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萨莱娜·齐托:美国人民的复兴力量

作者:
那些生活在“中心之地”[Middle of Somewheres,与Middle of Nowhere(偏僻之地)相对]的美国人,——家在双车道高速公路两旁或是摩天大楼遮蔽下的城市街道两旁,他们才是这个国家何以伟大的见证;他们鼓舞人心,神恩满溢,时而运气不佳,时而充满绝望,但他们心意已决,目前的现状是他们最后一次经历失望。

堪萨斯州的莱巴嫩(LEBANON)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地理中心点。(Salena Zito提供)

站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地理中心点——堪萨斯州莱巴嫩(LEBANON),你会有一种令人振奋的感觉。它唤起了内在的精神力量和爱国情怀,特别是当你从标记这个位置的纪念碑两边走过,到达那个中心点的时候。

无论乡间小路带你到哪里,在这里,你会吸收到让你恢复元气的能量。你需要花时间倾听来自城市社区、绿树成荫的郊区和小城镇的人们的声音。

没有谁的人生是完美的,也没有完美的情况和地方。在自动化、工业和科技已经与他们擦肩而过的城镇里,有很多人感到绝望,离财富和权力中心近在咫尺的年轻人也不免如此:他们可以从客厅的窗户看到成功,但却无法达到成功。但不管事情如何恶化,总还有希望。

打开社交媒体、有线新闻或全国性新闻网络,你会倾向于相信,我们厌恶与自己不同的人。你也会认为所有住在市中心以外的人都是跟不上潮流的、愚蠢的人和种族主义者。

关掉社交媒体,离开公路,花点时间在被忽视的社区、住房区和小城镇。大多数情况下,你会发现那些感觉与现实完全相反。你会发现,许多生活在城里的人,无论他们的肤色如何,都想找条出路,不是因为他们不爱自己的城市,而是因为那些治理城市的人醉心于权力,在那里生活已经难以为继。

他们不再相信这些官员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每一个选择都是基于他们的政治权力。

我交谈过的不少人都去一家餐馆吃饭,这是一些记者不屑一顾的地方。旅行时,尤其是作为记者,去餐馆吃饭是必不可少的。作为记者,我们的工作是去人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而不是去我们希望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上周,《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注:美国著名的新闻评论网站)的一名记者在推特上写道:“我以前也说过,在小镇餐厅就餐的都是些孤独的混蛋,他们高兴来这里就是为了被人伺候。”

华盛顿邮报》的一名记者在推特上不断把光顾名字有趣的餐厅或城镇当笑料;一直弄不清楚他是在取笑这些人或他们的家乡,还是在暗示造访这些地方的记者只是在制造噱头。

我想三者都有。

我对美国人在文化和政治上的处境的最佳判断是,我们更接近我们历史上的局内人/局外人分化时期,而不是左派/右派对峙的时刻。我们对学校董事会、政党、工会、学术界、机构和娱乐界的不信任,已经使我们与传统文化管理者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

无论是在堪萨斯州的约旦(Jordan)这样的小镇,还是在蒙大拿州的博兹曼(Bozeman)或科罗拉多州的阿斯彭(Aspen)这样更加国际都市化的城镇,今年的多次采访让我学到了一些新东西:人民与政府之间的长期关系并不稳定,即使在相对富裕的家庭中也是如此。

放眼望去,局外人与权力中心之间的脱节既广泛又深刻;很明显,这将影响执政党。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在野党能否像人们渴望的那样团结起来,以局外人的身份执政。

那些生活在“中心之地”[Middle of Somewheres,与Middle of Nowhere(偏僻之地)相对]的美国人,——家在双车道高速公路两旁或是摩天大楼遮蔽下的城市街道两旁,他们才是这个国家何以伟大的见证;他们鼓舞人心,神恩满溢,时而运气不佳,时而充满绝望,但他们心意已决,目前的现状是他们最后一次经历失望。

作者简介:

萨莱娜·齐托(Salena Zito),在她成功的职业生涯中,曾担任很长一段时间的国家政治记者。自1992年以来,她采访过每一届的美国总统、副总统,以及华盛顿特区的最高领导人,包括国务卿、众议院议长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将军。不过,她却更热衷于采访全国成千上万的普罗大众。她曾走遍49个州的偏僻小路,透过下乡走的传统采访模式,接触每一位市井小民。

原文The Restorative Power of the American Peopl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58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