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经济快速恢复美联储转鹰 冲击中国经济

美联储转鹰,令北京当局警惕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分析师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已趋近贬值拐点,今年下半年出现贬值压力的可能性很大。

美联储转鹰,令北京当局警惕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分析师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已趋近贬值拐点,今年下半年出现贬值压力的可能性很大。图为华盛顿特区美联储总部大楼。

中国经济状况与美国形成强烈对比。北京当局一直声称有效控制疫情,经济得到快速增长,但多家金融机构指出,中国消费端未复苏。于此同时,中国居民负债激增。

6月15日至16日美联储议利会议上,美联储上调了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海通证券指出,虽受到疫情冲击,美国经济在展现前所未有的复苏迹象,这与“政府发钱”模式下快速增长的美国居民财富以及消费能力的拉动息息相关。

“政府发钱”模式下强大消费力拉动美国前所未有的经济复苏

2021年6月15日至16日,美联储举行了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并在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2时发布了对主要经济数据的预测:美联储将2021年美国全年GDP增长水平预测由3月份的6.5%上调到了7.0%,将PCE通胀的预期从3月份的2.4%上调到了3.4%,同时将失业率的预期从3月份的3.9%下调到了6月份的3.8%。

海通证券在2021年6月19日发布的2021年海通宏观中期观点的研究报告中写道:“美国的复苏会快于其它发达经济体”。“归根究底是因为,美国本轮刺激最强、最快:美联储用1个月走完了08年金融危机后4年的历程。”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决策经济学公司(Decision Economics, Inc.)首席全球经济学家和策略师赛奈(Allen Sinai)说,“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先是崩溃,然后又出现了堪比繁荣的回升;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疫情的冲击使得美国失业率增加,但此次和以往金融危机不同的地方体现在居民收入的不同变化。以往美国经济危机中,失业的增加往往伴随着居民收入的下滑。据CEIC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家庭人均年收入出现了下滑,从2008年的25,425美元下滑到2009年的25,143美元,又进一步下降到了2010年24,992美元。但是海通证券指出,此次在疫情冲击下,美国居民收入不降反升,收入增速从没有疫情的2019年的3.7%增加到了2020年的7.0%。

海通证券分析道,居民收入的增加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政府高额补贴。在第三轮补贴方案中,每个纳税人可以获得1400美元的一次性补贴,失业人员每周能够领取300美元的失业补贴。如果再加上其他形式的失业救助,美国的失业人员每周能够拿到600至700美元的失业补助。

收入增加也支撑了消费力回升,海通证券指出,2021年3月,美国耐用品消费同比增长了26%,几本上已经创下了过去6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非耐用品增速达到了10.8%,是过去22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大陆消费端未复苏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债务激增

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在6月22日发布2021下半年市场投资展望中直言,目前中国大陆市场需求端不足,消费端并未复苏。洪灏指出,中国的经济数据增长率并不理想。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当中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不能继续上升,开始掉头向下,是反映出终端消费复苏并非如预期的强势。

海通证券也认为中国消费偏弱。在剔除基数影响后,2021年3月中国大陆社会零售消费总额增速为4.6%,这基本上和2021年12月处于一个水平中,但是到了4月却将至1.1%,这与疫情之前的8%附近的增长,还有很大的差距。

疫情爆发后,北京当局没像美国政府那样大力给百姓“发钱”。海通证券表示,大陆居民的收入还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2021年一季度,在剔除基数后,中国大陆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只有5.2%,相比于比疫情之前的9%附近的增长还差距很远。

在收入增速放缓的同时,中国居民的债务却在快速增加。

在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调统司司长阮健弘说道,“2020年我国的宏观杠杆率是279.4%,比2019年上升了23.5个百分点。分部门来看,居民、政府和企业三个部门的杠杆率分别是72.5%、45.7%和161.2%,这三个部门杠杆率分别比2019年上升了7.4、7.1和9.1个百分点。”“我们测算去年末住户部门的债务余额是73.6万亿,同比增长14.6%。当中个人贷款余额是63.2万亿,同比增长14.2%。”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63.19万亿元个的人贷款余额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高达34.44万亿元,占个人贷款的54.5%,也就是说,人贷款中超过一半的是房贷。

据海通证券信息,2015年至2017年,“居民部门加杠杆,居民举债买房令地产销售井喷,房价超预期大涨,代价是居民部门举债能力接近上限,消费出现下滑。”

除了房贷,中国银行卡的负债也大幅上升,超过了美国。据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银行卡的应偿信贷余额为7.91万亿元,是纽约联邦准备银行所统计美国信用卡贷款余额的近1.5倍。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在2018年就指出,由于住房抵押贷款的快速增长以及新兴消费金融的蓬勃发展,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快速上升。“居民债务一旦出现问题将难以解决,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更大,不仅会降低居民储蓄、抑制居民消费,还使得居民储蓄下降,抑制经济可持续增长,威胁金融稳定。”

驻港财经分析师蒋天明认为,疫情爆发可说是对各国政府的一次大考试,考试内容是如何应对疫情,一年多过去了,此时各国经济表现,可说是考试的初步结果。

蒋天明说,美国是“藏富于民”,美国政府直接发钱的模式极大拉动了居民收入,这支撑了美国国内消费。而中国的经济,在大量的基建投资以及房地产的拉动下,积累了高额债务和金融风险,而百姓的消费能力却被严重抑制,最近流行的“躺平”就是一个百姓消费能力疲弱的真实写照。

强势美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美联储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官员也预计提前加息。有7位委员预测,联储局最早在2022年至少加息25个基点。据路透报导,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认为,美联储转趋鹰派,暗示会更快收紧货币政策。这是美国对经济增长,特别是通胀升势快于预期的“自然”反应。

美国经济强势复苏伴随着强势美元。自6月16日美联储议息会议之后,美元指数一路上涨到6月20日的92.26。海通证券指出,美元在全球国际货币体系中处于主导地位,其利率和汇率的变动会对全球资产价格产生影响。而美债的实际利率,也会影响到全球核心资产的价格走势。

自媒体蒙面财经表示,如果美联储进行货币紧缩,而其他国家的市场还在出现宽松,形成政策上错配,就会产生重大影响。回顾2014年至2015年期间,美元指数从2014年6月1日的79.78快速上涨到2015年3月1日的98.36,却伴随着大宗商品的暴跌,以及其他新兴市场的下滑。当时中国的周期性行业也面临着全面的亏损,人民币也在2015年至2016年出现下跌。

此次美联储转鹰令北京当局警惕人民币贬值的风险。日前,由中共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分析师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已趋近贬值拐点,今年下半年出现贬值压力的可能性很大。文章指,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很多,而美元升值风险是其中最直接的一项。

海通证券指出,中国经济高点,在去年就已经过去。具有领先性的指标——社会融资同比增速的高点出现在去年10月份,而季度GDP高点出现在去年四季度。2021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长了0.6%,这表明经济还比增长动能在减弱。拉动GDP增长的一大动力——投资的高点也出现在去年四季度,而另一大经济增长动能——出口的还比高点出现在去年二季度。

10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81.28万亿元,同比增长13.7%,之后增速出现了按月的下滑,2021年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9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27万亿元,延续了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下降的趋势。

社会融资规模是指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其中包括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也包括债券市场、股票市场、保险市场及中间业务市场等等。社会融资规模是站在企业、居民和政府等融资端来看实际经济的融资需求。

蒋天明指出,社会融资规模的下降,代表总需求的回落,预示着经济走弱。而在此时,美元走强,人民币面临着贬值风险以及资本流出的风险,这无疑让消费疲弱、负债高企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蒋曦恩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8/1611753.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