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发布金融反腐新规 针对上市企业背后权贵

2021年7月6日,中共发布了严打证券违法活动意见,要严厉打击金融系统高官权贵。图为在美国上市仅2天中共当局监管审查的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Jade GAO/ AFP)

7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不但要更加严格管控中国企业到海外上市,对已经在美国的上市的中国企业(中概股)也要加强跨境监管。中共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称这份“意见”是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高规格文件。

此事正好发生在中共当局对刚刚在美国上市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 Global Inc.)实施了一系列监管审查行动之后。

而且就在第二天(7月7日)一早,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网站就发文,呼应这个“意见”中的“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坚决落实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要求”,称要坚决查处金融风险背后腐败问题。

中纪委是中共中央专门查处党内的违法违纪案件最高机构,针对的案件大多涉及中共高层官员。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以反腐为名打倒的一众反习高官,都是由中纪委查处的。

中纪委的文章还点名了在去年初被查处的、原中共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胡怀邦,以及原中信银行党委副书记兼行长孙德顺,指他们及其他首批被查处的金融官员,是“违背党中央金融战略决策、大搞权钱交易的腐败分子”。

这明确点明了这只是中共中央对金融系统权贵查处的开始。而中共的金融系统,大部分都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派系的高官权贵把持。

“意见”针对中共权贵

这个“意见”对金融系统中共权贵有很强的针对性,特别点明要“加大对证券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等有关责任人证券违法行为的追责力度”;要从严、从快、从重查处的行为则包括,“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等。

在“意见”推出前几天,中共当局对滴滴出行实施了一系列监管审查行动,而且开始的时间,选在滴滴6月30日在纽约证交所上市(IPO)的2天后(7月2日)。这不但令一些计划去美国IPO的其它中国企业止步,也让已经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连带下跌,如腾讯从1日到8日股价下跌了月约10%。

加拿大著名时评人文昭认为,习近平祭出如此大动作,是把滴滴抢在7.1中共党庆之前在海外上市事件,看作是滴滴背后的中共权贵们对他的“偷袭”。“这背后是习与中共权贵集团,围绕着金融利益的激烈争斗。”他说。

曾经与中共高层家族来往密切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表示,中共对滴滴的突袭审查事件,是中共内部习和前党魁江泽民派系间的斗争,习要夺回经济大权,他是在破坏江派的财路。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也表示,滴滴出行里面有上百个(江派为主的)中共权贵的投资;他认为,这个“意见”,就是要彻底堵死这些权贵的海外洗钱之路;因为是在美国上市(美金套现),其实就是把钱从中国卷跑。

滴滴背后的中共权贵

美国时间6月10日,滴滴正式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滴滴的董事中,包括了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博裕资本的董事总经理陈峙屹等。

博裕资本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直接控制的私募基金,而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背后,都是中共权贵家族。滴滴的股东里,还有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掌管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占股4.8%。

而作为最大单一股东(占股21.5%)的软银集团,在招股书中就已经表明,滴滴上市后,软银将退出董事会。

文昭认为,这摆明了滴滴上市后软银就变现走人,暗示软银并不是真正的股东,只是因为它比中国资本更容易通过美国证监会的审查。

中共针对滴滴的审查和监管,令其股价在上市一周就跌破了每股14美元的发行价,7月9日收盘在11.21美元。

另外,滴滴还受到美国投资者的集体诉讼,指它向投资公众发布了严重误导性的商业讯息。

7月8日,中国医疗大数据公司零氪科技,决定搁置原定的IPO计划;另外,亚朵集团等原计划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中概股,也均已经暂缓了IPO的进程。

文昭说,这个“意见”改变了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的规则,可能意味着“永久性堵死中共权贵海外上市圈钱之路”。同时,滴滴事件也“可能引发美国对中国企业上市的监管”,这让中共权贵们“损失很巨大,也很长远”。

中共想全面堵住资金外流

除了以网路安全担忧为由审查滴滴,中共网路安全监管机构还将对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和看准科技集团(Kanzhun Ltd., BZ)的热门移动应用“BOSS直聘”启动了网路安全审查。这两家公司6月份在美国进行了IPO,共筹资近70亿美元。

7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对多家科技公司涉及的22起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进行了罚款。被处罚的公司包括腾讯、阿里巴巴、滴滴以及餐饮外卖巨头美团(Meituan)。

7月8日,中共央行表示,对蚂蚁集团(Ant Group Co.)采取的措施,也会推行到其它支付市场主体。蚂蚁金服不但在去年11月的IPO被当局叫停,而且在今年4月还被金融监管机构,以垄断为名责成重组并把其支付平台支付宝剥离出来。

7月9日,中共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讲话中,首次把稳定币与比特币等其它加密货币等同,都视为“投机性工具”,指其“存在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这些潜在风险”,也成为一些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旨在全面打击利用加密货币的洗钱和资金外流问题,

稳定币指与法定货币如美元等(1:1)挂钩的、作为支付手段的加密货币,被普遍视为加密货币中的美元。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论坛上,中共央行副行长李波,还把稳定币与一般的加密货币区分开来。

为了加强打击利用加密货币洗钱,中共已经开展了五轮全国性的打击网络赌博洗钱行动。中共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在2020年9月证实,据当时初步统计,仅每年从中国境内流出的涉赌资金,就超过1万亿元(约合1667亿美元)。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蓓香港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1/1617446.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