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对冲基金首席经济学家:美元与黄金脱钩 引全球信贷扩张

作者:
美元取代黄金成为全球储备工具,借此,美国可以大量借贷和印钞,却不会在国内引发恶性通胀,因为世界其它国家分担了它的通胀。而不能像美元那样享受全球需求的其它货币,如果像美国那样实行货币扩张,不断加剧的货币失衡最终总是导致这些货币兑美元走软,从而迫使本国经济更加依赖美元。

在华盛顿的雕刻和印刷局(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BEP)展示了三根0.9999的优质金条,每根400金衡盎司或28磅,总价值超过150万美元

50年前的8月15日,时任总统尼克松下令美元与黄金脱钩,此举开启了法定货币债务推跑经济的时代。从那以后,金融危机的爆发更加频繁,但持续的时间更短,这些危机往往又通过再放债、多印钞而被“化解”了。

金本位制的终结催化引发了大规模的全球信贷扩张,巩固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事实上它取代了黄金,成为世界主要央行的存储货币。

世界债务数额飙升,超过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350%还多,美其名曰“金融经济”,也就是信贷经济成倍的增长。

金本位制给政府对货币和财政的贪得无厌设了一个羁绊,但是,终结它就像让增加债务的野马脱缰,刺激了各国将当前的收支失衡交给后代埋单。

美元取代黄金成为全球储备工具,借此,美国可以大量借贷和印钞,却不会在国内引发恶性通胀,因为世界其它国家分担了它的通胀。而不能像美元那样享受全球需求的其它货币,如果像美国那样实行货币扩张,不断加剧的货币失衡最终总是导致这些货币兑美元走软,从而迫使本国经济更加依赖美元。

全球大多数央行追逐的归零之争也促成了现在的这种格局: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天下独大,没有其它可替代货币,因为其它国家同时放弃了金本位制,削弱了本国货币成为世界储备替代工具的能力。

在1960年代,任何一个大国只要它的黄金储备充足,它的货币都可以和美元竞争。到了今天,无论是融资还是储备,没有一种法定货币能够与美元抗衡。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人民币: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总产值占全球GDP的17%以上,不过人民币结算在全球交易中的比例不到4%。

终结金本位制,让尼克松巩固并保证了美国在金融和货币上的长期独大地位,后果是引发了全球信贷驱动经济,造成了实体经济远远无法承负的金融风险。

那些支持美元与黄金脱钩的人认为,(脱钩后)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短了,而且在危机期间全球经济加强了。但是,大规模扩张债务导致金融危机的说法更有说服力。想想非生产性债务飙升,公民税负攀高,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增加,而这些问题又总是通过放债和冒更大风险来“解决”。

政府和富人,即货币和信贷的第一批接收者,会受益于债务驱动的经济和天量印发的钞票,不过中产阶级和穷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他们工资的实际增长速度低于住房、医疗保健和水电等基本支出的价格增长,同时税负又上增长时,他们要提高生活水平就很难了。

鉴于目前全球货币对黄金的失衡规模,重返金本位是不可行了,因为这可能触发巨大的金融危机。但是,如果出于政治考量,可以实施基于泰勒规则的货币政策体系,以限制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同时,可以实施严格的赤字和债务限额。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出版作品包括《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离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

原文:The End of the Gold Standard:50 Years of Monetary Insan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20/1635245.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