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贵州政府负债累累 茅台成“提款机”

贵州负债累累,茅台成“提款机”。(图片来源:中央社

贵州是中国最贫穷、负债最多的省份之一。标普数据显示,去年贵州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略高于7,000美元,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而贵州的债务相当于GDP的112%,在中国各省中排名第三。

贵州茅台作为中国沪深两市股价较高的上市公司,截至2021年8月2日收盘,市值达到2.2万亿元;而2021年上半年,贵州省GDP为9,075.47亿元,茅台市值高于贵州省GDP。

《华尔街日报》8月2日报导,贵州茅台作为成功的上市公司,有能力对贵州基础设施,如机场、铁路和高速公路进行投资,并为陷入债务泥潭的贵州省政府提供支持。2019年底和2020年底,贵州茅台母公司将两批股权无偿转让给一家政府投资企业,分别相当于整个公司4%左右的股权。到今年第一季度,该投资公司已经出售了相当于贵州茅台约3.5%的股份。

据华尔街日报估计,这些股权转让交易可能筹集到了相当于约123亿美元的资金,但上述政府投资公司没有披露交易所得资金的用途。

晨星公司(Morningstar)分析师Jennifer Song表示,这些资金可能帮助政府有关部门偿还了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融资产生的表外债务。

Song说,贵州面临两难境地,该省必须通过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但税收和土地出让收入无法满足其基础设施投资需求。

她称,由于地处偏远,道路利用率不高,高速公路项目都在亏损。

贵州茅台由贵州省国资委100%控股,其领导层与贵州省政府关系密切,前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高卫东于2020年初出任了该公司董事长。高卫东同时也是贵州茅台母公司的董事长。

由于无偿向贵州省政府出让股权以满足其一些优先事项,贵州茅台与外部股东产生过矛盾。今年2月份,受到散户投资者反对后,该公司取消了一项捐赠计划。贵州茅台曾计划向四个项目投入人民币8.2亿元(约合1.26亿美元),包括一个污水处理厂和一个道路建设项目。

Sanford C. Bernstein驻香港的分析师Euan McLeish称,贵州茅台还在其他方面向贵州省政府提供了支持。例如,两年前,贵州茅台开始向其母公司成立的一家销售公司出售部分旗舰产品飞天茅,售价与该公司向其他经销商收取的每瓶人民币969元出厂价相同,而不是直接销售时收取的每瓶人民币1,400元,此事当时引发大量反对声音。

最终,贵州茅台规定,通过这种直营渠道的年销售额不能超过上年末净资产金额的5%,若超过这一标准就必须寻求股东批准。

不过,McLeish表示,对外部投资者来说问题仍然存在。

McLeish说,“一些投资者担心贵州茅台此举是为了把利润从上市公司转移到国有母公司,因为出厂价和零售价相差巨大。”

他还说,“在某种程度上,利润可被转走约40%。”

McLeish表示,贵州茅台还做了一些事情,比如改造升级家乡的道路和进行慈善捐赠,“贵州茅台在贵州面临着要把好处分润给当地的巨大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信用分析师朱素征表示,贵州茅台为贵州省提供了一种资金缓冲。贵州省疲于应对债务高企和低收入并存的局面,严重依赖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

朱素征表示,总的来说,贵州省国有非金融企业的债务与其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normalized EBITDA)之比是5.7倍,如果剔除茅台,这一比率将上升到20倍。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03/1627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