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林保华:拜访中共创党总书记陈独秀女儿

作者:
我们见到的陈子美女士,是个短小精悍、手脚灵活、脑筋清楚的老人,十分健谈而不乏幽默感,相信和乃父的基因有关。在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有备而来的司马璐想问她一些党史中的问题,但她以不懂政治为理由警觉地避开了,她有兴趣的是谈她的家世和传奇性的经历。

中共欢庆建党100周年?看看中共创党总书记陈独秀的女儿如何花甲之年游水偷渡香港,再远赴美国。斯大林卡斯特罗的女儿也都逃亡美国,可想共产党是什么坏胚子。台湾竟然还有人当乞丐要中共施舍他们,是白痴还是禽兽?这是我1997年在纽约由香港的老友、资深记者曾慧燕带我们拜会陈独秀女儿后写下的。

中南海灯火辉煌创党者女儿晚景凄凉

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的女儿不愿在共产国家生活,跑到纽约又生活无著。共产党实在应该给陈独秀平反——几十年造成的灾祸,就因为没有推行陈的"二次革命论"发展资本主义,现在不得不以"初级阶段论"补课。

纽约"世界日报"刊出中共建党的第一号创始人、中共一大至五大被选为总书记的陈独秀的女儿陈子美,因为付不起她早已买下并且居住的纽约合作公寓的管理费(她的耆老生活补助金每月四、五百元,而公寓的管理维修和所有水电煤气费四百元),多年来累计欠下一万四千元,最近管理公司下令将她逐出公寓,她已接到法院传票要她出庭,因此通过社区人士向纽约市议员求助。

基于当年学习中共党史时对陈独秀人格的了解和他在中共党内斗争中受屈的同情,我打了电话给"联合报"驻纽约记者曾慧燕,希望能带我去探望她,因为我刚到纽约,人生地不熟,而曾慧燕一向帮忙"新客"。同时向她提出"申请"的还有中共党史专家、曾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待过的司马璐老先生。曾慧燕带队去探访时,同去的还有前"新观察"总编辑戈扬和内子。纽约的"世界日报"、"明报"、"星岛日报"也有去采访或跟进。看来"错误路线"头子陈独秀,也还有其"剩余价值"而"惠及"后人了。

由陈子美的落魄,当然也想起现在意气风发的高干子弟,江泽民李鹏可以呼风唤雨,邓小平陈云王震等家族则成了名列前茅的豪门族阀。也怪不得中共元老们当年的"你死我活"斗争,除了对付国民党,还包括党内的异己,甚至不惜借国民党的刀,杀自己战友。这样,胜利者不但可以成为人中龙,而且可以福泽后人。而作为"路线斗争"失败者的陈独秀,在坐完国民党监牢后,穷困潦倒而病逝,而由他亲手创立的党,并没有表示对他的关心,还指责他是"托陈匪帮"和"汉奸",陈的子女则不死即穷了。

我们见到的陈子美女士,是个短小精悍、手脚灵活、脑筋清楚的老人,十分健谈而不乏幽默感,相信和乃父的基因有关。在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有备而来的司马璐想问她一些党史中的问题,但她以不懂政治为理由警觉地避开了,她有兴趣的是谈她的家世和传奇性的经历。

陈独秀大小通吃

陈子美的母亲高君曼,是陈独秀元配高晓岚的同父异母妹妹,但陈子美说不记得这位元配夫人的名字了,是真的忘了,还是以前的嫌隙而不屑一提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更把陈的"一箭双雕"责任推给这位元配。据她说,由于陈独秀生性风流,高晓岚认为他如果要了自己的妹妹,好过找外人,因此"内举不避亲",不断在陈的耳边吹风,介绍自己的妹妹如何贤淑和知书识礼。加上陈高两家的家书分别由陈独秀和高君曼执笔,彼此更加心仪。相信在这些书信往还之中也会贩卖"私货"。

陈独秀当时还推荐给高君曼一些介绍新思想的书籍,然后再"煽动"她离家读书,最后又把她叫到他所在的杭州(当时他在杭州陆军学堂任教)。离开了深闺而在外头举目无亲的高君曼就轻而易举的落到"偶像"陈独秀手里。

陈子美生于1912年,今年实足年龄应该是85岁,但她来美以后虚龄变实龄,成了1910年出生了。陈子美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是高晓岚生的,长幼顺序是延年、乔年(分别于1927、1928年被国民党处死)、筱秀(女,1927年从家乡安庆赶到上海为延年奔丧时因过度悲伤和劳累而暴卒于沪上)、松年;高君曼则生子美和她的弟弟鹤年。松年在中国大陆,前几年发表过一些回忆陈独秀的文章;鹤年呢,据陈子美说,1975年时他还在香港"星岛日报"工作,不过改名陈哲民,后来可能回中国大陆了。她和两个兄弟均无联络。而当司马璐提及中国报刊披露新史料时,陈子美就很不高兴地怀疑是陈松年乱说的。

他们的不和看来由来已久。据陈子美所说,高晓岚在安徽去世(1930年),高君曼带了儿女去奔丧,被陈松年拒在门外。不过在这以前,高君曼对在外独立生活的延年、乔年相当照顾,这点陈子美口气相当自豪。

糖果在爸爸书桌抽屉里

陈独秀对身边的女儿陈子美相当溺爱。据她说,陈独秀书桌最底下一个抽屉就是给她放糖果的。陈独秀在书桌上写文章,女儿在底下吃糖果,老子专注写文章忘了女儿,女儿一心吃糖也忘了老子。讲到这些,陈子美脸上露出稚子之情。

由于陈独秀后来投身革命事业,不只是耍耍笔杆子,也面临白色恐怖的镇压,所以高君曼带了子女分开住,不过在高晓岚逝世后一年多,高君曼也去世,可谓红颜薄命。直至后来陈独秀被捕、老病、死亡,陈子美也就一直没有和他在一起。虽然如此,她直言对爸爸很有感情。

后来和陈独秀同居的,是一个叫潘兰珍的女工,年纪只比陈子美大一些。1932年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关在南京,陈子美曾去老虎桥监狱看他,据她说,她曾建议给潘正式的名分。潘以后在穷困中一直陪伴陈独秀,直至他病逝。对陈独秀的病逝,陈子美认为是食物中毒,怪住在一起的鹤年不懂医学,没有立刻将他送往医院。

抗战爆发,陈独秀获释,经武汉、重庆去江津,陈子美则在贵阳读医。据她说,在一次大轰炸后逃出,她没说去哪里,大概是上海,因为"解放"前后她就在上海。

陈子美不大愿意谈她的感情生活,只说人家是写"血书"追求她才打动她的心,但后来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下去。而据司马璐先生说,她有两次婚姻,她自己不愿说,他也就没问。

花甲之年携子泅水偷渡香港

"解放"后陈子美在上海的日子并不太好过,据她说,街道的居民委员会对她并不好。1960年她带两个儿子移居广州。她没说以什么理由申请迁居,但她说实际目的是想去香港。因此她就监督两个儿子学游泳。经过十年准备,到1970年,小儿子先偷渡去香港,半年后大儿子和他的朋友带着她身上捆着几个空汽油罐,在海上漂流了十几个小时才到香港。据她说,两个年轻人在海上都累得打瞌睡,她则一直在旁边弄醒他们。那时她已是60虚龄了。

在香港几年,她在工厂打过工,后来开托儿所。1975年,她听到消息以为港府将遣返偷渡客,便兴起往美国跑的念头。本来是想到美国旅游看看后回去叫儿子来,但是旅行社的人对她说:"你的脚踏到美国后,就是你狠了。"想想有道理,她就留下不走了。陈子美以六十多岁年纪在餐馆打工,居然能够说服老板出面给儿子办移民来美而全家团圆,以后她随儿子入籍美国。

但陈子美不愿多谈她儿子的事。1982年他们以一万五千元买下了现在住的这个公寓,但1991年她因哮喘病住院,已经搬走而仍拿着钥匙的小儿子回来把她的积蓄、首饰等全部拿走。据她说,此后两个儿子再没有和她联络,她也就完全靠政府的福利过日子了。

曾经共过患难的两个儿子为何会如此绝情?是儿子没有人性,还是婆媳不和而闹翻,或者另有其他隐情,老人家不愿说,我们也不方便问。但是据了解美国法律的朋友说,美国社会尊重人权,尊重老人,因此是不会将她逐出屋子的。虽然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不会将陈子美赶尽杀绝,但现在拥有"地大物博"全国资源的中国共产党,似乎也应该对他们的第一号祖师爷的落难后人施以援手,否则太不近人情了。北京驻美国使领馆对锦上添花式的统战十分慷慨,但愿更能雪中送炭关心老人。

也有朋友问起,我们怎么可以确认陈子美的身份而非冒充的?首先我认为现在冒充陈独秀的子女并没有什么油水,不如现在的高干子弟不断演出"假如我是真的"的骗局;其次,我们对陈独秀也有一定了解,特别是司马璐先生熟悉陈独秀的历史和家谱,自信不会受骗。事后我们也认为她的身份是可信的。

至于陈独秀,我认为站在共产党立场上,应该给他平反。中共几十年来给全国带来的灾祸,就是因为没有推行陈独秀的"二次革命论"去发展资本主义,带来了农民革命的后遗症,现在也正在以"初级阶段论"进行"补课"。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中国时代》1997年11月

林保华按:

最近找到了这篇旧文,重新打字上网。

后来我们曾经陪同王丹的父母亲去拜访陈子美女士。因为王丹母亲王凌云女士是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学者。陈子美女士表示中国领事馆后来有照顾她的生活。令我们比较心安。

陈子美女士逝世后,我与内子有去灵前告别,并且见了她的大儿子。

下面是"世界日报"有关她逝世情况的报导。

陈独秀之女25日纽约公祭陈子美孤独病逝世报率先报导引各方关注其子从大陆来美善后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女儿陈子美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她的长子李大可20日已从中国大陆赶往纽约,着手料理她的后事。李先生希望母亲的遗体早日入土为安。图为慈济基金会2000年探访陈子美时,在她家中替她拍下的居家照。(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提供)

【本报记者罗旦兮、曹健、胡盈光纽约联合报导】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的女儿陈子美,4月在纽约市一家医院过世,享年93岁。陈子美过世超过一个月没有亲人认领,最后由仍在中国大陆的儿子李大可出面认领,现定25日(周二)在纽约华埠宝福殡仪馆公祭,26日出殡。中国大陆驻纽约总领事馆21日致电殡仪馆盼能与李大可联络,提供必要协助。

医院18日表示,陈子美在2月25日被送往医院,4月14日下午4时许过世。院方以尊重为由不愿透露死因。由于院方一直找不到陈子美亲人,本准备交由纽约市府处理。此事经世界日报率先报导后,引起各方注意。

李大可表示,他在纽约的友人前几日由世界日报上得知陈子美的遗体无人出面认领,立刻致电告诉他这项消息,他立刻由中国大陆赶回纽约处理。他会按母亲遗愿找出当年的结婚礼服,下葬时穿戴。

李大可目前主要时间待在中国大陆经营生意,与母亲多年失联,他说:“母亲在我的印象中是相当独立、坚强的女性,她一直能够独自照料好自己的生活,也不太愿意别人打扰。”至于为何与母亲长久失联,李先生非常低调地表示,这是家务事不便公开。但他感谢社区对母亲的关爱及协助。

陈子美邻居卜洛丝表示,陈子美生前已在皇后区塞普丝丘墓园(Cypress Hills Ceme-tery)购买了一处安息之地。

身为陈独秀的女儿,在文革时期尝尽折磨,也磨掉对共产党的信心。

1970年,当时已60岁的陈子美为让两个儿子过的更好,带着儿子坐在汽油桶内偷渡到香港。再于1975年以观光名义申请来美,1989年归化入籍。历经世事磨难的陈子美,晚年在美国的日子并不顺遂。1997年,陈子美因积欠钜额房租惹上官司,事情传出,纽约侨社出面协助筹款,及中华海外联谊会汇款给陈子美,才解决她的困境。近几年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定时有志工关怀陈子美生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3/1609824.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