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红色娘子军 被中共利用抛弃的女兵

在文革时期,有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叫“样板戏”。这些灌输“阶级斗争”和暴力思想的荒谬之作,为文化大革命推波助澜,是中国人不堪回首的记忆。然而,有几出“样板戏”,经过精致化的艺术包装后,至今仍在海内外上演,充当中共的洗脑工具。《红色娘子军》就是其中之一。

经过精致化艺术包装的样板戏《红色娘子军》,充当中共的洗脑工具,至今仍在海内外上演。(“百年真相”提供)

在文革时期,有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叫“样板戏”。这些灌输“阶级斗争”和暴力思想的荒谬之作,为文化大革命推波助澜,是中国人不堪回首的记忆。然而,有几出“样板戏”,经过精致化的艺术包装后,至今仍在海内外上演,充当中共的洗脑工具。《红色娘子军》就是其中之一。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让我们走近《红色娘子军》这部所谓的“红色经典”,还原一位反派人物的真实样貌,也揭开娘子军们鲜为人知的悲惨人生。

据中共党史的描述,1930年8月,中共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也就是琼崖纵队的前身,在海南岛正式成立。9个月后,这个独立师第三团的娘子军特务连也建成了。这些红军女战士“拿起枪来,和男子并肩作战”;接受完全军事化的训练;随着战斗形势变化,投身到了战斗中……。

中共建政后,这支娘子军被以文艺的形式大加宣传,先是在1960年被拍成电影《红色娘子军》,1964年又被改编成芭蕾舞剧,文革期间,还成了八大样板戏之一,可以说是中共最具影响的洗脑作品之一,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改编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在上世纪30年代的海南岛万泉河一带椰林寨,“恶霸地主”南霸天利用万贯家财,组织和支援反动武装,与海南岛的游击队为敌。他平日里还作威作福,丫鬟吴琼花不堪欺压,在多次尝试后,终于成功逃了出来。

当时,中共在海南省的小山村里招募了100多个农村女子,组建了女子武装特务连。吴琼花在“南洋侨商”洪常青的指引下,加入了这支“红色娘子军”。其实啊,这洪常青根本不是什么南洋侨商,而是娘子军的中共党代表。

在一次战斗中,洪常青被南霸天抓获,烧死在榕树下。之后,吴琼花带领娘子军,引导中共的主力部队攻入椰林寨,消灭了南霸天的武装,南霸天被枪杀。由于表现“英勇”,吴琼花加入中共,成了娘子军连的新连长。

这个故事的结局曾让不少人拍手称快:恶霸终于被铲除了,娘子军巾帼不让须眉!但是,故事反映的是真实的历史吗?

据海南地区大型综合门户网站“海南视窗”报导,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县一个叫张鸿猷的地主。张鸿猷的孙子张国梅说,《红色娘子军》很多内容是虚构的,在他爷爷死后4年,“娘子军”才组建。

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是目前唯一健在的见过张鸿猷的人,据他说,张鸿猷是个善良的人,没有欺压过老百姓,家里也没有家丁、枪支和碉堡。陵水县史志办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证实,张鸿猷家世代教书,并没有什么血债。

此外,娘子军特务连的指导员王时香回忆说,庞琼花,也就是女主角吴琼花的原型,并不是什么南霸天家的丫鬟。原来,《红色娘子军》里的“仇恨”和“斗争”剧情,都是根据中共的政治需要而杜撰出来的。那么,除了文艺中的夸张和虚构,中共党史记录的,就是事实吗?

专栏作家杨宁在他的文章《“红色娘子军”与“南霸天”真相》中指出,这些娘子军,并不像党史所说的“接受完全军事化的训练”、“和男子并肩作战”。她们其实是一群受欺骗的农村妇女,在中共的蛊惑下,杀人放火,什么都干。而且,她们的真实人生,大多极为悲惨。

1932年,国民党警卫旅围剿中共琼崖根据地。在遭遇了惨重的伤亡后,“红色娘子军”宣布解散。这只娘子军前后坚持了500多天,她们中的8个领导人先后被捕,又在张学良杨虎城的西安军事叛变后,被蒋介石大赦出狱。

按照琼海农村的习俗,女孩很小就会被送到别人家当童养媳,15岁前要生孩子;如果25岁还没嫁人,就要在族谱上被除名。而这些“娘子军”被国民党释放时,年龄最小的冯增敏,都已经25岁了,加上她们的特殊身份和经历,很少有人愿意娶她们。

另外,“女人上山是给共产党当共婆”的传言,也让她们很难堪。于是,在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后,嫁给国民党人士或是地方乡绅,就成为这些“娘子军”成员的一种选择。比如,曾任特务连连长的庞琼花,出狱后嫁给了一个乡绅。她的丈夫,因为拒绝担任维持会会长被日军杀害,庞琼花随后也因拒绝跟从日军军官被害。

曾任指导员的王时香出狱后,她的母亲害怕女儿的经历会拖累全家,把她许配给了国民党的一位民团清乡队长做小妾,完全不顾对方身有残疾,而且比她女儿大15岁。中共建政后,王时香没有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运动。绝望时,她曾试图自杀,被大儿子及时发现后获救。

而与王时香是战友,又一同坐过牢的庞学莲,文革时也被戴高帽游街,理由非常荒唐:国民党为什么会放她们出来?王时香嫁给国民党,你庞学莲为什么不阻拦、不揭发?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娘子军成员黄墩英身上。回到家乡后,黄墩英给国民党区长李昌厥做了小妾。1951年土改时,李昌厥被中共杀害。此后,黄墩英顶着“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为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批斗典型。文革爆发后,黄墩英被游街、拷打,度日如年,子女也因此受到歧视和牵连。

娘子军们的遭遇令人扼腕,但是,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大多数人不知道,娘子军特务连被国民党打散后,活跃在海南岛的琼崖纵队,直到1952年才被中共解散。而纵队里还有三千多名女兵。

1996年,原海南区党委宣传部长李英敏谈到琼崖纵队复员问题,认为当年至少两有个问题处理不当,其中一个就是,许多女兵无家可归,再三请求分配到地方企业单位,却一律不被批准。她们大部分人没读过书,过惯军旅生活,没有谋生的技能,被迫离开军队后,处境极为艰难:有的人流落街头,以行乞度日;有的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卖肉体;有的索性投河上吊,一死了之。

但是,对中共而言,这种卸磨杀驴的做法并不罕见,这就是他们的“政策”。研究中国近代史的作家、自由撰稿人傅国涌,在《寻找历史真相是一个过程》一文中披露,1949年后,毛泽东对中共地下党和早期地方武装有十六字方针,就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娘子军们被中共抛弃了,而有关她们的所谓“光荣革命事迹”,还在热热闹闹地上演着。但是,就连参与创作和演出《红色娘子军》剧目的演职人员,也是命途多舛的。

这部芭蕾舞剧中女主角吴琼花的最早扮演者白淑湘,1965年被定性为走“白专路线”典型人物,并被禁止演出。第二年文革爆发,她又被揪出来反复批斗。1969年开始,她被送到北京小汤山干校劳动改造。直到1974年,34岁的白淑湘才被重新召回剧团。

男主角洪常青的扮演者刘庆棠,文革后先是被隔离审查,后被判了17年徒刑;在被关押期间,妻子和他离了婚。该剧编导、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李承祥则被打为“走资派”关进牛棚。后来中共考虑到还需要他饰演剧中反派“南霸天”,才恢复他的工作。

半个多世纪以来,这部背后充满着血泪的剧目,一再被中共拿出来,在海内外进行洗脑宣传,不知毒害了多少观众。非但如此,几年前,中共官媒突然找出一位百岁老人王运梅,让《红色娘子军》又添新剧情。

1910年出生的王运梅家住海南省琼海市的一个小山村,曾是“红色娘子军”的成员。2012年,102岁的她被当成“红色党员典型”,被高调宣传、炒作她正式加入中共的过程。据称,这名“红色娘子军战士”以前以为,参加了革命,就是加入了共产党,后来别人问她是否交过党费,她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入过党。

于是,2010年6月,王运梅递交了入党申请书,2012年成为预备党员。报导还强调,王运梅“永远跟党走,直到最后一口气”。事实果如其言。2013年9月,王运梅在村子里去世。当时,这条新闻引发网友的广泛热议。一些人认为,劳驾一位百岁老人做政治宣传太不地道;也有人呼吁,应该“让党跟她一起走”。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1/164545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