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青少年打疫苗出了问题谁负责?

作者:
很多家长并非没有怀疑,但却无可奈何,毕竟孩子要上学,自己要上班挣钱养家。但与这些相比,生命更为可贵。如果无法选择躺平,那就运用智慧去抗争。一位网友出的主意或许可以借鉴,那就是拿一张“保证书”,上边写上“声明对某某员工/学生因打疫苗出现的任何后遗症负完全责任”。谁让你打你让谁签字。估计没有一个领导敢。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这样做,中共的疫苗推行计划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多伦多病童医院(The 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周四报告,出现至少五人接种了辉瑞或莫德纳疫苗后﹐患心脏炎症

德尔塔变异毒株从南京、张家界蔓延至全国多地,引发新一波疫情之际,中共大陆多家体不久前刊发了题目为《7月“科学”流言榜:青少年不打疫苗因副作用大?》的文章。文章证实,从7月份开始,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多地已启动18岁以下人群的新冠疫苗(中共疫苗)接种。据不完全统计,除北京外,广西、湖北、黑龙江、湖南、安徽、福建、江苏、广东等地均已明确了12至17岁未成年人新冠疫苗(中共疫苗)接种,且大部分地区都将从7月开始为15至17岁人群接种,8月开始为12至14岁人群接种。

在文章作者看来,如此“利国利民”的好事,却有流言称“新冠疫苗对成人有效并不意味着对青少年也有效,甚至对青少年副作用会更大,不应接种”。是以,文章重点“驳斥”了这个“流言”。不过,文章并没有足以让人们相信没有副作用的论据,而是笼统地说:“根据临床试验积累的数据和专家评审论证,充分证明疫苗对3至17岁人群是安全的,诱导产生抗体的能力非常强”,而且,“接种疫苗后,绝大部分人可以获得免疫力,从而有效降低发病、重症和死亡的风险”。

请问,既然有临床试验积累的数据和专家评审论证,那么请公布试验数据和专家论证过程,请公布所有专家的名头和说辞,让广大的家长们自行判断是否要给孩子打。如果不敢公开试验数据和专家论证内容,那国人有理由怀疑疫苗的安全性。

除了这一点值得怀疑外,近期网络有视频披露的两个案例,也让知情的民众裹步不前。一个是8月初,江苏无锡江阴中学一名学生在体育馆打完疫苗后,出现脸色发白出虚汗、接着抽筋的不良反应,救护车赶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另一个是8月8日,扬州市江都区郭村一中学生在当地接种点打疫苗后,当场昏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由于当局下令封锁打疫苗后产生的不良反应数据和案例,是否有更多类似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绝不会只有这两个案例。对此,中共当局能否回应谁来对出现不良反应,乃至失去生命的学生负责?中共除了掩盖、封杀,还会干什么?

在中共当局公开自我打脸,违背自己的打疫苗“遵循“知情、同意、自愿”原则,反而下达指令,强制各级单位、学校打疫苗的暴政下,作为保护孩子最后屏障的家长,在下决定前,一定要多了解下国际最新资讯和当下真实情况:

一、近期,在南京、扬州等地的新一波疫情业已出现重症和危症病人,而且绝大多数人都是打过两次疫苗的,这足以证实中共疫苗的效用有限,其对于防止感染、防止发病、防止传播,甚至防止重症都已失效。对于打过疫苗的成人的效用尚且如此,对于青少年而言,能有多大效用?

二、青少年打疫苗后出现死亡的案例在其他一些国家早已经出现,如7月5日,新加坡一名16岁青年在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六天后突然昏迷,之后心跳停止。6月13日,美国一名13岁男孩在接种完第二针复必泰疫苗后,出现疲劳、发烧等多种反应,后在睡梦中过世。而美国疾控中心曾证实,年轻人打疫苗后,少部分人会出现急性心肌炎症状。

此外,笔者还在一个多月前看到一则美国听证视频,视频中女孩的妈妈正在陈述女儿作为疫苗志愿者,在打完第一针后就出现了多种不良反应,包括下肢瘫痪、口齿不清、思维混乱等。女孩的妈妈边说边抽泣,痛心曾经活泼可爱的12岁的女儿,如今只能在轮椅上度日。

不妨想一想,作为号称保护率、效用远高于中共疫苗的辉瑞等国外开发的疫苗,尚且有如此难以预料的副作用,中共疫苗有多少可信度呢?而且最新信息显示,辉瑞和复必泰若碰到德尔塔,保护力都大幅下降,后者从原有的95%下降至仅有64%。这也意味着,即便青少年打了中共疫苗,中共疫苗也难以保证具有可信的保护力。

三、根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10日的一篇报导,新研究表明,男孩接种疫苗后患上罕见心脏并发症“心肌炎”的可能性高了整整14倍。这项发表在“JAMA Cardiology”上的新研究基于对15名接种辉瑞疫苗后患心肌炎的青少年进行分析,调查结果与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相呼应,表明十几岁男孩的风险高达9倍,所有15人在接种疫苗后几天都开始出现胸痛迹象并持续长达9天,不过最终没有人因严重心肌炎需要重症监护,也都在5天内出院。但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医生警告说,接种疫苗后心肌炎的长期风险“仍然未知”。

四、根据英国《卫报》8月10日的报导,“牛津疫苗小组”负责人波拉德教授(Andrew Pollard)向国会议员提供证据时表示,疫苗并没有阻止新冠肺炎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传播的这一事实,意味着先前“达到人群整体免疫力是神话般的想像”。波拉德教授指出,“德尔塔病毒株仍会感染已接种疫苗的人,这确实意味着在任意时刻、仍未接种疫苗的人都有可能感染病毒,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完全阻止这种传播”。

五、无论是哪个国家的疫苗,都是试验性疫苗。早在6月,欧美mRNA疫苗的发明者马龙(Robert Malone)博士在福克斯电视“塔克秀”上说:“政府对COVID-19疫苗的风险不够透明。”“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在年轻人和青少年中打疫苗是安全的,他们不应该被逼着去打疫苗。”他所指的是18-22岁人群。不幸的是,在这个人群中风险评估根本就没有做。“我的意见是这些人群有权自己决定该不该打疫苗,更不用说这些疫苗是试验性疫苗。”

六、5月25日刊登在BBC网站上的文章《新冠疫苗:应该小孩子接种吗?》中认为,儿童很少受到病毒的影响,即便感染,也大多症状轻微,甚至无症状,这与年纪大的人形成强烈对比。文章援引《柳叶刀》上发表的一项针对七国的研究估计,在大流行期间,每100万儿童中,死于中共病毒的不到2名。

总结以上情况和观点,那就是试验性疫苗带来的副作用和安全性尚不完全清楚,但对男孩会引发心肌炎已有了多个案例;疫苗对很少感染的青少年的保护作用同样并不清楚,打疫苗和不打疫苗的感染率缺乏对比数据,而疫苗对人们长远的健康究竟有何影响,同样没有数据。因此,在一切都缺乏足够数据支撑的情况下,让青少年打疫苗早已在国外引发了争议,国外许多家长也选择拒绝给孩子打。

与国外家长们尚有选择相比,中共当局却是在下令强迫成人打疫苗后,再次下令各级学校强制学生打疫苗,并说是政治任务。中共当局公然将疫苗接种率与政治任务挂钩,更令人怀疑中共背后的猫腻,或许保证生产疫苗企业的利润才是中共不遗余力推行疫苗的真实原因,其哪里真正管百姓的死活?

对此,很多家长并非没有怀疑,但却无可奈何,毕竟孩子要上学,自己要上班挣钱养家。但与这些相比,生命更为可贵。如果无法选择躺平,那就运用智慧去抗争。一位网友出的主意或许可以借鉴,那就是拿一张“保证书”,上边写上“声明对某某员工/学生因打疫苗出现的任何后遗症负完全责任”。谁让你打你让谁签字。估计没有一个领导敢。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这样做,中共的疫苗推行计划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13/163215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