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失业高管求助上海市长 折射社会的大问题

作者:
如今在上海像他这样的40-50岁的失落的大龄高学历的资深职场人很多,且与他一样,他们通过许多求职网站都未能找到工作。显然,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或两个人失业的小事,折射出中国经济乃至中国社会即将出大问题。启迈QIMA”的调查报告也说,80%的美国公司和67%的欧盟国家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

 

近日,一名失业的原外企高管给上海市市长龚正的求助信在网上热传,该求助信最初发在上海信访官网上。求助信主角:男,48岁,上海人,某重点大学本硕毕业,在知名外企工作过近20年,也做过好些年的外企高管,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过硬的管理以及业务能力。显然,其过往的经历表明他是妥妥的人生赢家,足以让绝大多数中国人羡慕。

不过,人到中年的他开始面对残酷的现实:生二胎后,2018年因外企撤出中国而离职,其后创业失利,因年龄原因多方求职却未果,收入骤减,只得申领政府发放的微薄的失业金,而他还要养育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个刚上高中,另一个上幼儿园。更为悲催的是,因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他还需要工作十多二十年才能正常退休。

在无助和百般犹豫后,这位白领精英才写信向龚正求助,按照其所言,如今在上海像他这样的40-50岁的失落的大龄高学历的资深职场人很多,且与他一样,他们通过许多求职网站都未能找到工作。显然,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或两个人失业的小事,这个失落的群体背后折射的是外企的加速离开和西方国家与中共的脱钩的现实,以及中国经济乃至中国社会即将出大问题。

早在中美贸易战开始前,因中国人力成本加剧、市场环境恶化、忧心贸易战等原因,加上川普政府通过实施减税政策,吸引本国和外资投资,大量外企,尤其是美资企业,就开始撤离中国大陆。2017年12月29日《纽约时报》在题为《中国有条件对外企减税,防止企业将利润带回国》的报导中指出,随着北京试图阻止资金出逃的大潮,在去年加强的货币控制已经令在那里做生意的外国公司怨声载道,使更多公司──可能还有个人──意图通过将资金转移出中国来减少损失。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一些成员企业已经表示想在税法改革的情况下将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带回国,而且在考虑快速行动,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遭到资本管制的风险。

除了美资企业,日资、韩资、德资等企业也同样加速从中国市场撤离。比如韩国的乐天、三星,日本的奥林巴斯等。据陆媒不完全统计,光苏州的外资企业相继而去转向东南亚的,就包括耐克、阿迪达斯、联建、宏晖、飞利浦、普光、华尔润、诺基亚、紫兴、希捷等颇有名气的外企,很多都是上万人的企业。有报导指,2018年,三星在越南的投资工厂已经达到了173亿美元,有8家工厂。

2019年,中美贸易战开打后,为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更多美欧日企业加快了撤离中国市场的步伐。有日本媒体报导指,包括苹果、任天堂在内的50多家跨国公司都宣布将生产线撤出中国。另外,质量控制和供应链审核机构“启迈QIMA”的调查报告也说,80%的美国公司和67%的欧盟国家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

2020年中共病毒散播到全世界后,给世界各国造成了重大损失,中共在疫情中掩盖真相等令人不齿的所为,也逐渐为世界所知,追责中共和反共正成为世界大潮,即便是美国,曾让北京抱有幻想的拜登上台后,也延续了川普政府对中共的诸多强硬政策。除了美国针对北京的贸易、科技等方面的制裁没有取消外,欧洲日前更是在冻结了《欧中投资协定》的立法程序,要求中共必须解除制裁才能推动后,又推出了针对中共的制裁机制,中共是雪上加霜。

美欧对中共的强硬态度,也继续推动更多外企离开中国。今年3月,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巨头、美国的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 Inc.)宣布将撤离中国,未来仅依靠和蚂蚁金服集团的咨询企业来维持在中国的业务。据说线上会议结束后,就有十多名员工马上被解雇了,其中一名员工当场就哭了起来。这些员工应该也是企业的高管吧。

与先锋集团前后脚宣布撤离中国的还有扫地机器人iRobot。据报,iRobot将在今年的12月31日结束和香港建溢集团的合约,建溢集团的生产地是在深圳。

此外,日本松下电器4月底宣布将在明年关闭其在大陆的唯一一家干电池工厂,即位于上海的干电池工厂。松下说,2022年,他们会清算上海当地法人,也会把工厂用地返还给中国政府。还有美国最大的食品零售商沃尔玛,在一个月之内一口气关闭了6家中国大陆的门店。而此前,德国零售巨头麦德龙已经出售给了中企物美,法国超市巨头家乐福也已经卖给了中企苏宁。

大量外企离开中国意味着什么?2017年,中国互联网上的热文《你未必知道的外资撤离名单:4500万人或将失饭碗》透露,根据官方估算,全部外商投资企业吸纳的直接就业人数超过4500万,更不要说靠着外资生存的无数供应厂商、上下游企业,估计人数以亿计。如果外资撤离的趋势不能制止,不知多少人要失业,多少人又找不到工作,多少人因此还不起房贷,生活跌入谷底。

无疑,失业人员不仅仅包括外企的高管、普通白领,也包括底层的蓝领和依附外企的国内企业和第三产业。今年5月李克强在国务院会议上称“全国灵活就业人员达2亿人”,其实就是在告诉国人,中国有2亿人没有固定工作,靠打零工过活,这中间就应该有不少曾在外企工作的白领和蓝领吧,包括向上海市长求助的失业高管和他的同伴们。

对于将外资投资视为经济“三驾马车”的北京当局而言,外资投资的减少和撤离对其经济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而被北京当局寄予希望的内需,却因为房地产而挤占了几乎全部其它的内需消费空间而不振,随之而来的高失业率、房地产业的衰落以及引发的社会不安定因素,也正不断增加。中国社会恶性事件层出不穷,与此不无关联。至于普通民众在房贷、教育、医疗、养老的四座大山重压之下,更是活的愈发艰难,刚刚流行的“躺平主义”正是对现实的反抗。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积聚了太多火药的中国社会似乎已濒临爆炸的临界点,只是不知何时被何人点燃。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7/1607152.html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