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张家界隔离点缺食缺水 女子哭喊

网络热传的视频显示,一名被隔离在蓝湾博格酒店隔离点的女子不断高喊、哭诉。 韩先生透露,“该女子在隔离点一个下午没有饭吃,她大概是住在六楼的。人都崩溃了,就喊‘没饭吃!’”“被隔离的人也不被允许出去买东西,点外卖也不行。”“隔离酒店的伙食是很差的

湖南常德市武陵区发现1例无症状感染者后,官方通报称,其密切接触者和重点人群有447人。

老家在湖南张家界的韩先生表示,他曾经在常德打工几天,就成了这例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或重点人员”而被拉到有五百多人的隔离点。视频显示,在此隔离点,因缺食物缺水,被隔离的人情绪崩溃,大声哭喊。

韩先生8月10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在7月下旬去湖南常德的一个工地上干话(做钢筋工)。干了5天后,于7月28日就回了张家界老家。因为常德武陵区发现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尽管他已经回到张家界,仍然被要求隔离,因此被拉到张家界的蓝湾博格酒店隔离点隔离。

“我是8月8日到隔离点的。疾控中心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我跟病毒携带者接触了,我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疾控中心后来又打来电话,说派出所、公安局过来接我。8月8日早上4点多,到我家里接我,坐公交车到隔离的酒店,当天早上6点多到的。”

韩先生说,与他在常德的工地上干话的有将近一百人。“我们工地没有发现确诊病例,但常德武陵区发现一个无症状感染者,是个女患者。”“她曾到常德一个厂去接送朋友。她离我们工地的距离就几百米远。”

“我从常德回到张家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了病毒携带者的密切接触者,我都被搞懵了。”

7月28日,常德市武陵区官方通报,7月27日21:00,武陵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到居民张某报告,称其家人曾与成都确诊病例有接触史。

初步核查,张某之妻周某系无症状感染者,36岁。7月23日、24日曾与成都市确诊病例(张家界旅游后来常),在常德活动期间有接触史。7月27日晚,核酸检测初筛结果为阳性,复核也为阳性,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已被隔离治疗。

周某7月23日至7月25日期间,先后与成都确诊病例在喜来登酒店、河街和兴村餐馆和风吟仟茶奶茶店及穿紫河三号游船、水榭花城东城、桃花源机场区域活动;7月25日晚至7月27日晚,周某曾在蓝莓果培训中心、水榭花城东城、大润发超市万利隆面包店和肯德基店、芙蓉兴盛超市(蓝莓果培训中心旁)、博美杨氏美容(市一中旁)区域活动。

武陵区于7月27日晚对感染者所住小区、喜来登酒店、蓝莓果培训中心等场所进行人员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6:00,已经排查出密切接触者和重点人群447人。

韩先生说,刚开始时,隔离点什么都没有,被隔离的人情绪要崩溃了。“这个酒店隔离了五百多人,分别被隔离在二十几层楼里。”

“第一天的时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很少,没有人手。我住在二十一楼。中餐和晚餐是从楼上往下面发的。有的人下午还没有得到午餐。那天,被拉来隔离的人特别多。肯定是管理方没有统计好,导致中餐不够。”

网络热传的视频显示,一名被隔离在蓝湾博格酒店隔离点的女子不断高喊、哭诉。

韩先生透露,“该女子在隔离点一个下午没有饭吃,她大概是住在六楼的。人都崩溃了,就喊‘没饭吃!’”“被隔离的人也不被允许出去买东西,点外卖也不行。”“隔离酒店的伙食是很差的。”

韩先生说,“我给疾控中心的一个领导打电话反映了情况:上午就给每人发了一瓶水。因为空调主机关了,空调是风扇状态,越吹越热,人受不了,一瓶水不够。晚上的时候又发了一瓶水,一天两瓶水。”

韩先生无奈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将被隔离多少天。他说,8月10日,疾控中心的人给他打了两次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过来的,我就跟他说了一些情况。我这种情况的只有我一个人。”

据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8月9日的24小时,大陆新增本土病例108例,其中湖南6例,均在张家界市。

近日,湖南张家界市官方发布41号令,要求全员核酸检测“不漏一户、不漏一人”。8月8日起,每个社区每轮参加核酸检测的居民人数,都必须由市直、区直包保单位、街道办事处负责该社区的负责人以及社区主要负责人签字确认,上报市、区疫情防控指挥部。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方晓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11/1631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