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战略教师:美军撤出阿富汗 美国输了吗

—阿富汗战后的警卫职责

作者:
2002年3月,第101空降师的特遣队拉卡桑(Rakkasan)乘直升机降落在了喀布尔(Kabul)东南部的Shah-i-Kot山谷。蟒蛇行动开始了。基地组织的狂热分子曾相信,美国人缺乏与圣战战士进行近距离战斗的勇气。拉卡桑特遣队1,411名参战美国步兵,经过五天激烈战斗后,1,411名步兵全部离开,约有100人受伤,但没有死亡。基地组织的人数呢?大约有500名全球游击队员死亡。

2002年5月15日,在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空军基地,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汤米‧弗兰克斯(Tommy Franks)将军(左)受到拉卡桑特遣部队指挥官弗朗西斯‧维尔辛斯基(Francis Wiercinski)上校(中)的迎接。弗兰克斯在该基地停留,亲自向作为“持久自由行动”的一部分部署在那里的部队讲话

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出了美国作战部队,主流媒体头条惊慌地宣称——美国失败了,遭受了战略失败,在那里损失了全部,数万亿纳税人的钱被浪费了,我们在行动中的死伤白费了,等等。

这种失败者的叙述忽视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即占领和管理阿富汗从来不是美国的目标。稳定局势?是的,但我稍后会回到这个话题。

事实:美国军队2001年9月进入阿富汗时,美国的目标是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基地组织(Al-Qaida),在全球范围内瘫痪和摧毁其伊斯兰法西斯恐怖主义的通信、供应和人员网络。本·拉登的全球游击队人员都是狂热宗教分子,认为他们的胜利是神的安排。世界贸易中心被摧毁显示了基地组织可以摧毁美国这个世界强国,被全球哈里发(caliphate)取代。

基地组织9/11大屠杀教会中思想开放的美国人,即使是世界上最偏远和贫困角落的无政府状态,也为反美恐怖邪教提供了行动基地。如果你将反美也理解为反现代和反个人自由,那么你就明白了。

2001年10月至2002年3月,在地理上分散的阿富汗,美国军队两次击败基地组织。美国空军B-52和配备无线电的陆军粉碎了塔利班(Taliban)在2001年摧毁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的企图。如果你忘记了(就像主流媒体一样),在9/11之前,基地组织谋杀了阿富汗北方联盟领导人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马苏德在2001年构成了对塔利班的政治和军事挑战。本·拉登曾打赌,暗杀马苏德会导致反伊斯兰的阿富汗反对派瓦解。此外,塔利班拥有优越的武器和机动性(大炮和卡车)。

当美国陆军绿色贝雷帽出现、B-52飞机投下炸弹时,塔利班失去了技术优势。本·拉登赌输了。

2002年3月,第101空降师的特遣队拉卡桑(Rakkasan)乘直升机降落在了喀布尔(Kabul)东南部的Shah-i-Kot山谷。蟒蛇行动开始了。基地组织的狂热分子曾相信,美国人缺乏与圣战战士进行近距离战斗的勇气。拉卡桑特遣队1,411名参战美国步兵,经过五天激烈战斗后,1,411名步兵全部离开,约有100人受伤,但没有死亡。基地组织的人数呢?大约有500名全球游击队员死亡。

拉卡桑特遣队的胜利具有战略叙事意义。在其本土战场上挫败本·拉登的病态妄想,是基地组织全球政治的失败。基地组织没有上天的受命(这是中国表达受神明偏爱的表达方式)。

最终,美国情报人员和特种作战人员锁定了本·拉登本人。袭击本·拉登者从阿富汗飞抵巴基斯坦城市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我认为锁定和试图逮捕本·拉登,需要在阿富汗部署美军。为什么?我敢打赌:腐败的巴基斯坦情报官员保护了他。

回到2021年的撤军。奥巴马政府宣布在伊拉克取得胜利和2011年美军撤出,造成了权力真空。2014年,伊斯兰国利用这个机会,建立了哈里发政权。伊斯兰国声称其胜过本·拉登,哈里发有首都摩苏尔(Mosul)。

伊拉克民兵部队在美国空中力量的支持下,发动了一场艰苦的攻势,夺回了摩苏尔。美国和联军继续在叙利亚战场上与恐怖分子作战。俄罗斯和土耳其军队与其他军队对抗。

也门是无政府状态。美国突击队和武装无人机仍在也门的阿拉伯半岛,对基地组织发动战争,但不受媒体关注。

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的战事是一种警卫职责形式。还有索马里(Somalia)。如果你忘了,美国已经从索马里撤军了。

阿富汗和其它这些混乱的无政府地狱有什么区别?

阿富汗是内陆国。如果一个国家拥有海军,并且无政府状态区域有海岸线,那么这个国家就能够采取惩罚性袭击策略。

阿富汗的战争还没有结束。美国空军和特种部队必须保持警戒。土耳其军队可能会守卫几个重要的空军基地。这是个好主意。

原文:Guard Duty After the Afghan Delug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Austin Bay是美国陆军预备役退役上校、作家、联合专栏作家,也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战略和战略理论教师。他的最新著作是《来自地狱的鸡尾酒:塑造21世纪的五场战争》(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21st Century)。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2/1617841.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