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险境中好运连连 东北小伙赵帅不平凡的成长经历

法轮大法五套功法展示(图片来源:明慧网

人生有许多难忘的回忆,有五彩斑斓的快乐,有缤纷艳丽的向往,有重墨暗云的哀愁,也有经历挫折后的成熟和理智。本文主人公赵帅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就是一个充满喜怒哀乐的故事。

不幸的童年

赵帅是黑龙江省鹤岗市人,每每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他总会百感交集。在他4、5岁的时候,父亲曾贷款打算做生意,却因89年“64”那场事件而竹篮打水。从此家里背负了四万的债务,这笔钱在当时可算得上巨款了,相当于赵帅父母10年的工资收入。债务的压力,使赵帅的父亲不堪重负,性情也随之大变,父母间因此经常吵架,搞得家里鸡犬不宁。

1993年,年仅36岁的父亲被查出乙肝,疑似肝癌。父亲害怕这是遗传病,赵帅的大伯和大姑都是因为肝癌40岁不到就撒手人寰。于是为了治病活命,赵帅的父亲四处求医,学练各种气功,还找人算命,什么方法都用上了。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连电视和冰箱都卖了,家徒四壁,也未见身体有丝毫起色。

病痛的折磨,再加上欠的外债,使得父亲不得不常常请假,在内外交困的情形下,只能借酒浇愁,有时喝得醉醺醺,回家就拿赵帅撒气,对他拳脚相加。

而母亲对这个家也失去了耐心,对赵帅也没有了母爱的体贴,一天到晚除了训斥就是训斥,还三天两头与父亲吵架。

小小的赵帅就是在父亲的棍棒、母亲的责骂和双亲无休止的争吵中慢慢长大,那时候的他没有快乐,只有痛苦和哀愁。

守得云开见日出

1995年是赵帅难忘的一年,那一年,他们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此赵帅的脸上挂满了喜悦,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父母温馨的关怀。

有一天,赵帅正在姥姥家,父亲出差回来,高兴地告诉大家,他找到了治病的良方——法轮功。而且他在修炼了一段时间以后,身体状态越来越好,不久,便全身康复,病痛完全消失了。

不仅如此,父亲开始对家人和善了,也开始关心起赵帅的生活和学业了,在家里做饭,辅导他的功课。以前赵帅上学时虽然离家较近,但中午也只能吃盒饭,现在父亲在家里给他做上热腾腾的饭菜,他中午放学回家就能吃上父亲做的饭菜,心里感到暖呼呼的。就这样,全家人的生活由于父亲的修炼变得生机勃勃了。

没多久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母亲患有鼻窦炎,经常呼吸困难,用药水也只能缓解一时,不能解决根本。修炼后,鼻窦炎竟然不药痊愈了。母亲是个急性子,以前常会因为赵帅考试不佳而生气责骂。修炼后她和父亲一样都变得耐心温和了,两人再也不争吵了。两人经常谈论的事就是又向谁介绍法轮大法,因为他们从中受益了,也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并让大家都受益。

更不可思议的是,父亲居然也教赵帅炼功,这让赵帅很惊讶。印象中,以前父亲练的那些气功,从来都不会让他练的。可见父亲是真真切切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了,不仅袪病健身,还能让人在道德层面上得到升华,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功法啊!

于是,11岁的赵帅也开始步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在看《转法轮》(法轮功主要的书籍)时,他突然象开窍了一样,懂事了很多,知道体谅父母了,也不会去做一些淘气的事了,仿佛一下子成熟了,长大成人了。

短短四年的快乐时光

1995年至1999年这短短的4年,是赵帅最快乐的时光,他每天一大早都会跟着父母到公园或广场炼功,每周末还会跟大家一起读《转法轮》等书籍。他觉得看书,能使人变得开心,充实,心中的结儿也很快就能打开,会明白许多道理。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赵帅家的日子也开始蒸蒸日上,一家人也更加全力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母亲被提干,有了晋升的机会,父母的工资都涨了,不仅还清了欠的贷款,还有富余的钱添置了一处大房子。

上了初中以后,由于学业加重,炼功的时间减少了,但寒暑假期间他都会在凌晨4点半起来,去参加清晨的集体炼功。在东北零下2、30度的冬日里,大家一起在户外炼功,炼完功后,看着人人眉毛、鼻子和嘴边冻出的冰碴子,大家笑着,笑声中透着浓浓的幸福和温暖。

对赵帅而言,那段时光就像金色的阳光,温暖而明亮,令人感到平静与祥和。那是他修炼的起点,也是他最珍贵的日子。

残酷迫害毁了安稳的家

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赵帅的父母因为不放弃信仰,在银行工作的父亲被调离工作岗位、被开除,还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曾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母亲被迫放弃大好的晋升仕途,提前办理了退休。

2002年元旦前夕,赵帅家的门被砸得咚咚响,母亲刚打开门,10来个警察蜂拥而入,完全不理会赵帅母亲的询问,肆无忌惮在屋内翻箱倒柜,每个角落都不放过,甚至把赵帅上学的书包都翻了个底朝天。而当时赵帅的父亲已被扣押在派出所里。

2003年的初冬,正在为高考备战的赵帅得到通知——父亲病危。当他去接人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得脱了形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赵帅父亲是典型的东北大汉,身高一米八多,体重近200斤。当时由于他父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了22天,瘦得只剩了80多斤,已经无法站立了。

赵帅背着瘦得像人干儿一样父亲,感觉像背个空纸盒。而且当时他父亲还被诊断为胆结石满贯,都是结石。他完全震惊了:这是在监狱里遭受了多么可怕的非人折磨才成为这个样子啊!

从此,赵帅的家就经常有警察“光顾”,而赵帅和他母亲一听到警笛声就会产生条件反射般的恐惧,后背发凉,手心冒汗,担心又要来抄家抓人了。这份恐惧一直伴随着娘儿俩到现在,他们一家就是在这种担惊受怕中战战兢兢地生活着。而这种骚扰也迫使父母不得已带着赵帅离开家乡鹤岗,一路南下逃至海南。为躲避无所不在的监控,三口之家平均每半年就得换一个住所。

但无论生活如何拮据,如何颠沛流离,他们从未想过放弃信仰,始终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险境中好运连连

由于不放弃信仰,赵帅也同样在学校受到排挤,但赵帅的运气似乎非常好,总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赵帅的学习成绩不是最好的,再加上他因不愿同流合污,拒绝回答任何诬蔑法轮大法的考题,对成绩的影响也很大。但神奇的是,他中考那年,黑龙江鹤岗最好的高中正好开了一个美术特长班,于是学美术的他在没有父母陪考、没花一分钱赞助费的情况下,竟被顺利地录取了。

高考时,赵帅一心想要考到人人都向往的北京去,于是他放弃了第一次高考时被录取的大学,选择重读一年。第二年高考后,他收到了北京首都师范大学下属学院平面设计系的录取通知书,他的心愿达成了。

大学毕业后,赵帅在军队从事设计工作,由于这些工作大多都是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没多久他就辞职了。他在各个行业都工作过,还和父亲开过小旅馆。

后来,赵帅跨专业在银行工作,业务上从头学起,工作中尽量为贷款的客户着想,并用心为他们找到能稳定发展业务的技术支持,他做的风生水起,得到了省级先进的荣誉。出国前他在一家企业担任融资总监,还与心爱的姑娘走入婚礼的殿堂,不久又育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赵帅和妻子于2017年庆祝女儿一周岁,拍摄于海南家中。(图片来源:明慧网)

父母难逃中共的魔爪

即使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生活也越来越富足和稳定,但始终不能消除赵帅心中的不安、压抑和恐惧。

2018年警察打来的一个电话,让赵帅突然意识到,他们全家一直都还在中共的监控之下,颠沛流离的生活随时可能会再现。

他希望父母终于能过上安定的生活,他希望自己幼小的女儿能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他希望自己能如同父亲一般,告诉自己的女儿,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生活……于是经过反复权衡,他最终决定放弃国内优越的生活,带上父母妻女,逃离中共统治。

然而最后成行的仅仅是赵帅和妻女,当局不给赵帅父亲护照,将他的父母扣留在海南,不允许出国。

2021年4月7日,已经出国的赵帅接到了母亲的语音留言:“你爸出事了,现在公安局的人在家门口敲门呢,我没开。”听到这一消息,赵帅立马跟母亲联系上,娘俩一起听到了门外频繁长时间的按门铃声,随后是持续的敲门声,接着是强力的拍门声,直至最后连续用脚踹门的声音,以及威胁声:“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开门我破门了!”“快开门,要不我撬门了!”

同时,他还通过家门口联网的监控摄像头,看到了门外至少有6个警察在敲门、砸门、踹门。除了各种胁迫,他们还试图去找物业、开锁匠,甚至打算找特警爆破大门。他们认定屋内有人。由于赵帅母亲在屋内不作声,这些人折腾了40多分钟后,只好悻悻地离开,这个过程发生在深夜10点至11点。

看着警察在家门外肆无忌惮,听着母亲在高压下紧张害怕的声音,远在海外的赵帅手也开始发抖,脑子嗡嗡响,好像要炸开了。

第二天,当他得知母亲平安逃离了被警察盯梢的家后,赵帅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他非常担心父亲的处境,不知道他老人家近况如何。他害怕父亲会再次备受警察的折磨,再次为抗争而绝食,他真的不希望当年那一幕惨状重演。

赵帅的经历,使他更看清了中共的疯狂,他决心与家人共同面对,希望母亲能尽早摆脱警察的骚扰,希望父亲平安。

希望人人都生活在没有中共的社会中

虽然赵帅失去了和父母的联系,但他认定父亲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因为父亲为法轮功发声。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使他们的家庭变得幸福美满。父亲对大法的坚定和坚信,也使他明白了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一个好父亲,同时也让他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

他希望他的父母和所有法轮功修炼者,能够在一个真正自由的环境下实践自己的信仰,享有修炼的自由,不再被中共迫害,不再过颠沛流离的动荡生活。他也希望所有人都生活在没有中共的社会中。

为了实现这样的愿望,赵帅和太太一起在海外当义工,和众多的法轮大法学员一起,通过传播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恶,唤醒更多人的良知。

文章来源:明慧网《找回金色的岁月》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3/1609860.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