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没想到 这家 “默默无闻”比利时企业如此重要

位于鲁汶的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nteruniversity Microelectronics Centre, IMEC)如今已成为美中科技争夺战的前线。

李克强4年前曾访问IMEC

IMEC研发的计算机芯片覆盖从基因组测序到自动驾驶,在全球都广受欢迎,但是却鲜为人知,属于比利时隐藏最好的秘密之一。

彭博社周二(7月13日)引用一位不具名的华盛顿观察家的话说,IMEC是那种很少有人知道但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地方。

随着芯片成为中美科技冲突的政治武器,IMEC也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的关注。美国、中国、日本和欧洲都在寻求更多地国内生产芯片,解决大流行期间凸显的芯片荒问题。

欧盟委员会正在就建立欧洲大陆的芯片能力计划与IMEC进行磋商;韩国部长级代表团7月将访问IMEC。白宫6月对美国供应链的审查中,IMEC和荷兰的ASML NV公司的并列被纳入考量企业名单中。

IMEC的首席执行官卢克·范登霍夫(Luc Van Den Hove)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也说:“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受到关注;我们从政治家那里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关注:当地的、欧洲的、还有美国的。”

当被问及拜登政府是否有跟IMEC接触,范登霍夫说,“有许多这样的主题都在讨论中”,但他拒绝透露与谁讨论。

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技术和国家安全项目主任拉塞尔(Martijn Rasser)Martijn Rasser表示,拜登政府在与欧盟讨论扩大合作、应对中共的技术对峙问题时,很可能会把重点放在IMEC上。

曾在中央情报局从事技术和创新工作的拉塞尔说:“IMEC确实是一个独特的地方。”

李克强4年前曾访问IMEC 强调中比合作

中共政治人物也早已注意到IMEC。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10月造访IMEC,他在接过一片黑胶唱片大小的芯片时,摘下眼镜近距离端详了许久,随后他多次强调双方合作,以及中国市场的巨大商机。

当时,范登霍夫告诉李克强,目前IMEC生产出的3纳米芯片是世界最高水平。

据悉,这项技术的应用将会改变整个电脑的运作方式,为人工智能等研究奠定基础,也将使癌症和帕金森病等重大疾病的介入治疗、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民生领域发生革命性变化。

IMEC之前也曾与华为高通合作,协助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成立了一家研发公司。但在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并祭出一连串出口管制之后,IMEC切断了跟华为的芯片技术联系。

不过,IMEC仍有效保持了其在中国市场的活跃度。根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IMEC参与了一项奖学金计划,资助来自中国的博士后研究人员;2月,IMEC成为江苏省无锡市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成员,这是一个关键的芯片生产地区。

在被问及IMEC的中国计划,范登霍夫有意淡化。他说,IMEC在中国的人员不到5人,没有在中国进行任何研发。

IMEC总裁:现在的环境跟三四年前非常不同

在被追问李克强2018年来访一事时,他表示:“三四年前这些事情发生时的环境与今天非常不同。”

他解释说,IMEC严格遵守出口规定,包括华盛顿当局施加的规定,并坚称IMEC的研究能力不受到政治力的伤害,“但我们也必须现实,并面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在加剧的事实”。

IMEC是由比利时佛拉蒙区地方政府在1984年成立,目前拥有包括研究生在内的4,500名员工。该机构约75%的资金来自从英特尔、台积电、三星电子到应用材料等芯片制造大厂和相关业者合作伙伴。

IMEC过去30年来一直与ASML保持重要合作关系,利用ASML的微影设备研究和生产更小、功能更强大的新片。

IMEC包含一条造价25亿欧元(30亿美元)的“试验线”,可以让研究人员生产比当前先进制程领先二至三代的芯片。

英特尔执行长基辛格(Pat Gelsinger)曾告诉彭博社说“欧洲有两颗珠宝。一是ASML,有最先进的微影技术;另一则是IMEC,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半导体研究”。

IMEC也免不了成为产业窃盗的目标。佛兰德报纸De Tijd曾在2018年报道,一名中国籍IMEC研究人员被比利时政府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为由驱逐出境。范登霍夫证实了此事,但他模糊表示,以前也发生过这类事件,而且不局限于哪一个国家的公民。

范登霍夫最后总结说:“此刻,世界发生了许多事,我认为,我们保持冷静非常重要。机会太大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4/1618997.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