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正宽:复旦血案背后的深层诱因

作者:

复旦大学校徽。

2021年6月7日下午,复旦血案事发后,当警察在现场询问姜文华杀人动机时,这位已经有些秃顶的青年教师稍有凝噎,随即提到自己在学院里“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一直延续到现在……”。

从姜文华沉着冷静的回答可以看出,其持刀杀人的决定似乎并非来自一时的冲动,而院党委书记王永珍宣读解聘决定,或许只是冲垮姜文华内心安全阀门的最后一浪。

翻开姜文华的履历,可以看到他在2000年考入复旦大学的数学系,2004年在其本科最后一年,成为第一届复旦校长奖的获得者。同年,姜文华赴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攻读统计学博士,获得学位后,又先后去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以及统计学著名学府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其发表的学术论文中,包括统计学顶级期刊Annals of Statistics。如果把考场比作战场,姜文华可谓是一路过关斩将。在统计学领域,姜文华算得上一颗学术新星了。

然而,这样一个优秀的高材生却在当下的体制中演变成为一个杀人犯,着实令人惊愕。那么,到底复旦血案的背后都有哪些诱因?

最深层原因:道德与信仰的缺失、人心魔变

首先,姜文华持刀杀人,从大的环境来看,只是当今众多骇人的恶性杀人事件中的一例。如今的中国大陆,血案频发、暴戾横行,不断的冲击着人们的道德底线,折射出的是人心的魔变。

5000年来,神州子民都是以信仰为本,以道德为尊。在儒、释、道对人心的规范和约束下,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人们真诚、善良,遇事能够忍让,社会宁静而祥和,历朝历代从未出现过像今天中共治下这般杀气弥漫、戾暴遍地。

中共篡权后的短短几十年间,破坏传统文化,大肆宣扬“无神论”、“假、恶、斗”,鼓吹斗争哲学,连番搞运动,嗜血杀戮,迫害死数八千万民众的同时,也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与信仰之根基。

中共的字典里处处都是斗,展现出来的全是强制和暴力,比如,对百姓房屋的强制拆迁,对请愿民众的暴力镇压。潜移默化了中共暴力和强制的人们,遇事首先想到的也是暴力,以及如何治人。这还不够,中共不断的给人们灌输和加强战狼文化,“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中国人是不好惹的”等等,这些邪党文化就像毒株的种子一样,在人们的心中生根发芽儿,最后结出的必然是恶果。

如今,在中共有意打造的弱肉强食的社会“丛林”里,越来越多的人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一切向钱看,为了打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没有了往日的诚信和宽容,遇事不能忍耐,为了一点小事可以大打出手。没有信仰,自然也就不会有对生命的珍视,有些人甚至因为不合心意,对自己的亲人持刀相向。2011年,在日本留学的上海人汪佳晶因学费问题,对前来接机的母亲连刺9刀,胃、脾脏被刺破、右手骨折……

假如姜文华与王永珍,其中任何一个人能够有信仰,认同“善恶有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勿以恶小而为之”等传统文化,那么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桩惨案发生了。无疑,摧毁人们信仰与道德的中共乃血案的罪魁祸首。

中共制度之恶:逆淘汰

在“假、恶、斗”的中共治下,大陆逆淘汰大行其道,反映在各个领域里,在过去20多年里尤为严重。

在官场上,擅长溜须拍马、会耍手段、玩阴谋、没有道德底线的人往往会在权力角逐中胜出。比如,那些迫害法轮功、打压“真、善、忍”越卖力,欠下血债越大的官员,就越有升迁的资格,比如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赵乐际等等;再如,擅长“善于察言观色、揣度上意、为主子把控语言”的王沪宁、“贬美专家、舔共公知”张维为等,都得到了中共的赏识和重用。相比之下,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是很难在中共的官场生存的。

在商场上,放弃道德底线、听党的话的企业往往容易做大,那些帮着中共监控百姓的华为、微信、抖音等企业就是实例,相应的,任正非等所谓企业家都成了中共当局的宠儿。相反,如果一个人不会搞官商勾结,不对中共卑躬屈膝,则很难在商场上有立足之地,甚至会遭到中共的洗劫和迫害,比如自由派商人、五百大民营企业的创始人孙大午就屡遭中共的绑架和构陷。

在高校里与学术圈也同样如此,会搞裙带关系,有靠山的科研人员,哪怕不擅长搞学术也会混的风生水起。最典型的,比如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在美国不知名高校混了个博士学位后,回国短短几年,就任中科院副院长,后兼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并担任神舟五号、嫦娥工程、神舟七号的副总指挥。而那些不会钻营,但有真才实学的优秀学者,却往往被边缘化,沦为高学历“韭菜”,要么郁郁寡欢自吞苦水,要么被逼走上不归的绝路,浙江大学跳楼自杀的海龟博士涂序新、以及此次持刀杀人的复旦教师姜文华等,都是典型的实例。

说起涂序新的案例,可能多数朋友并不陌生。拥有清华大学双学士学位,美国著名学府西北大学的博士学位,涂序新怀着一腔热血与浙江大学签署了聘用合同,但当他发现浙大的口头承诺只是引诱他入职的骗局后,他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在其留下的遗书中如此写道:“在此时刻,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感谢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虽然因我的自以为是而忽视。”

据自由亚洲消息,姜文华在复旦数学院后受到王永珍的压制,导致其申请项目和评定副教授职称都受限。而据大陆微信群最新消息披露,姜文华同学的母亲爆料,王永珍曾剽窃姜文华的论文,之后又以姜文华学术成果不足将其解聘,由此引来杀身之祸。

中共版“非升即走”的骗局和陷阱

说到“非升即走”,事实上,它是北美“终身教职制(Tenure Track)”的中共国版本。

在北美,研究型大学的教授是全员实行Tenure Track,比如,助理教授的聘期最长一般都不超过6年,在聘期结束前,如果无法晋升到副教授,就得卷铺盖走人;如果能够获得晋升到副教授,一般就会成为终身制,也就是永久职位。而且,终身制教职没有晋升的指标限制,只要申请者达到标准,通过同行评审,一般说来就可以晋升。

这一制度在北美备受推崇,一方面,它能够有效的可以筛除浪费资源的尸位素餐者,遴选出高潜力的学术人才,保证了大学的学术声誉;另一方面,终身制也为真正的优秀教师提供优厚待遇,解决其后顾之忧,可以让学者潜心做科研。

而在中国大陆,身处“非升即走”岗位的青年教师“承担着大多数任务,但在资源分配中却无力到近乎失声……。”“总之,他们普遍生存状态被归纳为“两大三低”──工作量大、心理压力大、地位低、职称低、收入低。”(《工蜂:大学青年教师生存实录》)

而且,大陆高校的教师晋升标准往往都是不确定的,也是不固定的,并且会随着新引进教师水平的升高,从而整体上水涨船高;与此同时,大陆教师的晋升,靠的不是北美那种相关领域专家的同行评审,而是靠机械的数论文、数项目,当然了,更主要的还是党官们的行政评审,主观性、随机性、不公性都因此加大。

更甚者,不少大陆高校刻意设下“压榨式”陷阱,明明只有一个“坑”,却招来10个“萝卜”,形成恶性竞争。五、六年过后,只有1个能留下得到晋升,其余9个被解聘,而那9个却留下了大量的科研成果归属到这所高校,为其大学排名和拿到更多的科研经费做了无名贡献。而那9个人,失去的是意气、志气,收获的是怨气、戾气。

结语

随着复旦血案引爆舆论热议,不少人把原因归结为“非升即走”的制度本身,事实上,这只是表面的诱因,更深层原因是中共对道德与信仰的践踏导致的人心魔变,以及中共体制的逆淘汰。王永珍和姜文华都是中共之恶的受害者以及中共逆淘汰的殉葬品。只要中共一天不亡,类似的悲剧还会反复上演。

唯有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再接受它灌输的毒素,彻底抛弃中共,解体中共,重拾道德与信仰,人心才会重归美好,神州大地才会再现一片乾坤朗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2/1605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