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林保华:我的中共党史书籍 都是中共不敢公布的

作者:
现在习近平要纪念中共一百年,有种就把这些内部文件公开出版,让大家来见识一下真正的共产党历史。越早年的文件越是初心。继续隐瞒下去,不是内心有鬼是什么?

作者最早买的是黄震遐的《中共军人志》(左),后来才在台湾买到政大国关中心出版的《中共人名录》(右),是1978年的修订版。图/作者提供

1976年我从上海到达香港后,继续我喜欢跑书店的习惯,当时我最感兴趣的书籍是关于中共党史方面,想知道与当年我在人大学的专业内容有何区别。尤其因为到香港两个月后就写评论中国事务的专栏,也需要一些工具书。不过当时实在两袖清风,需要仔细选择,分轻重缓急来买。我最早买的应该是黄震遐的《中共军人志》。当时四人帮下台中共高层人事移动频繁,我最需要的是政大国关中心出版的《中共人名录》,当时大概需要我近半个多月的薪水,一直拖到四、五年后才买,当时只有台湾的集成书店有卖,买到1978年的修订版。

当时我最喜欢去的是湾仔的一山书屋,据称是有最完备中港台文史书籍,它关门后就去附近的青文书店。一山连托派机关刊物的《十月评论》都有卖。当时中共改革开放,我很希望他们走中共创党总书记陈独秀的“两次革命论”路线,就是先实现资本主义,至于共产主义由议会斗争后再实现了。我买了一批有关陈独秀的书籍,但是很遗憾,中共对陈独秀始终没有平反。因为中共既要走资捞钱,又要马列的专政理论来维护自己的特权。

陈独秀贫病交加抑郁而终

有关陈独秀的著作,我有幸买到陈独秀晚年发表的文章与书信,痛斥苏联的专制独裁,可惜这本书后来给一位朋友借走没有还,不过在《陈独秀年谱》等书籍里还保存一些精华,我在旧作中也大段引用。总之他痛斥苏联的一党专政、领袖独裁,“残暴、贪污、虚伪、欺骗、腐化、堕落,决不能创造什么社会主义”。所以中共历代有权力的总书记都对他缺乏好感。1929年爆发中东路事件,中苏发生冲突,中共竟喊出“保卫苏联”的口号。陈独秀公开反而对被开除党籍,成为中共嘴巴里的“托陈匪帮”。抗战爆发后中共在延安更污蔑他是“汉奸”,他最后是在贫病交加中于四川江津去世。

1980年代在中国出版的《陈独秀被捕资料汇编》与《陈独秀评论选编》四位主编之一的王树棣是我同年级二班的同学,似乎有意让国人更多了解陈独秀,有助于恢复他的名誉,是我所见到的同年级同学中算是思想最开放的一个。但到中共百年,陈独秀作为最主要的创党人与连任五届的创党总书记仍未能恢复名誉,说明习近平的所谓“初心”根本是假的。而在我“学弟”一级的唐宝林更有学术成就,可惜我只买到《中国托派史》,那是十几年前来台湾定居前在台湾买到的。在中国那种政治环境下,他的研究工作非常辛苦,研究成果也难以出版。

我在香港还买了张国焘龚楚等早期中共领导人或要员的回忆录,都是想从里面了解过去被中共隐瞒的党史。不久前以103岁在纽约去世的司马璐在十多年前也出版了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他也到过延安,后来看到苗头不对较早离开,后来长期从事党史研究,在香港出版《展望》杂志,后来送我一套12部的《中共党史暨文献选粹》。

毛泽东感谢日军推翻国民党

在一山书屋最大的收获应该是买到我在中国看不到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由日本重印,是1950到1960年代毛泽东的一些内部讲话,让我对大跃进、文革的毛泽东思想状态有进一步认识。毛泽东阻止日本代表团的道歉,甚至感谢皇军侵略中国帮助他推翻国民党,也是从这本书中看到的。有关毛泽东的重要著作我都会买。例如李志绥与张戎的,并且全部看完。李志绥的书买了20多本送中国朋友,有一本传到一位副总理手中。曾经当过中宣部副部长的童大林来香港时,干脆是一家中资公司买了一本送他。

从党史中对中共体制与毛泽东分析最透彻的是南京大学的年轻教授高华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我为它写了两篇内容不一样的书评分别刊于香港《信报月刊》与《开放》杂志。我来不及遇见高华他就逝世是我人生的遗憾之一。他的忌辰是毛泽东的诞辰,两者相克莫非是天意?

国共联手出卖外蒙古

还有一本很有价值的书是《联共、共产国际与中国(1920~1925)第一卷》,是根据苏联解密档案翻译成为中文的,是那些年国民党、共产党与共产国际的来往信件电文乃至会议记录。内有国共对出卖外蒙古的内容,孙中山与毛泽东都发表过赞成的意见。译者李玉贞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年纪应该比我大一些。这种有关中共卖国的书自然不可能在中国出版,所以是在台湾出版的,也是我来台湾时偶然看到才买下来,如获至宝,可惜没有看到有第二卷,应该是被禁止了。

另外买到的宝书是2012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作者是香港资深媒体人江关生,引用不少没有人注意到的中共地方档案与相关人士的日记。在目前中共摧残香港的时候,不免为当年香港为中共所做出的贡献叫屈。也只有蠢蛋才会这样摧毁香港。

1980年代与1990年代初,思想比较活跃,一些不著名的出版社敢于出版比较前卫的书籍,包括有关党史书籍,设计及装订都比较简陋,我到深圳买了好些想沙里淘金,如毛泽东对西路军的陷害,金门战役(古宁头)等,后者也遗失了。可惜买来后有许多没有时间看。

我到香港后还买了郭华伦的《中共史论》与王健民的《中国共产党史稿》,我离开香港移民美国时,由于书籍太多,送给中国来的朋友,因为我认为他们更需要了解真正的共产党历史。而这些书后来都绝版了。这两本书只写到国军占领延安。事后国民党连战连败,就不算历史而不必写下去了?这点国共史观实在太相似了。

1980年代初期,当年我读书时只有党员才能看到的中共文件也曾经公开出版,让我一度很兴奋。一山书屋卖过一套记得有十几本一套的中共文件,应该是我读书时由中宣部出版,但是没有装订而装在三个牛皮纸袋(纸袋上印有目录)里的中共文件,因为数量有限,基本上只卖给给党员。一山书屋的开价好像是两千多元港币,吓倒我,但是第二次去看已经没有了。另外在三联书店也看到当年我们不能看的《六大以来》(延安整风的学习文件),因为也比较贵,我也没买,当时想法是自己也不可能再专门从事党史研究。事后觉得很遗憾。如果再晚两三年我手头充裕一些,就会买了。后来中共收紧意识形态,再看不到这些正规的党内出版物了。

现在习近平要纪念中共一百年,有种就把这些内部文件公开出版,让大家来见识一下真正的共产党历史。越早年的文件越是初心。继续隐瞒下去,不是内心有鬼是什么?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30/1612850.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