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军涛:9·11二十年后 人们还是生活在对恐袭的恐惧中

作者:
反恐战争给美国和世界人民带来永远不可能恢复到反恐战争以前的正常生活了,你现在到各个大楼去,就会有所有的安检措施等等,要在911之前都会感到很麻烦。我在想,美国人在防疫期间不愿意戴口罩,但他们是怎么能够接受安检措施呢?他们(对安检等)好像都没有意见,而对口罩和打疫苗则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我想911带来的很多变化是永久性的,人们还是生活在对恐怖袭击的恐惧之中。

时光远去,记忆犹存,在美国阿富汗撤军的混乱中,在美、法两国相继开启对恐袭案的世纪审判之际,世界走到了9·11恐袭事件的20周年。20年回看,这一事件如何改变美国、影响世界?旅美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接受本台的电话采访。

经历过2001年人几乎都对911恐怖袭击发生时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倒塌的画面记忆犹新,伊斯兰恐怖分子劫持民航客机,撞击纽约世贸双塔和五角大楼,世贸双塔在所有的电视荧屏上轰然倒塌的场面震惊了世界,事件共造成了3000多人死亡和失踪。"9·11事件",作为继二战"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所受到的最大损失最惨重的外来空中袭击而被写入沉重的美国历史一页,现在整整20年过去,这一段历史的沉痛是否已经翻过?

王军涛:我认为美国人民实际上还在911的恐惧之中,其实不仅是美国人民,整个世界也是。为什么这么说?我那天听美国国家广播电台也在谈这个问题,主持人问,911之后这个世界是否已经回归正?专家说不可能,他说911之前你可以在飞机上喝自己带的饮料,现在你是不可以带饮料上飞机的,你也不可能带一些比较方便的比如餐刀等等上飞机。他说,实际上911给人类带来很多的变化和生活的不便是永久性的,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战争、还有一些对自由民主国家不满的人,那么自由民主世界就不会在免除恐惧的安全中。

911事件深刻影响了世界格局,在20年之后看,事件对当今的美国和世界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王军涛: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应该是两个,一是在911发生的时候,美国的国力达到了二战后的一个顶峰,这个顶峰时期是前苏联在冷战中被拖垮之后,接着是信息革命和全球化给美国带来了最大的财富,使得美国成了世界上一个名副其实的超强的霸主,实际上美国是希望通过一些方式让美国在世界上承担更多的责任,推进国际社会的民主化。其实现在回头看,911是给美国了一个借口在阿拉伯世界推行民主,你可以看到推行民主的节奏实际上是在911的十年之后,即茉莉花革命时候达到了一个顶峰,也确确实实搞掉了几个专制政权,你看当时除了911有关的国家之外,还有伊拉克等,都放到了美国的名单上。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没有完成(这一目的),最近的塔利班又重新占领了阿富汗,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先后撤军,你可以看到茉莉花革命的那些国家结果最后也不太好。所以第一个变化就是美国希望在这个时间能够解决一些非民主化的大的地缘政治板块、即中东地区民主化的问题,但从这二十年看来,这件事情解决得不好。

第二就是由于美国要集中力量去解决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问题,之后就给了中国一个中国人自己叫做的"战略机遇期",中国的专家说,给了中国20年的战略机遇期。这样中国在20年中间发展起来了,而且成了美国现在的前所未有的一个劲敌。

911事件是伊斯兰恐怖主义对美国领土发起的一个大规模攻击,在20年之后,美国及世界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是否受到了遏制?分析说,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回归对于国际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激发作用反而令反恐形式更加严峻。

王军涛:其实塔利班是美国和沙特、巴基斯坦搞出来的一个东西,只是美国在有了反恐之后就不提2001年以前的这个关系了。现在塔利班最大的支持者是巴基斯坦,还是美国当年让做的。塔利班在阿富汗语的意思是修学士,或称神学士,它的教材都是美国提供的,所以在中东方面的专家就和我说过,这一点在中东国家大家都是知道这一点的,只是后来反恐中美国不提了。为什么我说呢,就是美国当时有更大的抱负,其实不仅仅是想反恐,假如只是反恐的话,你可以从美国杀苏莱曼尼将军可以看出来,实际上他们用斩首行动可以做得更好,代价更小,做得更好。他们之所以要大规模地去搞掉了几个政权的话,我觉得它就是为了希望在那些地方建立民主制度。

就反恐战争,当然可以说已经把恐怖主义、至少是把美国的恐怖袭击从20年后看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更多的是在美国境内采取了防范措施的作用,而且你看从叙利亚到各个地方,中东的恐怖主义是越来越猖獗,我们讲的不是政府,我们讲的是在政府的庇护下的各种各样的极端组织、圣战组织,比如像这次颠覆阿富汗的实际上是有十几个圣战组织,不光是塔利班,塔利班相对来说还是最温和的,塔利班只是想解决阿富汗问题,并没有想建立大的伊斯兰帝国,像ISIS这些都是比较典型的圣战组织,更加激进,这些组织都还在,只是他们现在对美国自由民主世界没有那么大威胁了。而且你知道在法国和英国后来也还爆发了一些恐怖袭击事件,所以其实要从专业角度做评估,(反恐战争)并不是成就那么大,只是美国自己在国内有效控制住了恐怖主义。

20周年之际,美国官方和民间都会有一系列的纪念活动,拜登将赴纽约在911的几个受袭地参加纪念活动。据您的观察,这些纪念活动与之前的十周年纪念有哪些变化和特点?

王军涛:现在纪念活动的安排还没有出来。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对死者的悼念以及对美国国家的一个尊重吧,一个爱国主义传统的尊重。主要是做这样一个传播和教育、举办这样的仪式,有这样的作用。当然美国公众心中是感觉到恐怖主义是被彻底打下去了,但我说过,从专业角度看远远不是这种情况。就是因为美国在911之后采取了更好的防范措施,包括我开头讲到的,反恐战争给美国和世界人民带来永远不可能恢复到反恐战争以前的正常生活了,你现在到各个大楼去,就会有所有的安检措施等等,要在911之前都会感到很麻烦。我在想,美国人在防疫期间不愿意戴口罩,但他们是怎么能够接受安检措施呢?他们(对安检等)好像都没有意见,而对口罩和打疫苗则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我想911带来的很多变化是永久性的,人们还是生活在对恐怖袭击的恐惧之中。

今年911二十周年纪念日,距离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结束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拜登总统也因为在8月最后两周的混乱撤离而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厉批评。在周年纪念之际,美国舆论对此议题的争论是否有更进一步?

王军涛:这倒可以说是美国人民的"忘性"很大,下一个国际事件发生时他们就转移了注意力,你看现在美国的事也很多,水灾、火灾、兵灾(撤军)、疫情的灾难,问题不断,还有失业、可能通货膨胀要起来等等,我觉得美国人民可能很快就会忘掉阿富汗这个事情,除非塔利班如果突然大规模劫持美国的人质,或者制造一些事件,这些事件就会让美国人民关注,会来质疑拜登总统是否有处理的失策。而且911纪念会给拜登总统一个很好的时间去再次强调一个观点,其实这一次在摆脱他的公关危机时,他也在讲,说我们其实在阿富汗的撤军是应该的,因为我们在那里本来只有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就是反恐。所以911纪念会给他这样一个机会,在悼念死者的同时告诉人们,正义已经得到了讨还,那些让你们失去生命的刽子手和罪犯已经得到了惩罚,我觉得他会宣布这些。

奥巴马在十周年时,在911纪念馆的落成典礼上曾说,,没拆散我们。"纪念馆的墙911真正的精神是爱、情感和献身精神……美国是一个傲然屹立的国家,美国不会被拆散,美国将会更加强大。十年之后,拜登就任总统,从现在的国际形势对比看,美国是否更加团结,更加强大?

王军涛:我们原来对美国很多的看法,就像是日本在袭击珍珠港之前,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认为,美国人很懒散,喜欢享受,不愿意吃苦,喜欢为一些小事争吵不休,当时的大日本帝国显得很团结,但是只有山本五十六说,美国不是(这样的),美国在危机时会非常团结,美国力量会非常非常强大。后来看我觉得山本五十六的话是对的,当外界压力大的时候,当美国的国运开始有危险的时候,美国人民会空前的团结,我觉得现在这一次的911纪念活动,肯定拜登总统还是要强调这一点,美国应当团结起来,迎接新的挑战,其实这是一笔历史遗产和精神资源的来源。我说美国政治是有周期的,当国内矛盾大的时候,而且外部敌人强的时候,他们的战线不大,但是他们要收缩战线,像在七十年代越南撤兵的时候,到冷战基本上是这个情况,但是在里根时期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到九十年代开始新技术革命,美国重新成了世界领先的时候,开始有了国际抱负,实际上在小布什总统时打了几场战争,对他的争议实际上很大,但是他真的是想解决一些世界上的一些民主化问题,现在美国又遇到了严重的问题了,中国又起来了,我觉得美国现在要收缩,所以对911的评价、对美国反恐战争的评价以后就比较复杂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3/164609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