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程晓农:香港的至暗时刻

作者:
共产党政权一旦掌控了原来的自由社会,它剥夺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惯常做法,就是强制的红色社会改造,思想上不顺从者,至少必须闭嘴,否则他就被从“人民”的范畴里剔除,遭到迫害。这必然引起原来的自由社会成员的恐惧,逃离便成为一个选择。当年苏联占领东德之后,便有大批东德中产阶层别离故居,移居西德;后来柏林墙建成前后,很多东德人用了各种办法继续逃离,以投奔自由。现在香港大量中产家庭弃屋移民,就是先知先觉者的不得已抉择。

中共对香港《苹果日报》下了杀手,必欲除之而后快,不再顾及香港正摇摇欲坠的国际地位。6月17日香港警方出动500多人搜查《苹果日报》大楼及其他多处,拘捕报社的五名高管。警方声称,该报自2019年起刊出数十篇文章,违反国安法。国安法去年6月30日才实施,中共按其一贯的“党大于法”,把国安法之前的香港新闻自由也列为办罪证据。显然,它已无所顾忌,视香港原有的法治为如今专政香港之桎梏,把香港行政当局和司法系统当作中共在大陆那些呼来唤去的走卒,开始在香港赤裸裸地为所欲为。西方大国的主流媒体多所报道,美国国务院也强烈谴责,中共不为所动。

与其说,这次打击《苹果日报》是为了配合中共建党100周年的活动,不如说,此次在港行动是借大陆加强政治高压之机,剿灭香港尚存的最后一点新闻自由,把香港变成完整的共式统治。虽然现在中共在经济方面仍然视香港为“境外”,港陆贸易暂时称为外贸,但政治方面香港已沦为“境内”。

此次拘捕前,行政当局早已准备好的起诉书里使用了“敌对”字样。这是中共在大陆建政后一向使用的政治罪名,其前身是“反革命罪”;毛死后改用敌对势力等用语,其意思就是,凡是对中共说不的声音,只要说出口,就属于“政治反对罪”。如今在香港的改革后移居香港的大量大陆人,都是学会了缄口不言才在大陆逃脱了潜在的政治威胁。由此来看,《苹果日报》一案绝不仅仅涉及毁灭新闻自由,更直接关系到在港铲除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消失只剩影射腹诽

政治自由必以思想自由和自由言论为基础。言论自由藉自由媒体而发表,是为新闻自由;自由媒体被箝制之后,自由言论只剩下社交媒体可以表达;待社交媒体上的言论也按“敌对”之例遭到整肃,香港的言论自由就消失了。这种情况下,港人和大陆人一样,就只剩下影射和腹诽的可能,而此类言论只要遭到不良分子的举报,也随时可能被治罪。香港的公务员和公司员工要依从无“不当言论”、“政治表现良好”来评估,则为时不远矣。共产党政权露出专政的牙齿时,用“敌对”来恐吓对中共说不的人,是最常用的手段。

我的一位法国老朋友、汉学家潘鸣啸(Michel Bonnin)在他多年前的书《失落的一代》里引用过东德诗人Bertolt Brecht的几句诗:“领导们,把人民解散了,再选出一个新的,岂不更简单?”但这是他去世后才被发现的,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活着时却只敢腹诽。共产党政权一旦掌控了原来的自由社会,它剥夺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惯常做法,就是强制的红色社会改造,思想上不顺从者,至少必须闭嘴,否则他就被从“人民”的范畴里剔除,遭到迫害。这必然引起原来的自由社会成员的恐惧,逃离便成为一个选择。当年苏联占领东德之后,便有大批东德中产阶层别离故居,移居西德;后来柏林墙建成前后,很多东德人用了各种办法继续逃离,以投奔自由。现在香港大量中产家庭弃屋移民,就是先知先觉者的不得已抉择。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3/1609807.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