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调查报告:疫情和罚款都压不住中国医院里的贿赂

资料照片: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一处通用电气(GE)标识。(2017年6月12日)

一个新闻调查机构最近对中国医疗设备销售的公开记录进行的审核发现,即使是在新冠疫情非常严重的2020年,中国的经销商看来与包括西门子(Siemens)、通用电气(GE)与飞利浦(Philips)等跨国公司的代表串通,抬高了这些公司销售给医院的呼吸机以及其它关键医疗设备的价格。

根据位于华盛顿的非盈利新闻机构“百位记者”(100Reporters)提供给美联社的报告,在2020年,中国的医院购买了高价值的核磁共振、CT扫描仪、超声波机等对于诊断和研究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都十分关键的医疗设备,但在某些情况下,医院支付的价格高于公平市场价格数百万美元。

根据法庭案例和腐败问题专家的说法,这种虚高的价格通常包括对医院官员和其他采购链上的人提供的贿赂。

这份报告列举了很多具体的案例。例如,一家中国医院花了516万美元购买通用电气公司一种型号的核磁共振扫描仪,而另一家中国医院则只花了256万美元购买了同样的设备。西门子公司的CT扫描仪以324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中国医院,而公司出售的这种设备的最高级别型号的市场价格为195万美元。

美联社依据“百位记者”的报告报道说,2020年5月,距离武汉不远的湖北省荆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支付了34万美元(合240万元人民币)购买通用电气的Logiq S8超声波仪。据医疗设备供应商称,该机器的新零售价通常为7万美元至15万美元不等,具体价格取决于选项。

通用电气不对报告中提到的这笔交易或任何其他交易做出评论,但在一份声明中,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坚称,参与此类交易的第三方经销商不是公司代表或代理商,而是通用电气的客户,公司无法控制经销商向医院收取的价格,并补充说,根据反垄断法,它甚至不被允许知道定价。

不过,反垄断律师对通用电气的这个解释提出了异议。他们指出,反垄断法并不能阻止制造商仅仅只是知道经销商设定的价格,也不能阻止制造商的员工为对他们的设备提交公开投标的经销商提供支持。

美国与爱尔兰公司美敦力公司(Medtronic)表示,公司无法控制经销商将其医疗器械出售给中国医院的价格,而且设备的定价基于很多因素。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根据与产品交付、教育和培训、产品服务和支持等因素相关的服务性质,中国的经销商定价可能有进一步的不同。”

不过,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国医疗保健市场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因素都无法解释医疗器械出售价格上的巨大差异。

“百位记者”报告中提到的参与竞标的中国医院和公司没有对该机构提出的详细问题做出回应,但深圳一家贸易公司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级经理说,一个设备在中国的最终售价可能会因“功能和配置”而异,但“不应比美国的净价高出80%甚至两倍”。

与通用电气和西门子的说法相反,该经理表示,制造商的代表经常参与经销商的投标。他说,“每个制造商的销售人员都会代表公司”参加会议,在投标过程中向客户解释医疗器械。有时,他们的经理人员也会加入。

这个说法与“百位记者”看到的一些证人在中国法庭上的证词相吻合。去年公布的中国法庭案件的证人作证说,通用电气和西门子的员工都直接参与了串通投标活动。

根据《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CPA),贿赂外国公职人员,例如公共医疗保健系统中的医院官员,是非法的。

"百位记者“的报告说,据消息人士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对涉及西门子、通用电气和飞利浦的各个地区的投标操纵进行大规模、长期的调查。

美联社的报道提到,2008年,西门子因海外贿赂的指控而支付了16亿美元的罚款,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企业罚款之一。西门子承认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有关记录保存和内部控制的规定并承诺进行改革。后来《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报道记载了西方公司员工在中国医疗保健领域的行贿行为。

美联社援引曾在中国调查腐败数年的韩飞龙(Peter Humphrey)的话说,“百位记者”根据更近期的医院采购记录而新披露的情况显示,那种“熟悉的周期”又回归了。韩飞龙曾一度针对制药业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提起过法律诉讼。在那起案件之后,曾任路透社记者的韩飞龙后来因收购个人数据而在中国坐了两年牢。

“在我的经历中,各公司忽略尽职调查,对腐败视而不见,直到炸弹爆炸,”他说。“炸弹爆炸以后,他们陷入了麻烦。部分的回应是启动一个更为有力的合规机制,但过了几年,他们又返回原形。”

“丛林又长了回来,”他说。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1/162209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