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刘又铭:面对美帝行刑枪队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孤寂

作者:
拉美魔幻写实文学创始者马奎斯的《百年孤寂》曾言,“东西自有它们的生命,只要唤醒它们的灵魂就行”。百年之际,唤醒灵魂的中共,在民族主义的红旗下,终究是让自己走向了孤家寡人的道路。百年孤寂的中国/中共,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多年后,当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枪队时,他便想起父亲带他去找冰块的那个遥远下午。”──马尔克斯《百年孤寂》

红潮滚滚、万人沸腾。鸟巢体育馆一天之内放了四次烟火。习主席,孤家寡人。没有任何党国元老簇拥,单独享受着建党百年庆祝仪式上,所有权力与荣耀的照拂。还看今朝、顾盼自雄,万民俯首、江山铁桶。但是否有那么一个瞬间、一个念头,这个坚信“东昇西降”与“中国要平视世界”的主席,拔剑四顾之时,是否看见了“美帝的枪队”正准备用刑呢?

 

 

2021年7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仪式上,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在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大画像上挥手致意。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连环计:美国对中步步进逼

根据拜登主义的多边合作路线这半年来对中政策的“连环计”,隐然已构成了一个“十面埋伏”之势。无论是半导体峰会、气候峰会或甚至用心更明显的四方会谈(QUAD),美国拉拢东亚、欧盟与俄罗斯形成合围之势,针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明显。五月过后,拜登与布林肯的欧洲行更是环环相扣的连环计。

从七大工业国(G7)会议开始,在美国的主导下,七大先进国家共拟了一个与中国“一带一路”对抗的全球基础建设计划“为世界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 for the World,B3W)。而过去几年一向亲中、甚至加入一带一路的意大利,其官员亦不讳言2020年后美国针对武汉肺炎疫苗的世界性援助,相较中国的丢包态度,是G7集团中最亲中国家意大利转向的关键。而这样的计划也获得受邀参加会议的非G7国家印度、韩国、澳洲与南非的支持。一张跨越欧亚大陆的大网就此撒下。

但套句法国总统马克宏的说法,G7主要关心经济问题,各国与中国间仍各有竞合。但若由经济转入军事,接着在G7会议后立即展开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会议,在美国的运筹之下,居然一改过去半世纪以来完全针对苏联─俄罗斯的态度,将绝大部分的火力转移到中国身上,在官方公报中将中国定调为北约组织的“系统性挑战”。但之前历年的官方公报中,几乎从没出现过针对中国的只字片语。

而这样的说法甚至建立在,两个月前俄罗斯方才大军压境呈兵乌克兰边界的前提之上。由此看出美国这步棋的目的,一方面在于修补被川普重创的安全承诺信心,明面上表达美国知悉俄罗斯对欧洲进逼的压力;另一方面,不提高对俄罗斯批评的力度,却把北约的大量火力释放在中国上,等于是对俄同时释放友好讯息,减缓俄国压力,为接下来破除中苏友好同盟,做出准备。

所以纵使紧接在G7会议与NATO会议后的美俄峰会,双方并无达成任何实质的协定,说的大部分都是场面话。但双方也达成了一种“虽不是朋友,却至少不是敌人或对手”的默契。反观美中之间,根据苏利文(国家安全顾问)与坎贝尔(亚洲沙皇)的说法,双方的合作,仅限于维持全球自由贸易框架的稳定、气候变迁延缓或武汉肺炎疫情改善等议题,但其它先进科技与制造或政治军事利益,则是公事公办,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如此看来,放缓俄罗斯就是为了敲打中国,所谓“美国近日国际动作频频积蓄抗中能量,是为了增加在G20会议与中国谈判的筹码”这种说法,也被白宫和国务卿布林肯直接否定。

中国外交政策宗师,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就认为,虽然美中双方都把防止冲突作为最高原则,但双方都不愿意在重大问题上妥协。各种私下或公开管道上,也没有实质的沟通,高层间只有行礼如仪的互动,缺乏寻求共识或排除歧见的实际作为。所以纵使布林肯(国务卿)在公开场合反复强调,对中国不只对抗与竞争,更有针对特定议题的合作空间;但时殷弘却提醒大家注意,布林肯的反复重申,是有主从顺序的,第一是对抗,第二是竞争,最后才是合作。所以对抗的成分或优先性其实是远高于其它。

十面埋伏:从“联中制苏”到“联俄制中”

拜登政府这两个月来环环相扣的连环计,就是为了小心翼翼重建美俄双边的信任,修补后冷战以来双方的嫌隙,甚至不惜颠覆美国外交政策的既有典范,将美国自“尼克森─季辛吉体制”以来“联中制苏”的策略,转向“连俄制中”。一旦联俄制中,或至少俄罗斯中立化的战略目标抵定,从“奥巴马─克林顿体制”的“亚洲再平衡”,到川普手下共和党策士的“印太战略”,美国的对外战略就有了更强的实践性,印太盟国组成的欧亚大陆包围网也就更为严密。

今年的公报就彻底表明了这种铺排。在将中国设定为北约在全球活动的“系统性挑战”后,公报也指出北约计划与日本、澳洲、新西兰和韩国,加强军事合作。形成针对中国的“美欧联盟”与“西太平洋联军”。按照时殷弘的说法,这正是一个没有新冷战之名,但却有新冷战之实,将中国封杀在欧亚大陆的围堵计划。

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在美国外交政策圈中,无论是现实主义者或自由制度论者,长期以来都有一个声音表示,先是美国在苏联瓦解后执意东扩北约,吸纳前苏联加盟国,持续与俄罗斯对峙,造成俄罗斯地缘政治上的生存压力与不安全感,才导致美俄交恶。美国对俄罗斯外交政策的暧昧不明(战略模糊),又让俄国肆无忌惮对待邻国,造成顿巴斯战争与克里米亚危机。而川普本人对普亭的强人崇拜与亲善态度,更是加强了国内无论学院或官僚内建制派对俄罗斯敌意的正当性。虽然美俄双方有19世纪以来承继自英俄对抗的“大博弈”地缘政治宿命对决传统,但这种奠基于国际权力结构不对称,因此形成的“必然敌人论”,让俄罗斯成与西方世界也成为彼此“自我实现的敌人”

事实上,俄国现有的综合国力,只能对特定领域如网络进行小规模骚扰,或是霸凌区域内其它国家,缺乏与美国进行全球性或至少欧亚大陆上全面性地进行战略竞争的能力。所以拜登虽然在竞选辩论时说过,“中国只是竞争者,俄国才是主要对手”;但这种说词基本上禁不起整个外部大局的考验,更违背了华盛顿政策圈自奥巴马第二任开始直到川普执政,逐步升高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的决策分析趋势。也就是,无论国际权力结构或国内法案制度,都让拜登不得不将重点从俄国转向中国。

况且拜登本人在政坛活跃近半世纪,大半辈子都是在冷战中渡过,甚至也是美国广义亲中潮流的参与者;但他本人熟悉华府外交决策事务的权力运作,只要将适当的人选放在适当的位置,不要自作聪明,官僚组织的防呆系统就会发挥正常功能,顺者法律与国际结构走。总统本人只要不过分自大自恃,能从善如流,外交智囊们自然能看出,俄罗斯终究只有透过小规模零星骚扰来刷存的能力,并没有毁灭制度、挑战价值,并且争夺全球性霸权的能力。

所以对于把美国所有的资源集中对抗中国,并且拉拢价值相似的西欧与印太盟国一起对抗中国,就显得丝毫没有压力。关键只要先安抚好俄罗斯,避免俄罗斯投入以中国为首,再加上伊朗与北朝鲜的反美同盟集结就可以。但六月中俄罗斯黑海舰队与英国驱逐舰的对峙事件,仍表现出这个“联俄制中”框架里,欧盟国家作为俄罗斯地缘政治压力的第一线,仍然有相对的疑虑。因此也形成了美国“十面埋伏”里的不稳定因素。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政府“联俄制中”战略目标的制定,纵使反应了国内民意与两党普遍的厌中情绪,但所谓“华盛顿泥沼”中,赚中国钱、做中国生意的“中国人民老朋友”势力依然庞大。一旦动到这些人的利益,原本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的川黑,也可以翻脸不认人的马上变成拜黑。拜登最近几次出访,屡次在公开国际场合被CNN记者修理激怒,就可以看出这种国内亲中势力利用媒体反扑的痕迹。

百年孤寂的中国外交形势

回顾中共崛起的历史,国内中共研究权威陈永发在《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中即阐明了中共对外政策的本质,强调中共在国共内战中地位的确定,并不来自本身的力量,而是来自对列强关系的宣传。面对二十世纪初混乱的东亚局势,要能够夺权就必须掌握民族主义的浪潮,凝聚国家内部的集体意识。

而在这个“谁是中国民族主义旗手的斗争”中,舆论在中共的宣传下普遍相信,国民政府从美国方面取得的帮助,远多于苏联对中共的援助;东北的苏军是打败日军后自行占领该地;反之,华北的美军却是日军投降后受国民党邀请前来驻防。当时,也是国民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等“不平等条约”。

所以抗战胜利,并没有如同蒋介石所宣传承诺的“让中国成为世界五强”,而是如同一战后“将德国所拥有的山东转让给日本”般,身为战胜国的中国仍然丧权辱国。再加上苏军进入东北烧杀掳掠的消息,远没有美军在华北、华中各城市的各别暴行来的这么直接而全面。因此讽刺的是,国共内战的同时,中国全国兴起的是反美而非反苏的浪潮。

更重要的是,从世界史的观点来看,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崛起来自韩战。因为这是所谓“百年国耻”后,中国第一次靠单独的力量对抗西方最强国家美国,甚至能够重返大清的天朝光辉,指挥旧朝贡国家北朝鲜达成对抗美帝的入侵。“抗美援朝”因此成为中共巩固建政基础的最重要外部事件。

也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站起来;只要境外势力批评党的领导,就是说中国的不是。“一党专政”下,党就是国。在中共的手中,当代中国已经没有“保中国还是保大清”的问题。美国切割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作法,在党的意识形态之下,成功与否也仍堪虑。按照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研究专家黎安友的说法,国际上提出越多的“中国威胁论”或“中国不等于中共”,对中国人来说,无论“中国威胁”或“党国不分”都是要阻止中国在国际上取得应得地位的阴谋诡计而已。

所以中国人在中共领导下,一旦有了“东昇西降”与“中国可以平视世界”的契机出现,无论今天领导人是不是如习主席一般毛主席在世的强人,一个以“抗美援朝”起家,拥抱排外民族主义作为立国基础的政权与政党,绝不可能满足于现有的、与自身意识形态相违背的国际制度,更没有所谓的外交禁区。因为只要中国够强,禁区就会越来越多;中国变弱,禁区就会越来越少。

共产党并没有改变,只是从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中觉醒后“拒绝假装而已”。端看这期美国指标性期刊《外交事务》的中共百年特刊,中国两大外交政策国师王缉思与阎学通分别投书,不约而同的强调中国不屈不挠挑战美国霸权的意志,以及真心相信美国是基于恐惧与忌妒中国的成就,才对中国采取对抗的手段。

拉美魔幻写实文学创始者马奎斯的《百年孤寂》曾言,“东西自有它们的生命,只要唤醒它们的灵魂就行”。百年之际,唤醒灵魂的中共,在民族主义的红旗下,终究是让自己走向了孤家寡人的道路。百年孤寂的中国/中共,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思想坦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6/1615606.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