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江峰: 历史在“百年不遇”谎言中重演 看中共如何让灾难最大化

在郑州重大历史劫难的时刻,在全城水淹的敏感时刻,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里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关键是新华社发稿,又是谁在后面受益呢?看来不仅是水要覆舟,船上的人,也要把暴君踢下水去了。

江峰:两大迹象表明,郑州遭遇无预警泄洪或发省了溃坝;鲜为人知的河南板桥水库溃坝灾难惊人重演。(图片来源:SOH合成)

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大陆中部大省河南持续强降雨,7月19日周一再次遭遇极端强降雨。中央电视台周末还在玩弄那一套:灾难越大,党越伟大;轻描淡写地叙述著河南发生的洪水灾害。但是情况到了星期一就有了巨变:郑州——中原第一大城市遭受巨大洪水灾难。那么,洪水发生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江峰

灾难中中共体制内喉舌与政府官员众生相

新华社引用河南省气象局官方微博称,河南省今次降雨“突破历史极值”;目前河南当地多条河流、多座水库水位暴涨,超过汛期上限;包括省会郑州在内的多座主要城镇民生受到严重冲击。郑州市政府则说,此次郑州遭遇的是“百年不遇”的强降水。

这种说法似乎成了中共政府数十年如一日为了减轻自己罪责的口径,什么“五十年不遇”,“百年不遇”……一到了真正灾难降临的时刻,什么“可以抵御百年不遇、千年不遇洪水”的巨大政绩工程都不提了,能够“与天斗、与地斗”的革命精神没有了。

各级政府官员能想到的就是怎样侥幸过关、保住官位。首先是应该泄洪却要尽量不泄洪,因为一泄洪,就意味着农业和财产损失。其实你损失多少他不管,他考虑的是这些损失会影响他当官的前途,所以他宁可保住不泄洪。中共官员控制上访群众他有办法,控制老天爷他就傻眼了。万一降雨越来越大,他下注赌博没赌中,怎么办?那就不得不走第二步,悄悄泄洪。为什么要悄悄呢?担心社会恐慌,担心北京知道了责问:你不是严防死守么?你不是控制大局了么?为什么又要泄洪?他还是怕上面怪罪他不好当官了。这两条都是在用人民的生命跟大自然去赌。

中央电视台周末还在玩弄那一套:灾难越大,党越伟大。轻描淡写地叙述著河南发生的洪水灾害。但是情况到了星期一(7月19日)就有了巨变:郑州——中原第一大城遭受水淹。

两大迹象表明,郑州遭遇无预警泄洪或发生了溃坝

这里面有两大蹊跷,我跟大家一起去观察。第一,各类转发的现场报导说明,大量公共设施包括地铁遭受水淹,人们如常通勤进出。尤其是地铁,那都是往阎王殿里走啊!20日6时,登封市登电集团铝合金有限公司遭受洪水侵入发生大爆炸。这样对水淹极度敏感的生产型企业,竟然没有防洪反应!不可能是企业领导不懂自己的企业,生产铝的工厂,对车间房顶防雨防漏水要求特别严格,为什么?电解槽内进了水,水会在槽内迅速膨胀而发生剧烈爆炸;熔融的高温铝液遇水发生反应形成大量水蒸汽,体积急剧膨胀,会发生剧烈爆炸。这都是常识。企业能不知道么?还要继续开工。

唯一的解释就是,根本没有接到政府的危害警告,说明城市防洪没有预警!新闻报导称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19号下午5点下发紧急通知,将防汛二级应急响应提升至一级。换句话说,至少在地铁发生重大生命伤亡事件和登封铝厂爆炸之前,已经有了二级应急响应,为什么市民依然正常出行?甚至最容易发生水涝和电力故障造成重大社会灾害的地铁还要运营呢?

郑州是河南省会城市,因此官场比一般城市复杂,还带有省委省政府呢。官场惰政懒政,发了警报也没有人督促执行,甚至说压根儿就没有认真地去散发预警。因为最有力、覆盖最大的电视频道央视正在轻描淡写、歌功颂德、隐瞒灾害的严重性真相,极大欺骗了包括企业在内的广大市民。这是可以观察到的第一点,有预警无执行。

第二,尽管19日进入强降雨,但是毕竟城市积水和排水都是一个渐进过程,换句话说,我们会看到街道、小区的水面在不断提高,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如同山洪倾泻般巨大的从高位向地位激流的洪水。而19号郑州就遭遇了这样一种恐怖情景。众多市民躲避不及,甚至水面出现许多浮尸。出现这种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水库突然无预警泄洪,或者是发生了溃坝。而事实上同一时间,内蒙古处于同一降雨带的永安水库、新发水库已经出现垮坝决口险情。

同一时间,内蒙古处于同一降雨带的永安水库已经出现垮坝决口险情。(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郑州已投资534亿建设“海绵”城市项目;党媒水库险情蹊跷报道

我们来分析这两天郑州发生的这个事情。中共自己表彰自己的“光辉业绩”是可以有迹可循的,我们就找一找看郑州到底能不能应付这种大型降雨。实际上像这种降雨带,每年7、8月份都来的,长期在河南生活的人们都知道。

郑州位于黄河边上,从政治上和实际地理环境上,城市水务工程都是最重要的。(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郑州作为河南省会城市,黄河边上的城市,从政治上、实际地理环境上,都要求做好城市水务工程。到了夏季,城市内涝和地下水匮乏、饮用水紧张的状况是并存的。2017年底,郑州市制定了一个《2017年~2030年城市总体规划》,到2020年就投入了534亿建设“海绵”城市项目。

到2020年,郑州已投入534亿建设“海绵”城市项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什么叫“海绵”?就是能够有能力吸存雨水,然后净化变成城市用水。这已经是精细化了的城市下水排水系统的处理了。说明河南政府已经有确切能力处理每年七、八月之间的降雨对城市的影响了。换句话说,即便是极端降雨,也就是一般性或者局部水淹,绝对不会出现现场报导和爆料出来的巨大洪水;其次,人民日报官方频道报导用了这么一个题目,反而引起了我的关注,它说:“郑州常庄水库大坝险情初步得到控制”,消息源自郑州市委宣传部,说截至目前,水库水位持续下降,但持续降水还会增加大坝压力,政府以及军队都在现场待命。

人民日报官方频道报导郑州常庄水库险情情况。(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从中我们能出什么重大内涵呢?这样一个涉及到如此重大的水务防洪信息,不是防汛指挥部发出的,不是专业指挥部门发出的,而是郑州市委宣传部提供信息。这就意味着真正干活儿的人没有发声,意味着大量地方政府有可能存在着严重失职、拿人民生命冒险的可能,已经被更高一级的党组织消化掉了,目的就是前面分析的:减轻责任、保官。

郑州遭遇突如其来洪水的真正原因;党媒、粪坑与苍蝇

实际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报导中说“水位持续下降”。我们知道从周末以来暴雨不断,直到19号周一强降雨,整个地区都在降雨带以内。天在不断下雨,你的水库水位怎么下降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泄洪了!

既然泄洪,是多大的泄洪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对下游哪些地区造成影响?一概不说。其实,这就是我们让大家分析观察的现象:突如其来进入郑州的洪峰,是大坝泄洪造成的!如果你要不承认泄洪甚至是局部溃坝,那么郑州市搞的“海绵”工程就是豆腐渣工程,就是一个骗钱贪污的窝点;如果要强调郑州对于暴雨的城市排放能力强大,那么就必须解释,突然造成铝厂爆炸、郑州地下铁无预警水淹、城市大面积遭遇洪水死亡是怎么造成的?洪水从哪儿来的?

人民日报本来一则跟央视一样试图歌功颂德、轻描淡写的文章,却明白无误地暴露了郑州遭遇突如其来的洪水的真正由来!至于是泄洪还是溃坝,目前情况来看,泄洪可能性大,因为一旦溃坝,是一个连锁反应,洪水将持续较长时间不会退去,而不会造成郑州地铁突然大量进水然后还可以有水退去,进入抢救的环节。

最可恶的就是,中共一如既往地掩盖真相,这就意味着当下受损或者正在受灾的生命依然遭到威胁的情况,不能得到及时抢救。更糟糕的是,造成灾难的原因依然存在,溃坝随时会成为现实。

澎湃新闻等各类中共直接、间接控制的媒体,说“有惊无险、安全疏散”,可是依然在地铁车厢里面数以千计的生命怎么办?甚至还有网军五毛谴责人民日报,说根本没有水淹,自己就在郑州,人民日报这是给境外势力递刀。此刻想起王朔的几句精彩骂:所谓的傻逼只有一种,一开口便是民族、国家和政府的安危、荣辱,但对于自己的基本权利、自由和尊严却不思考,对身边的不公不义和无数无辜、无助和无告的弱者,却漠不关心。但是我想,这些粉红、网军,充其量也就是一群苍蝇,如果没有一个粪坑,他们是不会在这里聚集的。

不为人知的1975年河南板桥溃坝大灾难

我在《历史上的今天》系列节目里讲述过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一个与唐山大地震同样惨烈的灾难,在大陆却没有几个人知晓。那就是同样发生在河南的板桥溃坝。历史惊人地相似,又悲剧般重演。

那是1975年8月4日,同样是特大暴雨。这一次郑州降雨,说是“百年不遇”,19日20时至20日20时,郑州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而1975年那次,24小时降雨达到1060毫米。所以说,中共官员就是张口说谎“百年不遇”,1975年那次就比这一次超过了一倍。

1975年8月河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直接造成23万人罹难,几乎相当于次年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那么,那次板桥溃坝的主要原因:一个是历史上河南省水库“大跃进”。从饿死人的河南信阳大饥荒制造者吴芝圃,到后来好大喜功的刘建勋,都认为河南的灾荒就是水利问题,玩儿命建水库,符合毛泽东“高峡出平湖”跟自然斗争的共产党理念,也满足了要政绩的为官之私。但是大坝质量难以保证,重视蓄水忽视防洪。只要当下政绩、不管以后灾难的短视执政,造下了溃坝的根基。

当1975年8月特大暴雨来临之后,水库的危急电报送到了中南海,当时代行总理全责的邓小平正在经历政治整肃在家打桥牌,当时正兴致勃勃地打自然叫,这下子真的自然灾难拍门,却不予理睬。河南官方数字是大约10万人,而民间根据各个基层统计的死亡数字相加,人数在23万人以上。和1976年的唐人大地震死亡人数相当。唐山大地震妇孺皆知,但这场灾难为什么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记忆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呢?因为没有任何惩罚和反思。当年水利部长钱正英一句话“我应负主要责任”,就把所有的良知谴责及法律惩处都淡化了,因为谎言正像将一场大饥荒被包装成一场“自然灾害”一样,那场完全人为的溃坝灾难,被宣传为“洪灾”,这水是老天下的。

1981年8月,一位新华社记者在中共内参中指称,六年前的河南758板桥溃坝灾区的人民生活仍然非常艰难,要求中央直接给予财政支持。邓小平批示:“一派胡言,此记者不可重用!”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人敢公开这场决堤惨剧。

2005年5月28日,美国《发现》(Discovery)频道播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十大灾害》专题节目,河南板桥水库溃坝名列榜首。当时到底有多惨,具体描绘大家可以去看我的《历史上的今天》“板桥溃坝”节目。

中共层层推诿责任,如此重大灾难,直到最后才有一个驻马店地委书记苏华被秘密逮捕,理由还不敢说因溃坝,逮捕的理由是:苏华建设地委第二招待所,亲自放鞭炮奠基,没有共产党的人味,没有阶级感情。

郑州洪灾与板桥决堤:中共在大灾难中的两点相似之处

只要没有真相,历史就不得反思,灾难就会不断降临。除了特大暴雨之外,我们可以看到,有一样是多么地相似:那就是中共的惰政懒政。尤其是党内政治斗争越残酷的时候,就越没有人出来主动承担责任、去担当;党内领袖越英明伟大,就越没有从基层到高级干部出来干活。那当然了,你什么都“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了,那你就一个人亲自干吧。为什么邓小平当年躲在屋子里打桥牌,秘书也不去请示啊?当时邓小平已经靠边站,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正在挨斗。

1975年,就是“文革”的最后一年,毛泽东已经无以伦比的成为“红太阳”,所有人都在吹捧、阿谀奉承中战战兢兢地活着,谁会去出头露面,去做什么治理国家的大事儿?自己的命都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朝不保夕,还能顾著老百姓的身家性命么?

第二个惊人相似的,就是中共一如既往的掩盖真相。就在19日郑州最危难的时候,环球时报却在头版登出文章,“欧洲洪灾肆虐引发深度反思”,又要让中国人忘却深处地铁车厢里生命垂危的国人,去关注讥讽欧洲。

环球时报7月20日不提郑州洪水大灾,却发文大报欧洲洪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但是,人家已经有国王、王室去悼念自己的子民了,我们的“皇上”呢?不见踪影,而各类网军一涌而出地洗白郑州惨剧;人还在地铁里等待逃生,郑州市委已经发布说“历史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为什么说那些洗白郑州悲剧、没有良心的粉红们不过是苍蝇,他们的存在是因为有粪坑的存在。郑州如此丧尽天良的公告会载入史册的。当然,我也坚信,一场场的大雨,一场场的灾难,总会唤醒一方生命:淘汰摒弃了中共的城市和乡村,一定会更加干净!

用意阴险:党媒从宣称“可控”到突然发布泄洪通告

其实就在我已经基本完稿的时候,收到最新消息,就是中共人民日报,那个刚刚说完常庄水库“可以控制”的人民日报,美国时间7月20日中午时分发出了要求紧急扩散的“紧急通知”,称常庄水库即将泄洪。

我的第一反应有二:其一,通知泄洪,实际上为我刚才分析的中共偷偷泄洪造成包括郑州市在内的重大财产损失、人员伤亡做掩饰,只要错位时间点,不负责任等同杀人的泄洪,就变成了为民负责,提前公告的有效泄洪了,所有的死亡都会变成“政府已经通知了”,都是你们自己不小心了。

其二,重大溃坝可能依然存在,或者已经发生,通知泄洪只是为了掩盖真相。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深处洪水当中的郑州等重要城市,就算发了紧急扩散的通知,没有公共交通、没有私家车,甚至都没有道路,你让在水里的群众如何走得掉?几个小时洪峰就到达了,地铁里被困车厢的老百姓怎么办呀!!

新华社惊现“异常”贴文,意味浓厚

中共新华社19日先后出了两条奇文:第一条,在福建召开的世界遗产大会,习近平致信祝贺。本来对什么都要“亲自指挥”的习近平,到处讲话是一个平常事,但是新华社给的题目却是“人类如何守护好共同瑰宝”,新华社明确点名习近平又要指引全人类了,有着很强的讥讽意味。

紧接着新华社在19日同一天,发了只有一张图片的贴文,并写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生,切忌自命不凡”。谁是自命不凡的?当然是要指引全人类的人。

新华网奇异贴文,随后被删。(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郑州重大历史劫难的时刻,在全城水淹的敏感时刻,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里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关键是新华社发稿,又是谁在后面受益呢?看来不仅是水要覆舟,船上的人,也要把暴君踢下水去了。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69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