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王勃的反转人生:众人捧上神坛,众人面前跌落

这个上天又摔落地的男主,就是神童王勃。

王勃小时候就非常了不得,六岁能写文章,九岁读了颜师古注的《汉书》后,写了足足十卷的《指瑕》,来指出其中错误。要说人家颜老,晚年成大器,著成此《汉书》注,可谓是一生心血,唐朝两代皇帝李世民和李治,都对他的学识称赞不已。

到了王勃这里,随随便便就给人家指出了十卷的错误,颜师古早已驾鹤西去,无处申辩,王勃却因此名声大噪。

又过了五年,小王同学十四岁了,这时,他遇到了那个“命中注定”的男人——时任宰相刘祥道。王勃写了一封信给刘祥道,表明了自己想要出仕报国的拳拳忠心。刘祥道惊叹万分,感动万分,啧啧称奇,二话不说就直接当朝上报。

唐高宗很快就召见了王勃,测试其才能是否属实,王勃不负刘祥道所望,对高宗的问题不仅对答如流,而且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得到了高宗的赏识。年未及冠,他就被任命为朝散郎,多次献文皇帝。

要说这五年间,王同学理所当然啃完了、吃透了六经。但意想不到,他还跟随曹元学习了医学方面的知识,读完了《周易》《黄帝内经》《难经》等医学著作。用子安同学自己的话说,读了医,才知晓“三才六甲之事,明堂玉匮之数”。

想来,王勃的少年英才在当时也传为佳话。

王勃担任朝散郎后,又被沛王李贤看中,把他请到自己府中,专职修撰工作。一天,沛王李贤和英王李显斗鸡,场面一度激烈,难分高下。王勃为助兴,大笔一挥,写下了《檄英王鸡文》。在参与了斗鸡的“共犯”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玩笑,无伤大雅也不足挂齿。

但在两个皇子的老父亲高宗眼里,这可不是玩笑、游戏而已,再怎么说,斗鸡都会有个输赢,赢者或洋洋自得、或耀武扬威,输者或愤愤不平、或怀恨在心,有伤兄弟感情,重则反目成仇。再加上王勃身为博士,不仅不劝谏制止皇子们的不雅游戏,竟还写下如此文章卖弄文采。对自己的儿子,高宗只能怒其不争,而且若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惩罚皇子,有伤父子感情,也有失皇家体面。于是借着王勃这一篇大胆夸张的《檄英王鸡文》,就废黜了王勃,将他逐出沛王府。

此次贬谪,最大的原因还是出在王勃自身,少年成名,心性难免有些狂妄、无所顾忌。《檄英王鸡文》是王勃最为拿手的骈文,虽然直接造成了他的贬黜,但这篇文章对仗工整、辞藻华丽,文学价值极高。

这年,王勃十八岁,锦绣前程,却是被自己的一篇文章“作”没的,实在令人唏嘘。

盖闻昴日,著名于列宿,允为阳德之所钟。

登天垂象于中孚,实惟翰音之是取。

历晦明而喔喔,大能醒我梦魂;遇风雨而胶胶,最足增人情思。

处宗窗下,乐兴纵谈;祖逖床前,时为起舞。

肖其形以为帻,王朝有报晓之人;节其状以作冠,圣门称好勇之士。

秦关早唱,庆公子之安全;齐境长鸣,知群黎之生聚。

决疑则荐诸卜,颁赦则设于竿。

附刘安之宅以上升,遂成仙种;从宋卿之窠而下视,常伴小儿。

惟尔德禽,固非凡鸟。

文顶武足,五德见推于田饶;雌霸雄王,二宝呈祥于嬴氏。

迈种首云祝祝,化身更号朱朱。

苍蝇恶得混其声,蟋蟀安能窃其号。

即连飞之有势,何断尾之足虞?

体介距金,邀荣已极;翼舒爪奋,赴斗奚辞?

虽季郈犹吾大夫,而埘桀隐若敌国。

两雄不堪并立,一啄何敢自妄?

养成于栖息之时,发愤在呼号之际。

望之若木,时亦趾举而志扬;应之如神,不觉尻高而首下。

于村于店,见异己者即攻;为鹳为鹅,与同类者争胜。

爰资枭勇,率遏鸱张。

纵众寡各分,誓无毛之不拔;即强弱互异,信有喙之独长。

昂首而来,绝胜鹤立;鼓翅以往,亦类鹏抟。

搏击所施,可即用充公膳;翦降略尽,宁犹容彼盗啼。

岂必命付庖厨,不啻魂飞汤火。

羽书捷至,惊闻鹅鸭之声;血战功成,快睹鹰鹯之逐。

于焉锡之鸡幛,甘为其口而不羞;行且树乃鸡碑,将味其肋而无弃。

倘违鸡塞之令,立正鸡坊之刑。

牝晨而索家者有诛,不复同于彘畜;雌伏而败类者必杀,定当割以牛刀。此檄。

——王勃《檄英王鸡文》

被贬黜了?那就去散散心吧。

王勃四处游历,到了四川剑南,登上了葛愦山,被眼前磅礴之景所打动,不由想起诸葛亮的运筹帷幄、足智多谋,便挥笔写下诗篇以表怀念和赞美。

行至虢州,听闻此地药草丰美,年幼时王勃习过药理,读过医书,既然入仕无望,那么研究研究医学,重拾“旧业”,也还不错。于是王勃托人“找关系”,在虢州谋得参军一职。

长安繁华,虢州僻远。生长于闹市,如何能在僻壤的小城安居,受过万人敬仰,又如何能忍受默默无闻。少年心性,不甘沉寂。王勃仰仗自己的才华,恃才放旷,目中无人,不仅得罪同僚,还经常欺负下属,人际关系非常差,大家都很讨厌他。

有一个叫曹达的官奴,因犯了错而藏匿在王勃的居所。王勃怕事情败露,受其牵连,便把曹达杀了。子安兄真是艺高人胆大啊,但深思,知人论世,便也能发现此举也符合王勃的“人设”。

王勃生于书香世家,祖父王通是隋朝大学者,父亲王福畴任太常博士。王勃自小便有“神童”之称,几乎所有人都称赞他的才学,生活在一个人人一味奉承的环境下,没有人告诉他他的缺点,没有人告诉他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被众人奉为神祇捧上神坛,又在众人面前摔落。可是,他也只是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他也惶恐,他也担忧,他怕藏匿之罪被发现后,是更远更看不到边际的未来……

恰逢大赦,王勃“捡”回一条命,但父亲王福畴因为他的缘故被贬谪到交阯任县令。王勃自愧难当,拒绝出仕,前往交阯看望父亲。

上元三年夏,王勃告别父亲,踏上归途。

谁也没想到父子俩这一别,便是生死两茫茫。

王勃逝于归途,时年二十九岁。

但关于这神童的传说,却没有随着他的逝去消失。

王勃路过钟陵时,正逢都督阎伯舆新修滕王阁成,在滕王阁大宴宾客,背地事先命其女婿作序,以向宾客夸耀。于是拿出纸笔,遍请宾客作序,众宾客知道这只是“走个过场”,都不应接。

到了王勃,他却应承下来,拿起纸笔挥墨泼毫。这便有了著名的《滕王阁序》。

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同时写的《滕王阁》诗里,“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也有一段佳话。

当时王勃写完《滕王阁序》后便离去,阎公发现“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_自流”缺了一字,众人难以决断这缺了的一字究竟是什么。阎公差人去追问,王勃答道:一字值千金。阎公虽然肉疼,但也耐不住惜才之心,于是遣人送去千金,王勃答道:空者,空也。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众人称妙。

王勃一生中的两个重大转折,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

《檄英王鸡文》让他断送仕途、客居他乡、颠沛流离。虢州之事让他差点断送性命,还连累了自己的父亲。

而最后的逝世,只道天收英才,苍天无情。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菊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8/1620792.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