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大陆娱乐 > 正文

家里4亿房产被拍卖,嚣张大小姐终于学乖了?

最近因为吴XX的倒下,曾经签过他的“耀莱集团”屡上热搜。

巅峰时期的耀莱集团确实算得上巨擘,商业版图从影视到顶级奢侈品代理都有涉猎,据说身家不下130亿。

但,此一时彼一时。就在这个月,耀莱老总綦建虹名下房产已经被公开拍卖,起拍价约4.2亿。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未必认识耀莱老总綦(音“奇”)建虹,但都知道他有个漂亮的女儿——人称“耀莱千金”“追星界第一白富美”的綦美合。

綦美合年龄不大,现在也只是在英国读大学的年纪,但是要论追星史,那可以说是相当资深了。

由于父亲和成龙的商业合作关系,綦美合十岁就被成龙带上了CCTV的舞台。

还在成龙的生日会上,和火遍全亚洲的EXO单独在后台合影,被粉丝口诛笔伐。

为什么后来吴亦凡单飞后,签在了耀莱集团名下?据说就跟“耀莱千金”綦美合的鼎力推荐大有关系。

近两年,綦美合比较出圈的新闻还有——被爆跟王一博交往。虽然双方没有承认,但是“耀莱千金”的业余生活,看来没怎么受到父亲公司破产拍卖传言的困扰。

除了跟偶像近距离接触之外,綦美合的日常基本上都和白富美小姐妹们相关,风头最劲的就是,“华谊小公主”王文也。

王文也是华谊兄弟影视总裁王中磊的女儿,巅峰时期的大小王总,身价同样以百亿计。

只是这几年,投拍的电影相继流产赔钱。2020年底,华谊兄弟就已经欠了19.61亿,资金链脆弱,王中磊的哥哥王中军在2021年传出被限制高消费。(不过很快被否认)

王中军也坦陈过,自己的过于乐观,导致了公司资金困难。

綦美合与王文也年龄相仿,“门当户对”,连爱好都差不多,最喜欢的就是拍照发Ins,秀姐妹情谊。

跟闺蜜在微信群聊里对普通女孩看不上:帅哥是属于她们的。

如果父辈的商业帝国持续兴旺,“不懂事的小女孩们”估计还会继续不加克制地追追星、秀晒炫……

但这几年,父辈事业走下巅峰,小仙女姐妹花不得不学会双脚着地,消停了一段时间。

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家道中落,她们的生活水平还是高于常人。

只是,境遇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人生中“人间富贵花”这一页已经落下帷幕,下一幕“破产千金记”的剧本又应该怎么演?目前还没法预测。

但是这样的事并不鲜见,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两个民国时期“千金”的故事。

公使夫人黄蕙兰

黄蕙兰是民国初期外交家顾维钧的第三任夫人,爪哇华侨首富“糖王”黄仲涵嫡室所生的二女儿。

她的父亲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富二代”,继承父辈的商业版图,业务从糖业到银行、保险及航海业,办事处遍布欧亚各大城市。1924年,总资产就有2亿荷盾之多,位列世界第14大富翁,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她幼年生长在爪哇,因为母亲没有生下儿子,年少时就经历父母分居,青少年时期随母亲与姐姐常住欧洲,一直过着豪门掌上明珠的生活。

富养长大的女孩,有条件接受上流教育,熟悉多种语言,做派西洋化,性格好强叛逆,自然颇有优越感,再加上长相标致,被称为“远东最美珍珠”。

1920年,她在母亲的安排下,与当时崭露头角的青年外交家顾维钧在巴黎相识、结婚,成为中国公使夫人。挟慈父之多金,依贵婿之显要,生活豪纵,非同一般。

黄蕙兰晚年出过一本自传《没有不散的筵席》,看标题就能想象她公使夫人时期的生活。

在顾维钧当驻法、驻英、驻美大使期间,她往来于欧美贵族巨富之间,参加的宴席不是英国女王主持,就是美国总统举办的,堪称二十世纪版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顾维钧回到国内任职时,她则往来于北平顾维钧的居所和父亲所在的爪哇家乡,说服父亲花了10万元买下吴三桂为宠妾陈圆圆所建的府邸,又花了15万翻修改造。

顾维钧与黄蕙兰

这座豪宅自带新装的暖气系统,每天需要烧一吨煤。还有新式抽水马桶、洗手间和冷热水的浴室,以及为数众多的客房、佣人房和狗圈。

她在书中颇为得意地回忆过,由于她外形高贵,又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熟谙外语,好多外国记者都误以为她是“宋家三姐妹”之一。

当时的北平时局不稳,老百姓不敢随便出门。只有她像一个公主一样毫不在乎,坐着她的劳斯莱斯轿车,带着司机和跟班随便去哪儿,没有人敢拦她。

有一次曹锟被软禁在家,她泰然自若地走进府里,主动帮他的夫人偷运出她的首饰和钱。胆子之大的背后,还不是因为家世在撑腰。

总之,直到50多岁需要自己赚钱之前,她都是个真正的小公主。她的父亲从来不拒绝她任何要钱的要求,父女俩都觉得这是父女之爱最好的表现,她也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都过着不用担心钱的生活。

她的吃穿用度极尽奢华,是《Vogue》杂志评选出的“中国20年代最会穿衣的时尚女王”。

后期和顾维钧一起,出席了很多外交场合,是那时候的社交皇后。

她把旗袍穿出了自己独特的韵味,曾经穿过的百子嬉春旗袍,现在还收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彼时,很多少女都将她的穿搭风格,奉为时尚圣经。

结果中年以后,父亲在爪哇的财产被征收。

父亲去世后,他的情人们一分钱也没有给她留下,自己在北平的财产也在战争中遗失殆尽。雪上加霜的是,顾维钧后来也铁了心要与她离婚,与另一位女士严幼韵完婚,走完剩下的人生路。

失去了父亲和丈夫这两棵巨大的摇钱树,一夜之间从天上降落人间。

晚年她寓居在纽约的一个小公寓里,靠着自己残留的财产度日,后来居然还有小偷来把她的很多珠宝偷了,走投无路之下,写了这本《没有不散的筵席》,希望赚点稿费过日子。

她曾经在筵席上认识的各路朋友,早都忘记了她这个人,晚年唯一欣慰的地方是:她为顾维钧生育和带大的几个孩子,包括顾维钧前任亡妻的儿女,因为她从小悉心呵护养育,视如己出,对她都很孝顺,帮她维持了最后体面,让她安度晚年。

1993年百岁之时,在曼哈顿去世。

独立先锋盛爱颐

盛爱颐是盛宣怀的七女儿,从小聪明伶俐、见多识广,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称“盛七小姐”。

(图左为盛方颐,图中为盛关颐,图右为盛爱颐)

现在的人可能不太熟悉盛宣怀的名字,但是看过《走向共和》就会知道,盛宣怀是李鸿章的“钱袋子”,跟张爱玲算亲戚,同样富可敌国。

清末民初,盛家绝对是响当当的名门望族。

第一个民用股份制企业——轮船招商局;第一个电报局——中国电报总局;第一个内河小火轮公司;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第一条铁路干线——京汉铁路;第一座公共图书馆;第一所近代大学北洋大学堂(今天津大学)……甚至红十字会,这些名号,都跟“盛”家有关。

宋子文从哈佛大学毕业回国时,他的三姐还不是权倾一时的夫人,他还只能给盛七小姐的四哥盛恩颐打工,做一个普通的英文秘书。

盛七小姐相对低调,最著名的也就是她与宋子文的爱情八卦了。

传说当时通过四哥认识宋子文以后,盛七小姐对这位海归新贵心有所属,但盛宣怀已故不能为她做主,母亲看宋子文无权无势,配不上她,坚决反对。

之后宋子文南下,再次回到上海时,已带着新妻子出双入对了。

宋子文后来生了三个女儿,分别起名为:宋琼颐、宋曼颐和宋瑞颐。与盛七小姐一样,都有一个“颐”字,这里面的意义,大概只有当事人才能明了吧。

盛七小姐真正被记入历史的,是作为中国近代第一件女权案的女主角。

1927年,母亲庄夫人也去世之后,以盛恩颐为代表的几个儿子都是“败家子”,盛公馆由盛转衰。清算遗产的时候,盛恩颐提出将一部分公产基金在几个儿子中间瓜分,这样,以盛七小姐为代表的女儿们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盛七小姐毕竟是上海滩新女性,坚持按照法律,未出嫁的女子也有继承权,与自己的哥哥们对簿公堂,引起社会上的极大轰动。

1928年法院判决,盛七小姐胜诉,可以分得遗产五十万元。盛七小姐的胆识和气魄,不光维护了自己的利益,更是为当时渴望做新时代新女性的同辈做出了有力的示范,从此之后,女性的财产继承权的官司就有了成功案例。

虽然得到了应得的财富,但是毕竟那个时代,家族的主要财富仍然在儿子手上。

盛恩颐挥霍无度,分到手的家业基本上败空了,1958年在穷困潦倒中去世。

盛七小姐虽为女流,却没有坐吃山空,1932年,盛爱颐投资创办了百乐门舞厅,成为中国第一位涉足娱乐行业的女企业家,拥有了经济独立的条件。

直到后来,她因时代的客观原因家财散尽,在五原路上一栋房子的汽车间里居住。

面对一切磨难,换了其他人可能早就受不了了,但是盛七小姐不反抗、不抱怨。

盛家在海外的亲友听说了她的际遇,寄钱寄物给她。每当亲友寄的雪茄烟到了,她就坐在门口的小椅子上,优雅地抽起雪茄烟,在烟雾中打量着路人。

就是这种豁达与从容,伴随着盛七小姐安然度过苦难,平静走过艰难岁月,活到了83岁。

临终的时候,亲友陪在她身边,送她远行,她仪容整洁,从容体面,这是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背影。

看完这些“落难千金”的一生,一个很深的感受是,像《甄嬛传》这样大女主落难之后翻身报仇的剧本,更像是编剧出于恻隐之心,安排的美好愿望;

像黄蕙兰和盛七小姐两位真千金,前半生拿到的都是开挂的爽文剧本,但是老天硬要给她们再续个“落难”反转,再烂也要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演,才更现实。

她们出生在别人梦寐以求的顶尖家族,手上那么多财富,那么多资源,突遭变故后无非和普通人一样,要努力地、安稳地生活下去,维持平静甚至平庸的人生而已。

如果对她们俩这样的故事感兴趣,有机会还可以读一读白先勇的小说《谪仙记》,女主也是上海大小姐,父母在太平轮上遇难,家产沉入海底,之后在异国飘零。

80年代被改编成电影《最后的贵族》,由潘虹和濮存昕主演。

一般来说,真千金们因为从出生开始,就得到了别人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丰裕生活,就算表面上大方亲和,骨子里也很难抹去天生的优越感和高傲感,不会轻易对人交心。

而且,因为从小习惯了想要的东西唾手可得,她们没有普通人那么“励志”、“鸡血”,很多女孩其实也没有什么抱负,就是养尊处优,吃喝玩乐而已。唯一的差别是:运气好的,爸爸能养一辈子;运气不好,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可能因为前半生得到的爱足够多,所以她们相对天真单纯,对人对事比较温和乐观,即使落难也会向前看,遇到低潮也能安之若素,维护体面和尊严。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也没什么资格自称“千金”了,充其量只能算“穷得只剩下钱了”而已。

古往今来,眼见起高楼宴宾客,眼见楼塌了的故事并不少见,所以,无论何时,女孩们居安思危时刻保持敬畏,在无常到来时能够守住一颗平常心,从高处坠落,脚踏实地踩到泥土,练出足够的生存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桃红梨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31/1640305.html

大陆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