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人的生存问题:中年失业会怎样?上海精英求助

—一封沉重的求助信

中年中高级职员失业说明了,中国经济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也就是说,企业高增长时代也结束了。解聘中年中高级职员,寻找更加廉价的劳动力替代,是企业最经济的做法。由于高增长时代结束,也没有新增空缺职位。

一位大龄失业男4月6日发信给上海龚正市长,求助。

以下是来信全文:

……

尊敬的龚正市长,您好!非常荣幸,本人和您是本家,都姓龚;我是犹豫好久才决定给您发这封邮件,因为我想我是代表当下相当一部分高学历且资深但失落的大龄职场人给您写的信。

首先,我在这里感到非常惭愧,虽然我是硕士/本科都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上海人,也曾经在知名外企工作过近20年,也做过好些年的外企高管,我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过硬的管理以及业务能力,不过自从2018年离职后就一直未能在社会上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已经如今已48岁了,绝大部分公司和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原则上不会考虑录用我这样的大龄青年;我也尝试过自主创业,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我太太也面临同样的境遇。

前些年,我们响应国家的号召生了二胎,如今我们还需要抚养两个儿子,一个刚上高中,另一个上幼儿园;同时,国家今后会把我们这些人的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那就意味着我这样的大龄青年至少还需要工作十多二十年才能正常退休。

坦率讲,如今在上海像我这样的40-50岁的失落的大龄高学历的资深职场人很多,我认识的朋友同事就有好几个现在和我情况类似。

我们这两年通过许多专业的求职网站如领英,猎聘都未能找到工作;大家空有一身本事和抱负却报国无门,但同时还得承担起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责任。

近两年来我一直在申领政府发放的微薄的失业金,加上偶尔挣到的咨询费及家里有限的储蓄勉强度日;但我们总不可能这样碌碌无为地坐吃山空一直下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我想请求政府能否帮助我们这些高学历且资深的大龄青年搭建一些没有年龄歧视的职业平台,我们这些人有的是学历/能力/精力,我们完全还能为社会贡献一二十年,为何我们有那种被社会抛弃了的感觉;我们也注意到近年有近千万的大学毕业生要涌入就业市场,但他们的目标岗位和我们是大相径庭的,完全没有冲突的。

我们真心希望政府能帮助我们这些人和企业联姻,我们将继续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贡献我们的智慧和才华!盼复,非常感谢!

……

硕士本科都是重点大学毕业、上海人、做过外企高管。就凭着这三条,就已经算是人中精英了吧。

这不就是刚走出考场的衡水张同学,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大城市里的白菜么?

可是如此精英,2018年失业,一直未能找到合适工作。今年48岁。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在政府信访网站写信求助,希望找到合适的工作,也确实悲惨。

这里不想讨论求职年龄歧视问题,因为年龄歧视确实存在,讨论抨击没有任何用处。

这件事情,其实说明了,中国经济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也就是说,企业高增长时代也结束了。解聘中年中高级职员,寻找更加廉价的劳动力替代,是企业最经济的做法。由于高增长时代结束,也没有新增空缺职位。

外企和大企业,很多高管职业,都是地位和平台带来的光环,高级螺丝钉。岗位的人放到社会上没多大用。

精英尚且如此。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你能保证你在48岁的时候,境遇比这位写求助信的好吗?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上海信访官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3/160557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