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福奇被指对国会撒谎 美议员请求司法部调查他

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

7月20日(周二),美国肯塔基州联邦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指责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隐瞒国家卫生院(NIH)为从事高度危险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注资这个事实,并指福奇曾对美国国会撒谎。次日,保罗参议员又表示,他已就福奇对国会撒谎为由,要求司法部对福奇进行刑事调查。而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则质疑,为何福奇在疫情之初与中共的说辞一致?而且,美国国会和民众的说辞与福奇在电邮上对其同僚的说辞不同。因此,她敦促福奇在国会对此做出解释,并督促政府解雇福奇。

保罗请求司法部刑事调查福奇

保罗参议员7月21日(周三)致函美国司法部,要求该部就福奇对国会撒谎一事进行调查。他指出,福奇就NIH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拨款的问题曾对美国国会撒谎。

保罗对福克斯新闻网记者表示,福奇是出于个人利益,而对国会隐瞒了其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为,以及其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系。

保罗表示,十多位科学家都告诉他,福奇所在的国家卫生院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注资。

他说:“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是一种将天然发生的、只影响动物的病毒,重新合成、或在实验室重新编辑后,使这种原本只在动物体内出现的病毒变成一种可以感染人的、更易传播的致病病毒。这种病毒的功能被增益,并变得更加危险。”

保罗回忆说,早在2012年,福奇就曾反复表示,虽然功能增益项目可能会引发事故,但是这种研究是值得的。福奇认为,哪怕发生了事故,甚至引发全球性的大传染病的爆发,这个研究也是值得的。他说:“他们在美国也从事过这种危险的试验。”

福克斯新闻网的主持人汉尼蒂则指出,根据美国《信息自由法》公布的福奇于去年的电邮显示,福奇于2020年1月31日就被四位专家告知,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可能是被人工处理过的病毒。

保罗认为,其实福奇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就非常紧张了。福奇还曾就该问题很快组织其团队开会,但他对他的老板却否认了病毒可能是实验室外泄的可能性。

保罗说:“福奇一开始就在隐瞒事实,因为他知道一旦最后被证实,他通过NIH拨款的实验室是一个导致400人死亡的大疫情的源头,或最后被证实自己在为一个非常危险的研究注资,这将被视为是这个世界上政府所做的最糟糕的决定。他自己也将难辞其咎,他将担有道义责任。福奇现在回避这个责任,而在他这样做的过程中,他对美国人民和国会是不诚实的。”

保罗解释说,他只是在追究福奇对国会撒谎的责任,而非疫情造成的灾难负责。他说:“但是福奇是不是应为这所有的一切负责呢?不,因为现在仍然不清楚(中共)病毒是否是从实验室外泄的。但是,他对于他所在的NIH为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注资的问题撒谎了。因此,他应该受到惩罚。”

汉尼蒂则表示,国家公务员对国会撒谎是一个重罪,可能会被判入狱五年。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罗金(Josh Rogin)则于7月20日在推特上留言道,在NIH给武汉病毒研究所注资的问题上,保罗是对的,福奇是错的。他写道:“NIH在为武汉的功能增益研究注资,但是该院在试图谎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并非病毒增益试项目,未满足其对病毒增益研究的定义,以避免他们遭到自己的检查机制的调查。其实,‘功能增益’只是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种表述而已。”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罗金(Josh Rogin)则于7月20日在推特上留言道,在国家卫生院给武汉病毒研究所注资的问题上,保罗是对的,福奇是错的。他写道:“美国国家卫生院在为武汉的功能增益研究注资,但是国家卫生院在试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并非病毒增益试项目,未满足其对病毒增益研究的定义,以避免他们遭到自己的检查机制的调查,其实只是‘功能增益’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种表述而已。”(图片来源:福克斯视频截图)。

布莱克本:福奇在疫情之初的口径为何与中共相同?

布莱克本参议员7月21日在接受《巴莱特巴特》媒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共病毒导致美国60万人死亡,引发社会动荡,导致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工作和生计受到影响,孩子教育受到影响。因此,作为传染病专家福奇需要到国会回答关于中共病毒的很多问题,例如:在疫情之初,他的说词为何与中共一致?而在疫情之初,当他听说中共封城武汉,却允许武汉人前往全球各地的情况时,他是否曾经担心过?

她说:“联邦政府的雇员应该为国会提供准确的信息,而福奇非常清楚武汉病毒研究所有问题,这个问题应该被调查。福奇非常清楚,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于2014年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发放了基金,或者通过他从福奇所领导的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发放了基金。川普总统(于2020年)要求福奇停止给武汉病毒研究所资金,但他(福奇)并没有这样做,直到川普政府以‘不停止此拨款,你就下台’威胁时,福奇才停止了这笔拨款。”

布莱克本质问,因此福奇需对国会解释,他为什么淡化病毒外泄的可能性?在疫情之初,他对中共病毒的说辞为何与中共完全相同?为什么当中共封城武汉的时候却允许武汉人飞往世界各地时,他为什么没有对这种现象表示担心?他为什么不问“中共允许武汉人前往全球各地,是在散布病毒吗?是在蓄意散布病毒吗?实验室病的毒外泄是蓄意而为的吗?”这些问题。

布莱克本还指出,对外公布的福奇的电邮显示,福奇对于病毒与自己的同行是一套话,但是对美国人民和国会说的却是另外一套话。而且,福奇去年多次接受采访时,也没有告知美国民众这些事情。

国会还发现,NIH的病毒数据库有一套中共病毒基因序列,在中共从事中共病毒研究的科学家的要求下被删除。布莱克本说,国会现在需要了解:是谁协调的这个行动?哪位病毒学家删除的这个基因序列?谁允许的NIH删除这个基因序列的?

她说:“福奇的工资来自于美国纳税人,而NIH给武汉病毒研究所拨的款也来自于美国纳税人,所以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这些事情。”

报导表示,今年5月份的拉斯穆森报告民调显示,65%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福奇的决定和声明至少部分受到政治考量的影响;而且其中40%的受访者认为政治考量对于福奇的决定有很大的影响作用。而特拉法加集团今年5月但民调还显示,美国选民去年对福奇的信任度下跌了42.2%。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621.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