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曾喊“结束一党专政” 骆惠宁自打中共嘴巴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月初曾声称难以评论“结束一党专政”是否违反“国安法”,但6月15日改口紧贴中联办主任骆惠宁论调称,强调须于共产党统治下落实一国两制。图为二人在4月15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2021”开幕式。

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6月12日在论坛上演讲称,叫嚣“结束一党专政”、否定中共对一国两制领导,是“毁坏一国两制的制度根基,是香港繁荣稳定的真正大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初曾声称难以评论“结束一党专政”是否违反“国安法”,但今日(15日)林郑出席行会前见记者时则改口紧贴中联办论调,强调须于共产党统治下落实一国两制。

林郑提到赞同骆惠宁所讲过去几十年“积非成是”,称大家过去一直做的,其实是不对的。中国问题专家、资深媒体人石山表示,此言严重违反普通法原则,因为英美的普通法就是一个习惯法,而不是成文法,所以骆惠宁的说法在法律上是有问题的。假若追根溯源,第一个“非”就属中共领导人邓小平

石山指,如果说不能骂“一国两制”的话,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互不干涉,是不是共产党也不能骂香港的制度呢?如果在中国大陆批评香港的一国两制,是不是违反香港的国安法,应该把人抓起来?如果有人批评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资本家、民主派、法院等,那是不是应该把那个人抓起来?理论上是这样的。

对于林郑称“一国两制”是由中共开创的,石山反驳说,1997年之前,香港与英国也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他续说,历史上任何一个多民族的帝国,都是施行一国多制,满清对于西藏、新疆、东北都实施不同制度,“每次说一国两制是中共创举,全都是骗人的。”

林郑称同意骆惠宁的三点展望,当中提到要继续推进一国两制,继续坚持维护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也是宪法里边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但石山指出里面的逻辑陷阱非常多,“她以为搬弄一些逻辑上的说法,就可以摆脱破坏一国两制的罪名。”如果必须遵守宪法,那宪法中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不是都要落实,共产主义以公有制为主,资本家都要扫掉,这些都写在宪法里。

林郑讲话全程只是用似是而非的话去肯定、迎合骆惠宁的说法,对具体的东西避而不谈,某一个条文、细节也绝对不说。对于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如:打倒共产党是不是违反国安法,反对一党专政是不是香港的敌人等都未有解答。他说,林郑在帮中联办和中共的所有做法解释,发动“叼盘侠”的技能,仿若狗接住主人丢的飞盘一样,毫无自己看法地承接上级的任何言论。

林郑提到,需要不断完善和落实基本法,落实一国两制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甚至法律。她还强调,重新检视每一套制度是否同一国两制相适应,又称有灰色地带容易被人利用,如修改选举制度是为堵塞漏洞。石山指,林郑在暗示红线不停地要变、不停调整,是否违犯基本法、是不是基本制度,反正是由她说了算,实际上不停地在搬龙门。

石山说,然而,这个红线不是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红线,也没有人知道红线在哪。“我说实话林郑月娥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它后边有人不停在挪,一会往前,一会往后,最后大家的做法就是最好什么都不做,大家集体躺平。”最后就变得像中国大陆一样。

林郑表示可以和业界沟通互动,将部分指引更加具体化,以减少业界疑虑和保障创意自由。石山认为,这显然不可能实现,因为林郑自己说了她要不断地“完善”制度、法律等,也就是说她要不断地变,“今天她跟你沟通了,明天又把你‘完善’到里边去了,而且几年前的她也会追责。”

近来梁振英等人以“送中条例”批评林郑,石山认为林郑今次也是在为她强推送中条例来做解释,言外之意是她没有做错,过去所为都是在不断“完善”基本法。

石山直言,从最初就违反了香港单独立法、执法这一条,国安法并不是香港自己设立的,而是中共人大给香港设立的,因此香港谈不上任何法制,以前的一点点民主机制也完全没有了。

至于打倒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到底违不违反国安法?

1949年前的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对此有着鲜明的立场。《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的社论说:“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中共前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写的《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至177页亦提到:“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刘少奇认为,“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否则无论搬出何种花样,所谓民主也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石山反问道:这些说法是不是违反国安法?

截至2021年5月23日,香港107人被指危害国安被捕,其中57人被落案起诉,当中44人未定罪已遭还押。其中包括参与去年35+民主派初选的人士,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石山指法理上完全说不通,因为国家政权一般理解为政府,参加选举就是为颠覆政府,而香港市民有选举权利,所以该指控违反制度的基本原理。

港府近来不断收紧新闻、影视行业的自由,香港电台《铿锵集》编导蔡玉玲被控告,《铿锵集》、《铿锵说》等节目被抽起,插入“六四”跑步活动的《议事论事》被调查惩处等。

港府6月11日突然宣布修订《有关电影检查的检查员指引》,在电影界引起很大反弹,有业内人士质问炸大楼、炸机场的电影是不是都不能播放了?林郑在讲话中安抚文艺界称,修改条例如同去年6月实施“港版国安法”一般,只是惩治违反国家安全的人和事,不会影响到绝大部分市民的自由。

石山说,相信香港的标准慢慢最后向大陆看齐。他举例说,中宣部要求很细,出现国旗颜色不能暗淡,不能比其它旗帜低等等。此外,除非中宣部特批,中国大陆所有电影不能以警察作坏人,“香港电影里警察是坏人的太多了,按照中国的红线一划,以后这些都不行了。”

对于林郑说相信香港创意不会消失,石山指出,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走下去,香港的电影已经死了,以前的很多东西都不能放了。他说,事实上过去二十年间香港的创意已经没有了,共产党早前用大陆的市场吸引香港电影人,但有以所谓“电检”进行政治审查,使得“任何有反对意见的都不行,所有创新创意都没有了”,而现在变成是香港政府直接做,“只不过是再钉上最后一根钉子罢了”。

至于香港的电影业日后有没有发展?他笑言“可以续拍《建党伟业》,一直拍百部红戏出来”。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6/1606621.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