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华尔街日报:一位知情者揭示中共如何将企业家视为“可以牺牲的”工具

据华尔街日报今天报道说,中共强调“共同富裕”之际,失踪女富商段伟红的前夫沈栋通过回忆录揭示了中国一个较早的政治时代的情况,当时中共党内精英和企业家经常在利益可观的交易上密切合作,以及共产党如何将企业家视为“可以牺牲的”工具。

失踪女富商段伟红1990年代末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一本由前私募基金高管撰写的书名《红色轮盘》(Red Roulette),应当在今天出版。该书未出就引发关注。美国媒体报道作者受到威胁与警告。此书以回忆录形式,揭示了中国一个较早的政治时代的情况,当时中共党内精英和企业家经常在利益可观的交易上密切合作,以及共产党如何将企业家视为“可以牺牲的”工具。

据华尔街日报今天报道说,中共强调“共同富裕”之际,失踪女富商段伟红的前夫沈栋通过回忆录揭示了中国一个较早的政治时代的情况,当时中共党内精英和企业家经常在利益可观的交易上密切合作。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追求"共同富裕",他试图巩固民众对共产党继续统治的支持。

中共最近将矛头对准了富有的商业大亨,此举应该不会让太多人感到惊讶,尤其是那些在中共看来对于巩固威权统治来说是可以牺牲的工具的企业家。

据该报道,这一点至少从一位人脉很广的投资者的说法中可见一斑。这位投资者从知情者的角度揭示了与党内精英玩弄手腕存在的高风险,他主要谈到了他的前妻兼商业伙伴四年前神秘失踪的事件。

十多年来,前私募基金高管沈栋(Desmond Shum)与女富商段伟红合作,在北京开发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项目,期间他们利用了段伟红与党内高层的关系,包括一位现已退休总理的亲属。这对夫妇在段伟红于2017年失踪之前就已分手。段伟红失踪之际,一名地方党政高官正在接受调查——外界普遍认为,这起案件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推动的,旨在清除其权威的一个潜在挑战者。此后,段伟红一直杳无音信。

沈栋在回忆录《红色轮盘》(Red Roulette)中表示,段伟红是中共“法外绑架”做法的牺牲品,这种做法的目的是推动不透明的调查。

这本书定于本周出版。

据沈栋在一次采访中说,谁拥有中国?现在,我知道是由“红色血脉”拥有。他指的是中共各革命元老的家族。沈栋表示,中国富裕的企业家就像超级打工仔,效力于中国真正的主人——革命精英。

今年52岁的沈栋在回忆录中讲述了他与前妻的关系,以及这对夫妇21世纪初以来的商业往来,揭示了中国一个较早的政治时代的情况。这一时期,在全国上下以各种手段发家致富的浪潮中,中共党内精英和企业家经常在利益可观的交易上密切合作。

但据沈栋称,他们夫妇的经历也凸显出,习近平正在加大遏制私企的力度,并让企业转为为党的优先事项服务。

据该报道,中国科技股多年来大受美国投资者青睐,但中国监管机构近期的打击行动致使这些公司股价大跌。《华尔街日报》解释了除业务状况外,投资者在购买美团、腾讯、阿里巴巴、快手等公司的股票时需要留心的其他风险,包括中国出海上市公司利用的VIE结构,中国政治目标以及中美关系动向。

沈栋称,在中共眼中,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亿万富豪创始人马云(Jack Ma)这样的富豪是“可以牺牲的”。沈栋称,他们手中的财富并不是完全属于他们;他们的部分持股是代其背后的红色资本持有。

华尔街日报说,中共反腐部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State Council Information Office)暂未回应置评请求。阿里巴巴和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也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近几个月来,习近平一直在倡导“共同富裕”,这个口号大体上表明中共意在赋予工人和弱势群体权力,必要时限制资产阶级的收益,以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这一新的政策方向是中国最近针对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以及政府认为加剧社会分化的其他企业采取监管行动背后的一个主要推动力。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最近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名义,将监管目标对准了国内网络游戏行业。中国网络游戏行业规模在全球位居前列。

沈栋在回忆录中写道,与商界结盟不过是权宜之计,旨在为中共全面控制社会的目标服务。他说,一旦不再需要我们来建设经济、投资海外或帮助限制香港的自由,我们也会被视为敌人。沈栋在接受采访时称,在追求“共同富裕”的过程中,习近平希望通过解决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来维护中共统治。贫富差距扩大恐将破坏中共的正当性。

回想起来,段伟红的命运是一种预兆,预示着随着习近平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于2017年底进入他的第二个五年任期,新的不确定性会笼罩整个商界。

沈栋表示,2017年9月,在中国政府禁止段伟红出境约六个月后,她失踪了。沈栋说,段伟红的家人一直没接到她被拘留的任何正式通知,但认为她很可能是在对高层官员的调查中被带走的。沈栋表示,当时,段伟红手下的三名员工也同时失踪,但已于去年获释。

据该报,段伟红在党内精英阶层很有名,因为她与前总理温家宝的亲属、尤其是其夫人张培莉有生意往来。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曾高调报道了这些交易,报道称温家宝的亲属控制的资产价值至少27亿美元。温家宝在2003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中国国务院总理,他和家人没有被指控有不当行为,自温家宝从领导职位退休后,他们一直保持低调。

温家宝家人的律师当时对香港媒体否认了有关其资产的报道。据沈栋称,对于张培莉开展的业务,温家宝并不知情,也没有暗中提供支持,且温家宝对于2012年媒体披露他亲属财产和商业活动的规模感到愤怒。段伟红在对《纽约时报》的评论中否认与温家宝或其亲属在财务上有联系,但承认与温家宝家族交好,与张培莉关系密切。据沈栋称,他和段伟红有时候会称张培莉为张阿姨,以示尊敬。

该报说,据沈栋在书中所述,2013年,张培莉告诉段伟红和沈栋,她和她的孩子已经将资产上交国家,以换取免于被起诉。记者无法联系到温家宝和张培莉置评。

段伟红和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也有关系,在段伟红失踪前不到两个月,孙政才被调查。孙政才在2018年因腐败指控被判无期徒刑。在孙政才倒台前,外界普遍认为他是习近平的潜在接班人。据沈栋称,在孙政才担任北京某区的高级官员时,他曾把房地产项目给了他需要的盟友,包括段伟红。沈栋称,她的前妻在21世纪初就认识孙政才,但他不知道她被拘是否与孙政才的案子有关。

华尔街日报说,记者无法联系到孙政才置评。记者也无法联系到50多岁的段伟红。沈栋称,无法得知她的命运让人很难受,我的儿子已经四年没有见过母亲了。沈栋与段伟红在2015年离婚,目前居住在英国。

据该报,沈栋出生于上海,在香港长大,曾在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工作,1997年搬到北京,四年后在那里认识了段伟红。他们成为了商业伙伴,在北京开发了备受瞩目的项目,包括一个机场货运站和豪华的北京宝格丽酒店(Bvlgari Hotel Beijing)。

华尔街日报说,沈栋认为他的书可能是让中国政府公开承认段伟红案的最后机会,如果有这种机会的话。他说,即使只是把她关进了监狱,也比现在这样杳无音信也见不到人要好。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7/164379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