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赫:阿富汗或成中共的泥潭

作者:
中共不擅长多边外交,向来都是在双边外交上搞动作。现在,阿富汗前途不明,矛盾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中共荒唐的国际形势判断和僵化的外交体制,不管是“战狼外交”也好、“大国外交”也好,都难有好的收获

7月6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宣布,美国驻阿富汗部队已完成90%的撤离;8日,拜登称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将于8月31日结束。对此,中共一边嘲笑美国的失败,一边又骂美国以不负责任的方式撤军,留下了巨大的“安全黑洞”。虽然,美军的撤出给了中共“建设性介入”的战略机遇,但是中共“大国外交”的荒唐操作和阿富汗问题的复杂性,很可能使中共掉进泥潭里。

其一,阿富汗局势发展难以预测,对中共是个大麻烦。

当前阿富汗的局势发展有三种可能:一是塔利班夺取全国,单独建政;二是塔利班与阿富汗现政府签署和平协议,组建联合政府;三是内战。到底是哪种走向?现在难以判断。而且,不仅中共,任何国家对阿富汗局势走向的干预能力都是相当有限的。这种高度不确定性,对中共外交构成重大挑战。

媒体报道,塔利班已经抵达与中国新疆地区接壤的山区边境地带。虽然,7月7日,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对媒体表示,塔利班将中共政府视为“受欢迎的朋友”,欢迎中方在重建方面进行投资,也会保障投资者和工人的安全,不会允许“东突”等任何人利用阿富汗攻击中方;虽然,胡锡进之流帮腔造势,强调“塔利班也把我们当朋友”,“现在知道中国(中共)外交的稳重和厉害了吧?”虽然,中国与阿富汗边界大约只有90公里,而且交界的瓦罕走廊地势险恶、人迹罕至,中共“把门堵好”并不难;但是,阿富汗乱局对中共的冲击仍是巨大的。

第一,阿富汗局势动荡对中国新疆地区有两个直接威胁,一是中共惯称的“三股势力”(即所谓“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一是毒品泛滥。这是中共控制和消除不了的。

第二,从战略层面讲,中共更担心的是阿富汗的动荡向北外溢到中亚国家,向南外溢到巴基斯坦等国家,在中国周边形成一段较长的“动荡带”,这种可能性是现实存在并在增大的。这不仅冲击国内安全形势,而且也在打击“一带一路”的推行。

其二,多国介入阿富汗问题,中共影响力有限。

阿富汗约64万平方公里土地,3600万人口。占据亚洲内陆咽喉要道,位于西亚、南亚和中亚的交汇处,北面与中亚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接壤,东北通过狭长的瓦罕走廊与中国为邻,东南与巴基斯坦毗邻而居,西面则与伊朗交界。

特殊的战略位置,引起众多大国觊觎;但是,阿富汗又颇神奇,它是“帝国坟场”,世界历史上多个大帝国先后都在此遭遇战略性兵败:从古代占领几乎全部南亚的马其顿王国,到近代的大英帝国,再到上世纪80年代的苏联,21世纪的美国等等。

可是,今日阿富汗一盘乱局,前途难测;经济基础乃是混合了毒品经济、反恐经济、外援经济和军阀经济的“战争经济”;全社会在政治认同、国家治理等等方面明显缺乏掌控,这不可避免的召来大国角逐。

总体来说,美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与中共这八大势力,都在打阿富汗的算盘。虽然大家都不希望看到一个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政权,在打击恐怖势力和铲除毒品经济方面有共同利益,但各方的战略考量各不相同,甚至相互冲撞,角力空前激烈。哪个国际热点问题都难有如此之复杂。

而中共在阿富汗这个棋局里,可谓形只影单。中共好像与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双边关系不错,但落实到阿富汗问题上,就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了;更别提与美国、印度的战略冲突。在阿富汗问题上,中共很难找到真正的盟友。

其三,中共对阿政策,难“建设性介入”。

近来中共对阿动作很多。例如,7月12日至16日,外长王毅对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进行访问并出席“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外长会议;6月3日,举行第四次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视频方式);5月12日,举行“中国+中亚五国”外长第二次会晤,就阿富汗问题发表联合声明;3月18日,中、俄、美国和巴基斯坦签署联合声明,寻求和平解决阿富汗问题,结束长达40多年的战争;等等。但是,都影响有限。

为什么呢?这有几个原因。第一,中共对外政策长期有个口号,就是“不干涉别国内政”,近年来已在悄悄改变,比如在阿富汗问题上就调整为“最低限度介入”;习近平上台后提“大国外交”,落实在对阿政策上,就是向“有条件积极介入”或“建设性介入”方向转变,但阿问题棘手,转变很慢。

第二,中共综合实力有限,主要还是打经济牌,抓手就是把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2018年12月,中、阿、巴三方会谈,就讨论了白沙瓦至喀布尔、奎达至坎大哈等跨境铁路建设的可能性。目前,中阿两国已结成“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中方在阿总投资额,据估计约为60亿欧元左右。但由于阿形势动荡,经济牌效果有限。中共对阿的政策手段并不丰富。

第三,中共对塔利班吃不准,两边下注。1993年2月,中共撤回全部外交官,中断了与塔利班政权的往来。中共与阿富汗现政权关系发展迅速。2006年,中阿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替代1960年缔结的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2012年中阿宣布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6年5月,中阿签署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

但是,随着阿形势的发展,中共又与塔利班接触。2019年6月2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首次明确证实塔利班代表访华的消息。中共与塔利班合作的具体内容,外界难知其详。不过,塔利班是否已经转型,与曾经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一刀两断,中共并无把握,也不希望塔利班独掌政权。中共所谓的“阿人主导,阿人所有”,不过是一种空洞的、无奈的政策主张。两边下注,自然限制了中共的对阿政策力度。

结语

中共不擅长多边外交,向来都是在双边外交上搞动作。现在,阿富汗前途不明,矛盾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中共荒唐的国际形势判断和僵化的外交体制,不管是“战狼外交”也好、“大国外交”也好,都难有好的收获;如果中共真要硬出头,恐怕就是碰个头破血流的结果。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6/161983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