡警告江泽民

作者:
由苏联反观中共,邓的结论是毛和自己一样,也是凡夫俗子,并道出如此观点:“对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谁能说清楚?对资本主义又有谁能说清楚?反正,我是不懂,我说不清楚。明明说不清楚,偏要去天天争论?我看,发展才是硬道理。不争论,要作为一条原则。”邓小平的坦言,实际上折射的是其对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怀疑,因此,在注重现实的他看来,只有发展,或许中共才能避免同样的厄运。

江泽民上台后倒行逆施,反对改革,邓小平被迫南巡,并在南巡中直接点名江泽民,对其下“最后通牒”

不了解中共1989年“六四”镇压学生残酷罪行的国人,大概并不明白1992年2月邓小平南巡事件为何在中共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中占据了一集。洗脑片第五十四集《东方风来满眼春》开篇即渲染香港和世界的舆论关注邓小平的这次南下视察,因为不仅仅是其身份使然,还在于其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谈话。

按照洗脑片的说法,邓南巡的背景是由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实践陷入低潮,国内有人对社会主义前途缺乏信心,对改革开放产生怀疑,提出姓“社”还是姓“资”的疑问,中国究竟向何处去?邓在途经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南巡的讲话,就是要回答这些疑问。

洗脑片中提及了邓南巡中的几个重要说法:“中国只要不搞社会主义,不搞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不逐步地改善人民的生活,走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

且不说邓小平的说法迄今已经证明中国搞社会主义已然彻底失败,单说当时邓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推行市场经济,推动了中共的对外开放,再一次延续了中共的执政寿命。洗脑片因此赞道:“在关键时刻,邓小平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它引领中国改革开放迎来又一个明媚的春天。”

的确,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后,长江沿岸的5个城市陆续对外开放。此后,其他17个内陆省会城市及一些内陆边境城市也相继对外开放。1997年,邓思想被写入党章。

不过,洗脑片中还是隐瞒了许多历史真相,包括中共因镇压学生被西方国家制裁,经济一落千丈,邓小平南巡讲话中透露的对江泽民的不满以及邓内心的担忧等。

1989年“六四”流血事件震惊了整个中国,震惊了整个世界。西方多国迅速予以谴责和制裁,如美国宣布暂停向中国出售武器、暂停两国军事互访、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延期逗留申请、通过红十字会向中国伤者提供医疗援助、并检讨双边关系的其它事宜邓。海外对中国的投资也开始减少,中国刚刚发展起来的经济遭到重创。

而借“六四”爬上中共总书记位置的江泽民,并不理解邓小平认为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从经济入手与美国抗衡,已经迫在眉睫的想法,反而觉得越开放老百姓越难控制,因此低估了邓小平的政治能量的江喊出了与邓小平顶着干的“让私营企业家和个体户倾家荡产”的“名言”,并称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江的表现让邓十分后悔,因此在1991年将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提拔为国务院副总理,主管经济,甚至重新启用赵紫阳的人马。然而,东欧剧变和当年底苏联的解体严重冲击和打击了中共。江在中共建党70周年的讲话中,抛弃了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力鼓吹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加紧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控制,并将批判矛头指向了朱镕基以及朱的支持者邓小平。

鼠目寸光的江要继续往左转,实在是过时思维。其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是共产党政治上的高度控制、经济上的落后在现代社会走入了死胡同,反而把问题归咎到改革开放上。

江的所为激怒了邓小平,牢牢掌控军队的邓开始反击,南巡讲话就是在敲打警告江。

2016年7月19日,在大陆企业界颇有名气的《中外管理》杂志刊登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的讲话原版,这与之前公开发表且经过润色的其讲话不同的是,保留了邓的原汁原味的语气,而这语气中首先透露出的是对江泽民的不满。

原版讲话中披露道,在汉口火车站专列会见室中,“邓小平对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说,‘你拿出笔来记下我的话。我有几点意见请你转告北京’。”这里的北京指代的正是江泽民,而邓用“转告”一词既表明了自己的地位,也暗含警告江的意味。

邓小平要告诉江的几点意见是:一、“改革开放是主题、是主线,肯定两任胡耀邦、赵紫阳在经济工作上的成绩”。由此暗示江反对改革开放的政策是错误的。

二、“发展才是硬道理,成天去争论什么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有啥意思?你搞得清楚吗?……搞姓资姓社的争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不要再进行所谓的争论了!不争论!这要作为一条制度!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不能动摇,要管一百年,对,一百年不动摇。”由此进一步否定江实行的政策,警告其不要在那里空谈,要继续发展经济。

三、“经济发展要求有一定速度……能发展多快就搞多快,不要阻挡。目前的经济工作没有新意,没有进取心、创造性,多数人不懂经济。没进取心就是没有历史责任感!”由此批评江在经济工作方面的无能,警告其要放手,大力发展经济。

四、“这两年改革开放的话不硬了,旗帜不鲜明了!这不对,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国家需要改革开放,人民需要改革开放,谁不改革谁下台!对,不改革开放就下台!下台!”邓此语再次痛批江的极左思想,并底气十足的明确表态,如果江不改革开放就下台。

关广富带着这原汁原味的讲话去了北京,这让与邓小平针锋相对的江泽民十分恼怒,且怀恨在心,并因此对邓的南巡讲话迟迟不表态支持。

在此情况下,在邓小平的专列抵达深圳特区后,邓发表长篇讲话,公开向江发出最后通牒:“谁不改革谁下台。”同时,邓小平让杨尚昆、万里负责筹备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拟定包括总书记在内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单。

在江等人看到军队对邓小平的支持后,迫不得已接受了邓的开放政策,反对“资产阶级改革观”的声调开始降低。之后,由于赵紫阳拒绝就自己在“六四”中的态度认错,无法复出,邓虽不喜江,但最终没有将其撤换,而江在邓去世后,将中国进一步带入了深渊。

在南巡讲话中,邓小平之所以强力推动经济改革,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担心苏联垮台的场景在中国出现。讲话原版中通过邓与家人的对话,讲述了一个让他夜不能寐的故事:那就是苏联垮台时,叶尔钦宣布苏共在俄罗斯停止活动。叶一宣布,在苏共中央大厦前自动聚集起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当那些在中央委员会工作的人撤出大楼时,人们自动让开一条路,让这些人通过。但伴随着这些工作人员的是什么呢?老百姓们的口水和垃圾!

对于苏共这样的结局,邓小平相当感概:一个执政了七十年,号称有几千万党员的庞然大物,就这么一夜之间垮了!要知道,苏联的住房、工资、资源、生产力和社会发达程度,都比我们国家好得多呀!在六十年代中期,我们在和苏联吵架的时候,新上台的勃列日涅夫就宣称苏联已经建成了发达的社会主义,按他的描述,苏联距共产主义也仅有―步之遥了。而共产主义,也是我们这代人过去的终生追求呀!”

由苏联反观中共,邓的结论是毛和自己一样,也是凡夫俗子,并道出如此观点:“对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谁能说清楚?对资本主义又有谁能说清楚?反正,我是不懂,我说不清楚。明明说不清楚,偏要去天天争论?我看,发展才是硬道理。不争论,要作为一条原则。”

邓小平的坦言,实际上折射的是其对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怀疑,因此,在注重现实的他看来,只有发展,或许中共才能避免同样的厄运。然而,邓小平大概没有想到的是,中共畸形的经济发展以及政治改革的停滞,加之江泽民的破坏法治、祸国殃民,甚至为了一己私利,在1999年以“亡党”理由胁迫中共政治局其他常委同意,悍然掀起了镇压法轮功的运动,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活摘器官罪恶,业已将中国带入深渊,而中共垮台的厄运终将无可避免,无论是胡锦涛习近平采取怎样的挽救措施,都不过是在拖延时日罢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1/1604631.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